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占便宜

作品:《六零俏军媳

    冷卫国闻言终于知道这帮兔崽子想干什么

    这一段时间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中,无暇顾及家里,差点儿被这帮小子钻了空子,后院失守啊

    “不行”冷卫国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能跟着胡闹去。”在家里看着还想翻天呢这出去了,还了得。

    “你凭什么不让我们出去。”冷强梗着脖子道。

    “就凭我是你老子。”冷卫国拍着茶几道,“你出去干什么像他们一样在城里胡作非为,闹得是乌烟瘴气的,像什么样子那叫什么那叫忘恩负义。”

    “爸,我们跟他们不一样,我们是去朝圣,是去见心中的红太阳。”冷强满眼小星星,脸上流露出崇拜的表情,忽然板着脸道,“我们才不会干您说的那么疯狂的事情。”

    冷卫国心里总算有点儿安慰,还算有脑子,眼神柔和了下来,嘴上却道,“不做那些事就可以了吗”言辞犀利地说道,“你们将来也要替做过的人背黑锅,甚至担当罪名”食指戳着他的脑袋道,“不信你们就等着看他们那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

    “强子,听你爸的话,老实的在家呆着,咱不掺和那事。”陈桂兰劝道。

    “说自己有脑子是吧你给老子好好的想想”冷卫国虎着脸说道,严肃地又道,“要好好的做人做事,不要搞那些乱七八糟,歪门邪道的东西,有些错不能犯,犯了会一辈子后悔的。”

    “行了,行了,你快走吧有我看着他呢我来说他。”陈桂兰挥手赶紧说道。

    “我出去看看,你们这些兔崽子们。”冷卫国狠声道。

    等冷卫国一走,陈桂兰给冷强上着药,劝道,“儿子,你爸的话,好好想想。”

    “嗯”冷强将头埋进沙发里,闷声道。

    aaaaaa

    景博达从托儿所回来,看着丁海杏道,“妈,托儿所没事,安静的很”

    “想也不会有事”丁海杏在心里长出一口气道,“托儿所就是为照顾双职工家庭,不然为什么你们放暑假,托儿所都没有寒暑假。”

    “也对”红缨点点头道,“没事就好”叹声道,“现在学校不上课了,老师也解散了,也不知道这乱会持续多久。”

    “凡是疯狂的行为都长久不了。”丁海杏看着他们意味深长地说道。

    “这倒是,历来运动时间都不长。”红缨高兴地说道,“那就太好了,我们很快重新坐回教室,我还想考大学了。”

    闺女那恐怕会让你失望了,丁海杏在心里腹诽道,大学得在十一年后,人生最美好的季节,蹉跎在这个时期了。

    但是人生总是充满希望的,不能意志消沉下去,“你们在不确定自己要干什么的时候,我送你们两个字读书,不为了考大学,无论何时,为社会主义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都要有识文断字,不然睁眼瞎子,能干什么”

    “战妈妈,我知道。”景博达重重地点头道,犹豫了一下提出道,“战妈妈,我想出去走走。”

    “你出去干什么”丁海杏眼底担心地看着他道,“现在外面乱哄哄的。”

    “我也想出去。”红缨小声地说道,“妈,您别担心,我们不是学他们,我就是心疼那些被毁坏的文物,那都是我们的历史,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

    “那要是这样啊我不反对。”丁海杏闻言放下心来道,欣慰地看着他们道,“相反我很高兴,在这个人云亦云的年代,你们能有自己的思想,非常好。”

    景博达与红缨相视一眼,他们还以为要费力才能说服妈妈呢

    “想法是好的,可是你们怎么出去,现在门禁这般的严。”丁海杏看着他们问道。

    景博达眼神滴溜溜一转道,“这就要战妈妈出面了,借口吗就说去探亲。当天去当天回。”

    “原来主意打到我头上了。”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们道,仔细叮咛道,“出去穿你爸以前的绿军装,穿着它没人敢把你们怎么样。”

    “那些有肩章的,而且和现在军装不符。”红缨立马说道。

    “穿军便服可以吧”丁海杏看着心细的红缨好笑地说道,“我一会儿找出来给你们改改。”

    “谢谢妈”红缨娇笑着说道。

    “战妈妈您怎么这么简单的就同意了。”景博达好奇地问道,“现在营地严防死守不让我们这帮子孩子出去。”

    “出去看看也好,看看你们造的孽。”丁海杏一脸严肃地说道。

    “妈,我们可没有造孽。”红缨不服气地说道。

    “我知道你们是好的,可谁能证明呢”丁海杏食指点着他们俩道,“别忘了你们现在有一个同一的名字,将来这账算在它的头上。”

    丁海杏这么一说,红缨与景博达沉默了。

    aaaaaa

    “您这是压制群众热情,我不服。”江千里瞪着桌子对面的江三号道。

    “你能代表群众”江三号气愤地看着自个儿子道,“兔崽子,有种你别跑,看老子不打死你。”

    齐秀云将儿子给带回来,江三号就拿着鸡毛掸子揍那个混小子。

    结果这小子居然嚷嚷这么做是有理的

    加上齐秀云拉偏架,气的江三号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父子俩就这么僵持着。

    “你就给老子死了心吧你连大门都出不去。”江三号直起身子,掐着腰看着他道。

    “为什么拦着我们,我们是干的是正事怎么就不行了。他们能去,我为什么不能去,我长大了。”江千里不服气地说道,“现在出去既不要介绍信,也不需要带票证什么的,不会给家里增加负担。”

    “哼”江三号冷哼一声道,“还说自己长大了,长大了,就更应该知道为他人着想。”

    “我怎么不为他人着想了。”江千里不服气地说道。

    “不给家里添麻烦,却就知道占国家的便宜啊”江三号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你以为你们坐火车,不要钱很光荣啊那火车自己会跑啊还是你推着火车跑,火车行进每一秒都是国家给你们垫付的,增加国家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