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胖揍

作品:《六零俏军媳

    狼狈的冷强趁陈桂兰说话之际,赶紧求饶道,“妈妈,妈轻点儿,我同学都在哪儿看着呢给我留点儿面子,妈”

    冷强不说还好,一说陈桂兰用劲儿一拧,他子哇乱叫了起来,“疼,疼。”

    同学们嚷嚷道,“头儿,咱们还学习不”

    冷强大吼一声道,“还学个屁啊没有老师,谁教咱们啊解散。”一群没有同学爱的家伙,也不说来救救他。

    强哥,那是你妈,一号的爱人,我们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上前啊

    “走你个小王八蛋,看你爸怎么收拾你。不上课了,就老实的待着,你脑子里又想啥歪点子呢”陈桂兰边走边数落着冷强。

    “没有,绝对没有,我们自学还不行吗”冷强赶紧说道,打死也不能说自己正在密谋离家出走,投奔红色圣地。

    “没有”陈桂兰双眼一瞪,拽着他的耳朵道,“你一撅屁股,老娘就知道你要干什么”

    “疼,疼,妈耳朵快掉了。”冷强疼的龇牙咧嘴道。

    “还知道疼啊疼就对了,不疼不长记性。”陈桂兰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在陈桂兰的数落声,与冷强喊疼的声中,母子俩渐行渐远。

    方巧茹和齐秀云两人靠近自家孩子,高建国与江千里,“你们是自己走,还是让我们动手啊”

    “我们自己走,自己走。”江千里赶紧说道,看着被陈大娘拖走的冷强,他感觉自己的耳朵都疼了。

    这下子主要骨干人员都走了,啥事也办不成了,孩子们顿做鸟兽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陈桂兰把冷强给扭了回来,一进院子,冷卫国就接手双手反剪着他,任他想怎么挣脱都挣不掉他如铁钳般的大手。

    冷卫国押着他穿过院子进了屋,松开他,一脚踢在膝窝,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小兔崽子,老实交代,去学校干什么”冷卫国绕到前面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学校停课了,空荡荡的,没半个人影,你不对应该是你们去干什么千万别告诉我你是去学习。你以为老子会信。学校不上课了,最高兴的是你,可以尽情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快说”冷卫国黑着脸说道。

    冷强高高的仰着头,“我坚决不做蒲志高。”

    “不说是吧”冷卫国四下张望了一下,没看见鸡毛掸子,干脆解下皮带,直接抽下去,“老子叫你不说,说不说”

    冷卫国这一皮带抽下去,直接将冷强的衬衣给抽烂了,可见他使了多大的力。

    而冷强的后背顿时红肿了起来,隐隐浸着血。

    冷强抬手抓着他的手腕,双眼如铜铃一般看着冷卫国道,“你不能打我,你阻挠我,就是阻扰”

    不等冷强说完,冷卫国怒气更盛道,“小兔崽子,长本事了,你还敢还手。”说着又举起了皮带你。

    陈桂兰插上院子外的大门,才走进来,就这点儿功夫,就动上手了。

    陈桂兰看着儿子惨样,赶紧拦着道,“老冷,你这是干什么”直接上去抢下他的皮带。

    “这兔崽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居然敢还手了。他也想学外面的人,父不父的,子不子的”冷卫国怒不可遏地说道。

    “那也不能打孩子啊有你这么当爹的吗看把孩子给打的。儿子又不是三岁孩子,你给他讲道理吗他又不是不懂。”陈桂兰埋怨道。

    “讲道理他歪理邪说一大堆,他听你的,他还不如三岁孩子呢起码听话。”冷卫国气愤地说道,“现在有道理可讲吗要讲道理的话,外面还能成那样。”

    陈桂兰闻言真是说不清的理儿,心疼地看着冷强道,“强子,怎么样啊告诉妈,哪儿疼。”

    “哼”冷强冷哼一声,别过脸。

    “这臭小子,胆儿肥了,居然敢哼老子,没大没小的。”冷卫国压下的火又冒了出来,食指凌空点着他,“你瞅瞅,咋成这样了拒不交代他们在密谋什么”

    陈桂兰看着儿子后背的血淋淋的,赶紧从五斗橱里,拿碘酒出来。

    “自己趴沙发上去。”陈桂兰看着他道。

    冷强乖乖的趴到了沙发上,他才不会傻了吧唧的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背上现在火辣辣的疼。

    陈桂兰掀开儿子衬衣倒抽一口凉气道,“这是你儿子,亲儿子,你怎么下的去手。”红着眼眶给他上碘酒,“强子,忍着点儿。”

    “嘶”冷强冷汗都下来了,可真是疼啊疼的他咬紧牙关,绝不屈服。

    “你说你教训儿子,我不反对,可你把儿子打坏了怎么办”陈桂兰不满地看着他说道。

    冷卫国看着儿子小麦色的肌肤上,鲜红的一道血淋子,脸色讪讪,嘴上却道,“打坏了,我养着,狗东西,我不能让他是非不分。”

    “这也不能怪孩子啊”陈桂兰辩解道,“唉”

    “我没错”冷强嘴硬道。

    “你听听,我打死这狗东西。”冷卫国这火气又被激了起来。

    “臭小子,闭嘴,还嫌不疼啊”陈桂兰看着冷强道,她咋生了这么一个笨小子。

    到现在还火上浇油

    “混小子,别嘴硬,老子就不信打听不出来,你们想干什么”冷卫国黑着脸说道。

    “不就是想方设法的脱离你的掌控,离家出走呗”陈桂兰没好气地说道,“听着高音喇叭里传来的讯息,这帮孩子们,心里跟长草似的,想出去,可是门禁森严,连大门都出不去。”

    “妈,您咋知道的。”冷强歪着头,看着陈桂兰惊讶道。

    “我是你妈,你一撅屁股,老娘就知道你想干什么就你们那点儿伎俩能瞒得过我。”陈桂兰手中的棉球直接摁在了伤口上。

    “妈,您谋杀啊”冷强打着冷颤,陡然拔高声音道。

    “谋什么杀,这点儿皮肉之苦受不了还瞎折腾啥啊还想学先辈们,趁早老实的在家呆着。”陈桂兰没好气地说道,“你爹当年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取出子弹,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一声疼都没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