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 意外之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家里来信了。”洪雪荔砰的一下推开门激动地说道。

    “来了,你看这是儿子的照片。”景海林满脸笑容地将照片递给了洪雪荔。

    洪雪荔哆嗦着手拿着儿子的照片,鼻音浓重地说道,“高了,胖了、也壮了。”

    “哎哎老景和嫂子回去看,我可不想你们俩水漫金山了。”战常胜看着他们夫妻俩戏谑道。

    “胡说什么”景海林辩解道,“那是沙子吹到眼里了。”

    “现在外面没有风,哪儿来的眯眼。”战常胜直起身子,夸张地说道。

    过了冬天,风明显的变小了,荒岛也增添了绿意,披上了新衣,迸发着勃勃生机。

    洪雪荔也不好意思在抹眼泪了,将照片收好了,才问道,“弟妹来信说什么了”

    “大家都好。”战常胜言简意赅地说道。

    “拿来”景海林伸出手不客气地说道。

    “什么”战常胜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道。

    “茶叶啊”景海林目光灼灼地看着他道,“我可是宵想很久了,如果不是这该死的大风,应该早就泡上香茗一杯了。”

    “你打劫啊这么理直气壮的。”战常胜好笑地看着他道。

    “对你不用客气。”景海林脸上挂着迷之微笑道,“拿来。”

    “好好,给你。”战常胜打开包裹,直接拿着一管婴儿臂粗的竹筒递给他。

    “竹筒做的茶叶盒,到有几分野趣。”景海林拿在手里,打开,茶香扑鼻,令人陶醉。

    丁海杏想过用什么盛茶叶,瓷器与玻璃器皿容易碎,所以就采用了竹筒做为茶叶的盛器。

    这个不扎眼

    “一个怎么够”景海林看着他不依道。

    “就一个。”战常胜食指摇摇道,“没得商量。”

    景海林探着脑袋道,“还有很多,不会这么小气吧”

    “我还不了解你。”战常胜看着他没好气地说道,“这茶叶可不是万灵的,让你肆无忌惮地熬夜。它更不是大力丸,让你以后使不完的精力。革命是身体的本钱,我知道你们时间紧、任务重,可要保重身体。”

    “你真是跟个管家公似的。”景海林即好气,又感动地说道。

    “不管着你们,你们连命都不要。”战常胜轻哼一声道,“我是在太了解你们的性格了。”

    景海林实在眼馋他手中的茶叶,厚着脸皮道,“在给一筒。”竖起食指道,“就一筒。”

    “不行,这还有其他人的。”战常胜还特意提醒他道,“省着点儿,有个茶叶味儿就成了,别泡浓茶,喝的再浓,效果也一样,别糟践好东西。”

    战常胜看着他泡的浓茶,说实在,水都苦了,为了给自己提神,他们真够可以的。

    “知道了,知道了。”景海林心不甘情不愿地应道,“我走了。”拉上洪雪荔离开了。

    他们走后不久,陆陆续续的人,这些大知识分子来了,战常胜不厌其烦的告诉这些抛头颅、洒热血的人珍惜身体

    等他们走了,丁国良好笑地看着他道,“姐夫,你真如师父说的,成了管家公了。”

    “小子,你很闲吗”战常胜磨着牙看着他道。

    “哎呀我忘了,我事情还没做完呢”丁国良脚底抹油,赶紧溜了。

    “臭小子,胆儿肥了,敢调侃我。”战常胜好笑地起身,去炊事班看看。

    自从补给正常后,战常胜就叮嘱炊事班一定要做好后勤保障工作,让科研人员吃上可口的饭菜。

    岛上时光,没有上下班之说。所有人都知道肩负的重大使命,那就是尽快研制出属于我们自己的核潜艇。

    大家工作的很晚,晚上0点多,食堂都会送去豆浆、馒头,补充营养。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在这片荒岛,大家为了征服星辰大海,扛下了苦与难

    aaaaaaaa

    日子在暗潮涌中缓慢的流动着,丁海杏非常诧异,政治中心都彻底乱了套了,怎么这里安静得很。

    丁海杏一拍额头,忘了现在不是后世信息发达的时代,屁大点儿事,全国人民都知道。

    这年月家里有收音机的都是少数,如报纸之类的,那得有一定级别才能买到、看到的。一般人别想

    所以这运动也不是一下子就全面开花,就像潮水一般得有时间流动才行。

    “妈,妈,我看见解放舅舅了。”红缨提着酱油瓶子进来放在了茶几上。

    “谁你看见谁了”丁海杏拉开卧室的门,从里面出来道。

    “解放舅舅。”红缨又说了一遍。

    “你在哪儿看见呢”丁海杏好奇地问道。

    “在操场上,正在操练呢四百米障碍。”红缨看着她说道,“满身是汗,头顶着烈日,看着就惨兮兮的。”

    “他怎么会在这儿,不是放暑假了,应该回家了吗”丁海杏满脸疑惑地说道。

    “那就不知道了。”红缨微微摇头道。

    “我去找他,问问情况就知道了。”丁海杏立马站起来道。

    “战妈妈,您现在去,可跟解放舅舅说不了话啊”景博达提醒她道,紧接着又道,“我去帮您打听一下,他住哪儿,晚饭后,我去叫他。”

    “那好吧反正人在这里也跑不了。”丁海杏点头同意道。

    “这么热的天,中午咱们吃凉面。”丁海杏看着他们俩道。

    “妈,您看孩子,我和博达哥去做好了。”红缨立马说道。

    和看孩子相比她宁愿做饭,放暑假后,家务活红缨和景博达两人全包了。

    幸好托儿所不放假,小沧溟继续送托儿所去。

    他们三个看两个小孩子绰绰有余。

    吃过晚饭后,景博达下午已经打听过了,所以很容易去宿舍将应解放给带来了。

    夏日里天黑的晚,应解放跨进月亮门就看见丁海杏带着孩子们在院子里乘凉。

    凉风习习,还真是比他们宿舍凉快许多。

    “臭小子,我们不去找你,你是不是就不来找我们啊”丁海杏看见他站起来就数落道。

    “这个姐夫说的,没事不让我来找你们啊”应解放一脸憨笑地说道,“姐,你忘了,国良哥,在家里蹭吃蹭喝的,被姐夫好一顿训啊”拍着自己的胸口道,“我可是记忆犹新。”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