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怎么就不是儿子呢?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一番话说的冷卫国心里是五味陈杂,这次开会,主题就是批判。

    以冷卫国的性格,恨不得拍桌子指着他们的鼻子大骂一顿,心中却很清楚,不能义气用事,他们等着抓自己的小辫子,他是英勇了,可部队不能落到他们手里。

    真他么的憋屈死了。

    “爸您和二妹在说什么”冷雅楠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俩道,“我的婚事,还有什么变数吗”

    冷卫国犹豫的看着大女儿,满脸的纠结。

    “爸,您就说吧”冷雅楠态度坚决地说道,“什么我都能挺得住。”

    冷卫国缓缓地说道,“因为政治原因。”将政治原因掰开了揉碎了给大闺女说了说。

    冷雅楠听完冷卫国,想也不想地说道,“爸,如果他家的家风正,无论怎样,我都嫁”

    “好好好”冷卫国连说了三个好字,眼含热泪的说道,“这才是我冷卫国的女儿。”

    冷筑楠一看没自己什么事了,起身道,“爸,您慢慢吃。”

    “你回来。”冷卫国叫着二女儿道,“你给我坐下。”

    “爸,您想说什么啊”冷筑楠乖乖地坐回去道。

    “这些你怎么知道的,我可从来没有在家里谈工作。”冷卫国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说道。

    “您拿来的军报我看出来的。”冷筑楠轻飘飘地说道。

    冷卫国眼底闪过一丝讶异道,“自己琢磨出来的。”感觉像是第一次看自家姑娘,知道这孩子在这方面悟性高,没想到这丫头

    “嗯满纸杀气腾腾的,爸您要小心了。”冷筑楠担心地看着他道。

    “你给老子进来。”冷卫国现在连饭也不吃了,直接将冷二妞给揪了起来。

    “你们俩这是去哪儿”陈桂兰看着冷卫国的背影道,“你不吃饭了。”

    “把饭菜给我端进来好了。”冷卫国头也不回地说道,“我们去书房。”揪着冷筑楠进了书房。

    父女俩一直谈到熄灯号快吹了,冷卫国看着冷筑楠,眼底的可惜清晰可辩。

    “爸,您那是什么眼神我女的怎么了谁说女子不如男。”冷筑楠不服气地说道。

    “咚咚”敲门声响起,紧接着传来陈贵兰的声音道,“你们父女俩,还没说完啊”

    “进来吧”冷卫国提高声音道。

    陈桂兰推门进去,看着他们父女俩道,“说什么呢”

    “没说什么”冷卫国看着她说道。

    “对了,雅楠的事情有了决定,二妞怎么办”陈桂兰看着他道,“你这当爹可得上点儿心。”

    “什么事”冷卫国疑惑地看着她道。

    “咱闺女不小了,也得找个事做了。”陈桂兰站在书桌前问道。

    “她不是读高中呢”冷卫国不明白地看着她说道,“你不是嚷嚷着闺女考大学呢”

    “这个高中跟前两年不太一样,应该是全社会都如此,学业给政治让路,我不想浪费时间,我想当兵。”冷筑楠冷静地说道。

    “当兵”冷卫国不太相信地看着她道,他太了解自己的闺女了,“因为你爹的原因,让你从小就没吃过苦。”

    “是啊我们沾了父辈的光了,谢谢爸爸了。”冷筑楠指指自己道,“不要小看我,我是谁的女儿”

    “行,那我就给你报名。”冷卫国食指点着她道,“可不许说你是谁的女儿。”

    “知道了。”冷筑楠看着他郑重地点头道。

    “这还用说吗大家谁不知道她是你闺女。”陈桂兰闻言立马说道,这强调真是莫名其妙吗

    “我可没说让她在我眼皮子下面当兵。那样还能锻炼她吗”冷卫国看着她道,“没意见吧”

    “我倒是持相反的态度。”冷筑楠眉眼沉着地看着他道。

    “说说看”冷卫国目光紧紧地盯着她道。

    “爸,我就是军事技能练的再好,就凭我的性别,我也别想上艇。”冷筑楠仔细地分析道,“所以我未来的方向只有在机关,在机关说白了就是处人事。”

    冷卫国闻言双眸划过一抹幽光,“继续。”

    “虽然我就是在大院里长大的,对这里熟的不能再熟了。可是性质不一样。没当兵之前我是您的女儿,当兵之后就是组织的人了,吃您的老本能吃几时,打铁还得自身硬。”冷筑楠双眸熠熠生辉道,“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就得我自己扛了,做的好了,人家说我是靠爹妈。做的不好了,人家就会说果然是走了后门上来了。我就被人家放在显微镜下看。”指着自己的眼睛道,“我还得用眼睛自己看了,凑上来的是人是鬼说火眼金睛也差不离吧”

    冷卫国又叹气起来,“怎么就不是儿子呢”

    “爸,您看您又来了。”冷筑楠噘着嘴不高兴地说道。

    “不是爹有偏见,而是真的惋惜。”冷卫国感慨万千道,“男女真的有差别。”

    “不是有强子嘛”陈桂兰看着他说道,“你干嘛非盯着二妞。”

    “那小子,就知道玩儿,打篮球。有些事情真的需要天赋的。”冷卫国看着她们母女俩唏嘘道。

    “爸做人不可以太贪心,强子很好的。”冷筑楠忽然嘿嘿一笑道,“就是得麻烦爸辛苦的培养了。”

    冷卫国调整自己的心态,看着老婆孩子,很知足了。

    “你虽然想法是好的,不过这不是爸爸能决定的,听组织分配吧”冷卫国看着她认真地说道。

    “我明白。”冷筑楠点点头道。

    aaaaaaaa

    丁海杏看着天都黑了,“博达、红缨,时间差不多了,你们赶紧回去吧天黑路不好走。”

    “妈妈,我们不走,我们留下来陪您和妹妹。”战沧溟双手扒着婴儿床道。

    “你看这没地儿睡觉。”丁海杏指指病房道。

    “这不是床吗”战沧溟指着空床道。

    “你们睡了,姥姥睡哪儿”丁海杏比划道,“看看就这么宽,躺不下两人的。”温柔地又道,“妈妈保证,明儿我就回家了。”

    “明儿出院可以吗”丁妈不放心的说道。

    “顺产,没什么大问题,我还赖在这里干什么”丁海杏随后又道,“回家干什么都方便。而且明儿就要停暖气了,家里有炕咱们可以继续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