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 打消念头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们意志坚定,我们步行好了,我们不占国家的便宜。”江千里机灵地说道,眼底止不住的得意。

    想教我打消注意没门。

    江三号瞪着他,臭小子,脑子转那么快干什么“好算你有种,可是你们路上吃的每一粒米,也不是它大风刮来的。”

    齐秀云闻言眼前一亮,附和道,“你爸说的对,国家底子薄,这样天南海北的跑,就是给国家财政增加困难。你说你们这哪是干革命,这分明是为国家增加负担,占国家的便宜。”

    “你不是说自己长大了,用你的脑子给老子好好想想,好好算算。”江三号气地朝他吼道,声音都喊劈了。

    “不给国家增添麻烦,就是做出了实质性的有意义的事情,天天叫嚷着g,这就是最大的g。”江三号食指重重地点桌子道。

    这帮子孩子,不是小时候,你打他就打改了。

    有自己的思想了,不想方设法的辩驳着他,真有可能再找机会偷跑了。

    防是永远防不住的。

    江千里被堵的哑口无言,可是好不甘心,接下来要怎么走,这要和冷强他们商量一下。

    不过现在,他迫切地需要解决一件事情。

    “我要改名,看你给我的名字一点儿都不 g hua。”江千里大声地宣布道。

    “那你想叫什么”江三号好笑地看着臭小子道。

    “江卫国,保家卫国。”江千里立马说道。

    “不好,你跟你冷伯伯重名了。”齐秀云摇头说道。

    “叫卫东太多了,不能叫卫东。”江千里想起来现在起的最多的名字,果断的摇头道。

    “那你想叫什么”江三号耐着性子问道。

    “叫保国,保卫祖国。”江千里想了半天吭哧说道。

    江三号哭笑不得道,“闹了半天就想起这个名。”撇撇嘴道,“还不如叫千里呢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这可是他老人家有名的诗句,用的人还少,叫千里咋了”

    江千里闻言眼睛一亮,这么说也对,“那我不改了,不改了。”目光看向齐秀云道,“妈,您这名得改,封建意味太浓厚了。”

    “浓厚个屁。”齐秀云不客气地说道,“也让我改成满大街的卫东、向东、向阳、朝阳那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就不掺和了。”

    “现在老子问你,还出去吗”江三号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道。

    “不出去了。”江千里低着头小声地说道,又细若蚊声地说道,“暂时的,等想到办法再说。”

    “你老实的看着他,我走了,因为他们会都开完。”江三号转身离开了。

    江千里随后道,“妈,我也走了。”

    “你上哪儿去你爸刚揍了你,就死性不改啊”齐秀云伸手看着他道。

    “妈,门卫看着,我出不去的。”江千里摆摆手道,“我就是去找强子。”

    齐秀云想了想,自言自语道,“在商量也是孙悟空,逃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

    aaaaaa

    “大娘,我来找强子的。”高建国站在一号院的门外道。

    “进来吧”陈桂兰看着他道。

    “别关门,等等我。”江千里颠颠儿跑过来道。

    “你们这么快就跑来,不怕你冷伯伯还在家啊”

    陈桂兰一句话,吓得已经跨过院门的两人,又齐齐缩回了脚。

    陈桂兰好笑地看着两人道,“放心吧你冷伯伯不在,就这老鼠胆儿,还想学人家”

    “大娘,打人不打脸的。”高建国不好意思地说道,他们也想轰轰烈烈,无奈老爹伸手太好,他们打不过啦

    “行了,强子在里面趴着,进去继续密谋吧”陈桂兰调侃着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

    两人讪讪地进了客厅,就看见冷强趴在沙发上,后背上明显的皮带印。

    “这是冷伯伯打的。”高建国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是那个老爷子,还能有谁”冷强吸着气说道。

    “看印记就是武装带。”江千里嘀咕道,“冷伯伯也太狠了吧”

    “你们没有挨打”冷强歪着脑袋诧异地看着他们俩道。

    “我爸拿着鸡毛掸子就撩着我一下,我就跑了,在房间内跟他转起了圈圈。”江千里撸起袖子道,“看就不小心,打了胳膊一下。”又数落他道,“你也太傻了,咋不跑呢”

    “你们都没我强。”高建国得意洋洋地说道,“我回去就认错了,态度良好。”

    “你个蒲志高”冷强和江千里齐齐躲避着他,“亏我们还那么信任你。”

    这种严重的指控,高建国自然不能应下了,赶紧解释道,“喂,我什么都没说,老爷子们好像都知道咱要干啥了。”

    “那谁是蒲志高。”江千里单手托腮,努着嘴说道,“会不会是景博达,他看见咱们聚在一起的。”

    “不会,我妈都知道,她说我一撅屁股,就知道我们要干什么”冷强立刻摇头说道。

    “既然知道了,那你咋还这么惨”高建国啧啧出声道。

    “这不是挨打之后,我妈才说的。”冷强极度郁闷地说道。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这帮老爷子也不知道想啥呢把咱们看得这么紧。咱们只是单纯的去朝圣而已,又不学他们无法无天,任意妄为。用得找跟防贼似的防着咱们。一个个给探照灯似的盯的紧紧的,连大门都出不去。”高建国气愤难平地说道。

    冷强犹豫了一下,将老爷子的话转述给了他们。

    “我觉得老爷子说话有道理啊”冷强小声地说道。

    “虽然不想承认,但我觉得我爸也说的我无力反驳。”江千里也将老爸的话转述给了他们听。

    三人齐齐沉默了,如果说冷伯伯说的是未来,无法预测真假,他们还能辩驳一下,可江叔叔说的就是眼前,实实在在的问题,他们确实在占国家的便宜,增加负担。

    “那现在怎么办”高建国和江千里齐齐地看向冷强道。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冷强被他们灼灼的视线盯着,心里发毛道。

    “你是头儿,我们不看你看谁”两人又齐声道。

    “这我哪儿知道怎么办啊”冷强心不甘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