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谋算

作品:《六零俏军媳

    “行,明儿医生检查完,咱们就出院。”丁妈同意道,看着两个宝贝外孙道,“你们跟着哥哥姐姐回家,我们明儿就抱着妹妹一起回家。”

    “那好吧”战沧溟只好应道,嘱咐丁海杏道,“妈妈,您要看好妹妹了,别弄丢了。”

    丁海杏好笑地看着煞有介事的小沧溟道,“知道,我一定好好的看着你们的妹妹。”

    “哥,那我们走吧”战沧溟拉着景博达的手道。

    “那战妈妈,姥姥,我们走了。”景博达看着她们俩道。

    “天黑了,光线不好,路上小心点儿。”丁妈叮嘱他们道。

    “我们会小心的。”红缨笑着点头道,弯腰抱起二小子道,“走,我们回家。”

    丁妈将他们送出了医院,听着摩托车的突突声,看着他们消失在眼前,才转身回了医院。

    回到家,景博达和红缨带着俩孩子洗漱一下,景博达带着战沧溟回自己家睡。

    红缨则带着二小子一起睡,方便各自照顾。

    aaaaaa

    第二天医生查完房,丁海杏就抱着闺女出院了。

    他们这边一出院,陈桂兰她们这些人就知道了。

    陆陆续续地来看她们母女俩,顺便把攒的鸡蛋、红糖票,都给丁海杏留下,坐月子。

    丁妈给了她们红鸡蛋,意思、意思,并将礼,让红缨记录下来,这以后可是要还的。

    丁海杏已经是熟手了,所以照顾闺女完全没问题,丁妈烧饭、洗衣服,看着二小子,再搭把手,完全转的过来。

    小沧溟他们俩兄弟,更多的时候,由景博达和红缨照顾。

    就让丁妈和丁海杏轻松了不少,加上国瑛比沧溟和二小子一样,好带。

    在丁妈看来,有个狠心的妈,脾气再坏的孩子都好带。

    不过说实话也确实乖,小沧溟上托儿所,可二小子在家呢他也化身为话唠了,妹妹长、妹妹短的。

    国瑛目不暇接的,注意力不断的被转移,哪里还有时间闹脾气。

    aaaaaa

    “战妈妈,战妈妈,我可以进来吗”景博达站在卧室门口喊道。

    “进来吧”丁海杏头也不抬地说道。

    景博达推开半掩的房门,正看见,丁海杏给国瑛换好了尿布,裹上了包被。

    丁海杏抱起孩子,景博达看着她的架势要喂奶,不好意思道,“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丁海杏拿着奶瓶,“我让国瑛喝点儿温水。”将奶嘴塞到了国瑛的嘴里,抬眼看着他道,“博达,你手里拿的什么”

    “战妈妈看最新的军报了吗”景博达赶紧道。

    “月子里,我妈看着不让我看任何的文字。”丁海杏小声地告状道,眉梢跳了跳道,“怎么又不好的消息。”

    “嗯支持大比武的首长跳楼了,人没事,却断了一条腿。”景博达面容严肃地说道,“看来他们不把人给整倒了,誓不罢休啊”

    “是啊”丁海杏眉头皱了起来。

    红缨走进来道,“妈,妈,我今儿听强子说,他二姐要当兵了。”

    “冷二姐不是才高一,学习成绩也不错,怎么不算读了,不打算考大学了。”景博达诧异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红缨耸耸肩膀道,“强子具体也不知道,我想打听也打听不出来。”

    丁海杏眼底划过一抹幽光,冷家做出如此决策,当真让她讶异。

    眸光深沉地看着景博达与红缨,她也想让他俩当兵去,好躲过一劫。

    可是俩人的年龄摆着呢不到征兵的年龄。

    难不成真要到几年后,下乡修地球去,滚一身泥巴,磨一手老茧,练一颗红心。

    丁海杏的目光太火热看得景博达心里毛毛的。

    “战妈妈,您看着我们做什么”景博达满脸疑惑地看着丁海杏道。

    “哦没什么”丁海杏佯装无事道,红缨好说,以身体为由,可以躲过去。

    至于博达呢他的出身应该没问题了吧这个不敢保证,谁知道有些人为了成绩,会不会将景老师他们给拉出来。

    丁海杏在心里琢磨着兵当不成的话,心里打定主意,实在不行了,真要去刨地球,去杏花坡好了。

    只是可惜了孩子的才华了,想起这个就叹气,说起来,耽误的何止博达一个呢整整一代人。

    等等,冷家二妞放着好好的学业不上了,当兵走了。

    是不是可以理解冷一号,有超前的眼光呢不能小看这个时代的人。

    他们的敏锐的政治嗅觉,不能让人小觑了。

    毕竟都是老运动员了,一个个都成精了。

    aaaaaa

    就在丁海杏他们讨论报纸的时候,冷卫国与冷筑楠也在书房内,神色凝重地看着报纸。

    冷筑楠脸色难看地说道,“没想到,他会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希望事情能有转机。”

    “错,事情只会更糟。”冷卫国神色严峻地说道,“这叫畏罪自杀,对组织不满。”

    “那岂不是连死都不成了。”冷筑楠震惊地无以复加道。

    “你虽然对大势有精准的判断,可是对斗争的残酷性,还是估计不够。”冷卫国抬眼看着她道,“还是欠磨炼啊”

    “现在怎么办”冷筑楠不由得担心道,“那么高的位置,说倒就倒了。爸您”

    “你爹我在人家眼里还没那么重要,人家看不上我这小人物。”冷卫国摇头笑了笑道,“别担心。”

    “爸,您在他们眼里是小人物,在另一些人眼里就是大人物,您得当心小人作祟,每到运动来了,魑魅魍魉就如跳梁小丑一般蹦跶出来了。”冷筑楠忧心忡忡地看着他道,“有些事情往往坏在小人物身上。您可不能出事啊”

    “你这丫头我能出什么事你爹、妈的出身不可挑剔。别胡思乱想了。”冷卫国宽慰她道,“行了,我会装聋作哑的。”看着她害怕的样子,转移话题道,“你入伍的通知下来了,这个月底就去报到,不在家门口,是陆军,某部的通讯兵。”

    “陆军好,不用穿这灰老鼠皮了。”冷筑楠高兴地说道。

    “怎么说话呢”冷卫国一脸严肃地说道,“你这嘴可得给我把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