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 消息

作品:《六零俏军媳

    “知道了。”冷筑楠点头道,“这不是跟您说吗再说了我十分想念以前的军装,多漂亮啊”

    “你还说”冷卫国拍着桌子道,“真是小孩子心性,出去以后可得长点儿心。”

    “知道,知道,我闭紧嘴巴。”冷筑楠重重地点头道。

    送走了女儿,他得好好想想自己怎么做。

    aaaaaa

    丁海杏心里打定主意,自己总能护着孩子们。

    眨眼间,就出了月子,顶梁柱不在家,丁海杏也没打算给国瑛办满月宴,咱还是低调点儿,节俭点儿。

    “你已经满月了,我就回家了,出来都半年了,回去正好赶上春耕。”丁妈抱着刚吃过奶的国瑛,拍奶嗝,“我走了,你可以吧那么多孩子你照看的过来吗”

    “可以”丁海杏轻松地说道,“您在的时候,我们不是安排的好好的,再说了有博达和红缨帮衬着,没事”

    “他们俩还是孩子呢”丁妈拍出了奶嗝,将国瑛放在炕上。

    “沧溟上了幼儿园,我看小北溟天天跟着去接,也挺愿意的,说不得下半年,我也送他去。”丁海杏直接说道。

    “行吗人家收三岁以上的小孩,咱家二小子还啥都不会呢”丁妈不放心道,想了想托儿所,“国瑛还是个啥也不会的小月娃,你只要看着二小子就成,等二小子可以,送托儿所好了。”

    “妈,您现在不心疼钱了。”丁海杏打趣道。

    “去,钱能跟孩子比吗正是啥也不懂的年纪,恨不得眼珠子长在他们身上,万一真出事,得后悔一辈子。托儿所起码拘着他们,有阿姨看着。”丁妈现在想开了道。

    “妈,放心吧我可以的。”丁海杏看着始终不放心地丁妈道。

    “不行的话,你再给我写信,我再来。”丁妈想了想道。

    “知道了。”丁海杏笑着点点头道,说着从兜里掏出两封信道,“这是给大哥的信,这是给爸的信,你交给他们俩。”

    丁妈要坐车先到城里,然后再倒一回车,才能回家。

    丁海杏虽然已经做足了功课,可还是不放心,又写了两封信示警。

    有些事情抽身不出来,只希望各自安好,或者少受点儿罪。

    大包、小包的,送走了丁妈,春暖花开之际,战常胜终于有消息。

    丁海杏迫不及待的抖开信,里面的内容简短,就是报一声平安,大家都好。

    虽然没有点名,但丁海杏知道他说的是谁,小心谨慎点是好。

    简单直白的字里行间中,透出他对他们的思念之情。

    当然重点就是茶叶、药品,有的话多寄点儿。

    “噗嗤”丁海杏看着信,脑补着画面,不由自主的笑了,可以看出他有多么迫切,眼巴巴的。

    翻着信封左看右看,瞪穿了也没看见寄信地址,寄信地址是一个代号,就一个代号,没有任何的城市名字。

    这下子丁海杏连他大概在东南西北那个方向都不知道。

    不过以她的猜测,最终还是逃不出海边。

    算了,不管人在哪儿,人平安就好。

    丁海杏伏案写信,唠唠叨叨的,小沧溟上托儿所了,二小子说话流利的很,早就会叫爸爸了,博达和红缨都很好。最后放了一个炸弹,你盼望许久的国瑛来了。附上他们的全家福和孩子的照片。

    多余的话没写,因为她知道这些信件是要经过审查才能交到战常胜的手里。

    “博达,会不会因为没收到爸妈的信而伤心呢”丁海杏担心地看着景博达问道。

    “知道他们平安就好,爸妈谨慎是对的。”景博达冷静自持地说道。

    “好孩子,景老师与嫂子肯定没事的。从事国家机密研究,怎么也会受到保护的。”丁海杏宽慰他道。

    “我知道。”景博达懂事地点点头道。

    aaaaaa

    一个星期后,战常胜接到包裹与信件后,被最后一句话给炸蒙了。

    “姐夫,我姐信上写什么了看你表情,这么诡异。”丁国良看着双眼圆瞪,不知所措的他道。

    “我当爸爸了。”战常胜激动地说道。

    “看姐夫说的,你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爸爸了。”丁国良探着脑袋看着信,“到底我姐,写啥了。”

    “你姐又给我生了个女儿。”战常胜好像是录音机开启了播放键似的,激动地说道,“国瑛,我女儿。”

    “啊”丁国良高兴地蹦起来道,“这么说我又有个外甥女了。”

    “是啊是啊还不到两个月呢”战常胜开心地点头道,“看看,这是他们的照片。”

    “老战,家里来信了。”景海林浑身湿哒哒的跑进来道,他刚从水里试验出来,听到消息,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跑来了。

    “来信了。”战常胜坦荡的将信件递给了景海林,又指着照片道,“老景来来,这是我女儿国瑛。”臭屁地显摆道,“来看看,漂亮吧可爱吧”

    景海林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情理会他,一目十行的看完信,抬眼看着照片,当看见照片上的大小伙子,瞬间眼眶红了。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照片,轻轻抚摸着儿子的脸颊。

    “喂喂别用手摸,摸坏了,想看可就可不了。”战常胜心疼不已地说道。

    “师父,这里还有一张放大的。”丁国良赶紧又递了一张,景博达与小沧溟、二小子的合影。

    战常胜赶紧把照片夺了回来,使劲儿吹吹,“还好,还好,指纹,不是很清楚。”大方地说道,“老景,那张照片就拿走吧”

    “谢谢”景海林低垂着头,哽咽地说道。

    “老景,这次我们可是四比一喽”战常胜眉眼含笑,言语间浓浓地揶揄味道。

    “你个老战。”景海林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道,“枪法奇准,很得意啊”

    “那是”战常胜得意洋洋的说道,这尾巴都翘到天上了。

    景海林深邃的双眸流转,贼兮兮地说道,“别忘了,四个孩子叫我景爸爸,才有一个叫你战爸爸,论起来,我好想也不吃亏。”

    战常胜闻言脸上的得意寸寸龟裂,心里长叹一声,老景这失控的情绪总算稳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