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小兔崽子们

作品:《六零俏军媳

    “妈,我们回来了。”景博达和红缨进来说道。

    “这半上午的,你们咋回来了。”丁海杏诧异地看着他们两人,猜测道,“不会是有学生把老师抓走了吧”

    “是”红缨点头道,“所以我们就回来了。”

    “真是几千年了都没见过这样对待教书育人的学生。”丁海杏气愤难平地说道。

    “妈这话可别在外面说,不然的话就惨了。运动的事,咱不掺和。”红缨赶紧说道。

    丁海杏闻言赶紧说道,“不上学,就别上学了。”满脸严肃地看着他们俩道,“我警告你们俩啊不许去掺和那事”

    “战妈妈我们不是头脑简单发热的笨蛋,人家一煽动,就横冲直撞的。”景博达冷静地说道,“这不,您看我们回来了,假如咱这儿也跟外面似的停课了,我们帮您看孩子。”

    “就是妈,我们有自己的是非判断。”红缨上前挽着丁海杏的胳膊道,“学校停课了,我们在家帮您带孩子。”

    丁海杏闻言嘴角直抽抽道,“你们也不能耽搁了学业,不上课了,你们就自己学,反正咱家书多的是。”

    “对了妈,喇叭里说要破四旧,咱们这书能保得住吗”红缨不由得担心地说道。

    “放心吧那些愣头青,毛头小子,可不敢来,咱们的家庭出身摆着呢”丁海杏自信地说道,“就算来了,给老娘打出去,打疼了就不敢来了。”

    “妈你你”景博达和红缨一脸惊恐地看着她道。

    “怎么我说错了,报纸上不是鼓吹无政府主义。现在就是谁的拳头硬,谁说了算。”丁海杏挥舞着拳头道。

    “妈,您真是”红缨瞠目结舌地看着她道。

    “放心吧这里乱不起来,有你们冷伯伯的坐镇呢”丁海杏随后又道,她不可希望,景博达和红缨成为暴力分子。

    不过这年月,还真就是谁的拳头硬,谁是老大。

    “哎呀”景博达惊叫道,“这托儿所的阿姨没事吧”

    “应该没事吧”丁海杏不确定地说道,“她们是阿姨,又不是老师,再说了小孩子懂个屁啊”

    “不行,我得去看看。”景博达不放心地说道,说着抬脚就出了家门。

    aaaaaa

    同一时间正在开会的冷卫国他们也知道学生抓了老师。

    江五号,不对应该是江三号,拍案而起,怒道,“这帮子学生,简直是无法无天了。”抬脚就朝外走。

    “你干什么”冷卫国虎着脸看着他道。

    “我去教训教训这帮子臭小子。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组织纪律。”江三号怒不可遏地说道。

    “我告诉你,现在什么情况,你要弄清楚了。”冷卫国严肃地说道,“你要是不去,老师顶多是受一下罪就完了。你要是去了,这事可就麻烦了。”

    “再有,这事情咱还没弄清楚呢谁知道这里有咱们孩子的事情。”高进山提醒道。

    得高进山一句话,这下子开会的人不淡定了,自家的孩子可都在学校呢

    正是十五、六岁的孩子,热血冲动,自以为长大的年纪,冷卫国一声令下,“散会”

    呼啦一下子会议室的人走的干干净净,都回家了,回家干啥,让老婆去学校看看,他们不太方便出面。

    陈桂兰一听这还得了,正晾衣服的她也不晾了,甩着湿漉漉的手,“我现在就去把他拽回来。”

    “孩子妈,无论如何把那个小兔崽子给我带回来。”冷卫国黑着脸道。

    “知道了。”陈桂兰疾步朝学校走去。

    路上遇见的全是家属区的女人们,蜂拥着朝学校走去,去逮那群小兔崽子。

    “这以前是三娘教子,先在都反过来了,是子教三娘。”齐秀云边走边说道。

    “可不”陈桂兰点头附和道,“这帮臭小子,真是皮松了,我看不打不中。”心狠地说道,“非常时期,行非常之法。”

    到了学校,操场上,都是学生,闹的正起劲儿呢领头的正是她的儿子冷强

    陈桂兰绕过孩子们,纵身一跃,跳上来了主席台,推搡了冷强一下,“臭小子,干什么呢”

    “谁特么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推本司令。”冷强满脸怒气的转身道。

    “老娘推你了,怎么地吧”陈桂兰板着脸看着他道。

    冷强一看是自家的老妈,立马换上副笑脸道,“您怎么来了,您来干什么”

    “你说我来干什么”陈桂兰拽着他的胳膊道,“小兔崽子跟我回家去。”

    “我不。”冷强拒绝道,随后又道,“您赶紧回家去,别耽误我们干正事。”拂开她的手,挣脱了她的钳制。

    “狗屁正事,你不就是想学喇叭里的人”陈桂兰揪着他的领子朝台下走道,“给我回家去。”

    陈桂兰劳动人民出身,一号院的蔬菜都是她在打理,有把子力气。所以趁着冷强不备,还真揪着他,跟着自己走。

    但是男孩子,就是男孩子,有的是力气,冷强一使劲儿就挣脱了陈桂兰嚷嚷道,“我们已经长大了,你别管。我不用你来管我。”

    “我不管你。”陈桂兰甩着松开了他。

    “你别管。”冷强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才稳住没倒。

    正庆幸自己没摔倒呢没有在同学们面丢脸。

    结果陈桂兰抬腿就是一脚,将他给踹下了有三阶楼梯高的主席台。

    幸好冷强运动神经好,才没有摔个五体投地,狼狈不堪。

    陈桂兰从台上跳了下来,揪着冷强的后衣领子,“我不管你,你就翻了天了。老娘不管你,管谁去,只要你还叫我一声妈,老娘就管定你了。我就不能由着你胡闹。”揪着他朝学校外走。

    “别抓着我,我还得开会呢赶紧松手。”冷强跟小牛犊子似的,浑身使劲儿挣开了陈桂兰的双手。

    到底是人上了年纪,不如年轻小伙子有力气,这会儿功夫,陈桂兰就累的满头大汗,呼哧带喘的。

    “你住持个屁会,你走不走。”陈桂兰食指指着他的鼻子说道。

    “不走”冷强态度强硬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