第964章 太夸张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爸闻言连忙起身就朝外走去,最后干脆直接赶着骡车,朝公社走去。

    丁爸也听公社指示说又一场大的运动要来了,这来就来吧这些年不运动才奇怪咧心里想着应该又是农村包围城市吧

    就等着工作组下乡,反正是身经百战了,经验丰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这没等到工作组下来指导工作,却等来了娃娃们不上课了。

    那不上课就回来干活吧家里正盼着着劳动力呢

    虽说杏花坡因为丁家出了两个大学生,激发了孩子们学习的热情。

    可终究是荷包不宽裕,勒紧裤腰带,全家供一个。

    孩子多,意见就多,总要有所牺牲的,可不是每家都像丁家的孩子自愿牺牲。

    所以出去上学的孩子们都回家来,面朝黄土背朝天。

    可孩子们出去了,眼界开阔了,心就大了,不愿意待在村子里,想出去。

    这哪儿行呢于是长辈们一通棍棒伺候,揍一顿就老实了。

    加上杏花坡靠海的渔村,没有报纸,没有广播,公社有啥指示精神,也是最后才知道的,虽然知道城里乱,可具体什么乱法,不太清楚。

    也没那时间,忙着夏收秋种,城里闹哄哄的时候又忙着秋收。

    丁爸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要运动不闹到村里,管你外面如何

    城里人不种地,就有皇粮吃,老农民不种地那就擎等着饿死好了。

    丁姑姑远远地看着丁爸赶着骡车,脚蹬的速度就更快了,走到骡车跟前道,“哥,你这是去干啥呀”

    “我这不是听山杏那丫头说,城里这是咋了,吃饭还不要钱了。”丁爸看着她赶紧问道,“怎么回事咱们这里既没有喇叭,也没有报纸,消息严重滞后。”

    “甭打听了,你要想知道什么问我好了。”丁姑姑赶紧说道。

    “哦”丁爸直接调转车头道,“明悦把洋车放到板车上,你坐车上来,给我说说。”

    丁姑姑坐在骡车上晃悠悠地说道,“现在县里都乱成一锅粥了,他们吃饭是不要钱。国家能撑到几时,粮食是有限的。”她说出了最最现实的问题,“所以啊我觉得长不了。”

    “城里现在啥样了”丁爸问道,许久未进城,感觉都是两个世界了。

    “那些忘恩负义的东西,把体制内头头们给游街了。”丁姑姑直截了当地说道。

    “啥”丁爸扭着头不敢相信的看着她道,“他们怎么敢”

    “有啥不敢的。”丁姑姑没好气地说道,心有余悸地说道,“他们无法无天了,要打倒一切,消灭一切,横扫一切。”

    “那些娃娃们想干啥”丁爸瞪着大眼问道,“图啥咧”

    “娃娃们学识不够,精力旺盛,最好煽动了。”丁姑姑冷静地分析道,“去街上看看,那地痞、无赖、二流子、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摇身一变都抖起来了。”

    “为啥呀”丁爸不解道,“他们怎么翻身了。”

    “家无恒产呗”丁姑姑气愤地说道,“打着运动的旗号,他们就肆意妄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不是,不是趁火打劫吗”丁爸一语中的地说道。

    “可不是”丁姑姑叹口气道,“那家庭出身不好的就更倒霉了。”

    “可是就没人出面管管,就任他们胡来。”丁爸奇怪地问道。

    “当权的都倒了,谁管”丁姑姑无奈地说道。

    “那咱们有事吗”丁爸害怕地说道,“咱们也算是当权吧都是体制内的人。”

    丁姑姑闻言一怔,随即笑道,“咱们是根正苗红,出身摆着呢没事。”

    “呼那就好”丁爸擦了擦头上的汗道。

    “咱这穷乡僻壤的,人家看不上,都在城里折腾呢”丁姑姑面容微冷地说道。

    两人心事重重地回了村子里,丁爸先让丁姑姑回家,自己把骡车还到牲口棚里,去大队,警告山杏,“老实的在家里待着,别跟着瞎胡闹,这两年又不缺吃的。不然的话,扣你的工分。”

    山杏闻言变脸道,“大队长,大队长,俺不去了。”不能因小失大了,为了一顿饭,损失未来的口粮就得不偿失了。

    爹妈如果知道了,还不打死她啊

    终于说服了山杏,丁爸才回了家,就看见姑嫂两人正忙活着搬东搬西的。

    “你们在干什么”丁爸瞠目结舌地看着她们俩道,“那个百鸟朝凤的花瓶我最喜欢的,你要拿到哪儿去”

    “压箱底去。”丁妈直白地说道。

    “哎”丁爸看着她把挂在中堂的祖先牌位都拿走了,大喝一声道,“明悦你干什么”

    “公社下达指示,把家里这凤啊龙啊的,还有花啊的,封建浓厚的东西自查,需要销毁的就地销毁。”丁明悦说道。

    “啥”丁爸瞪着眼睛看着她道。

    “别那么大惊小怪好不好,凡是写着那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书籍啦、字画啦、瓷器,反正以前的东西都要销毁。城里已经开始了。”丁明悦招手道,“哥赶紧过来帮忙。”

    “小姑子,咱这茶壶,茶杯画着腊梅、喜鹊。”丁妈指着八仙桌上的茶具道。

    “这难不成摔碎了。”丁爸赶紧上前,展开双臂护着道。

    丁姑姑见状满脸黑线道,“大哥,赶紧藏起来,等他们来了,就保不住了。”

    “那以后咱们用什么啊”丁妈担忧地说道。

    “哎哟,我的大嫂,这供销社里多少卖玻璃杯的,即便没有茶杯,这碗也能喝水。”丁姑姑干脆地说道。

    “对哦”丁妈点点头道,将茶壶里的水倒了,与茶杯一起收了起来。

    丁爸看着忙忙叨叨的两人,太阳穴直突突,“你们太夸张了吧”

    “那是你们没见过他们的恐怖,听进城开会的人回来说,他们冲进家里,不管三七二十一,给你一通毁坏。”丁明悦看着他们道,“我可不是危言耸听。”

    “那赶紧收。”丁妈慌张地说道,“虽然这些东西不值啥钱,可都得工业券购买,咱可不能给杏儿他们增加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