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火冒三丈

作品:《六零俏军媳

    “像战同志好啊将来准是个大美人。”

    她们闻言笑了起来,又闲聊了两句,嘱咐丁海杏好好的照顾自己和孩子,就离开了。

    人呼啦啦一下子都走了,病房内安静的很。

    “妈,您回去吃点东西,晚上再来值夜”丁海杏看着丁妈说道。

    丁妈看着依旧呼呼大睡的外孙女道,“行,你自己小心点儿,趁着现在闭眼休息休息。”

    “知道了。”丁海杏笑着应道。

    “用给你做点儿吃的吗”丁妈问道。

    “不用,不用。”丁海杏挥挥手道,“快走吧”

    丁妈出了病房,关上了房门,到了护士站告诉护士多注意一下丁海杏母女。才放心地离开。

    等到丁妈在回来时,身后个着一串的人。

    “妈妈,妈妈,我们要看妹妹。”战沧溟与小北溟叽叽喳喳的进来了。

    “嘘小声点儿,不要大声喧哗。”丁妈食指放在唇边道。

    “哦哦”两个小朋友睁着忽灵灵大眼,忙不迭的点头道。

    战沧溟小声地说道,“妹妹呢”

    “在这儿呢”丁海杏指指旁边的婴儿床道。

    小沧溟垫着脚,扒着婴儿床,探着脑袋,费劲的看着襁褓里的妹妹。

    景博达见状,好笑地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小北溟嚷嚷着,“抱抱我,抱抱我。”

    丁妈将小家伙抱了起来,这下子两人可以从容地看妹妹了。

    小沧溟黑黝黝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妹妹,赞叹道,“妹妹好漂亮。”

    “你知道什么叫漂亮。”丁海杏摇头轻笑道。

    “谁说我不知道,妹妹比年画娃娃好看。”战沧溟微微仰着下巴,满脸认真地说道。

    “对,她是我妹妹。”小北溟重重地点头道。

    丁海杏好笑的看着兄弟俩一唱一和的。

    “妹妹睁眼了。”战沧溟激动地说道,“她看我们了,看我们了。”

    大家好笑地看着激动的兄弟俩,丁海杏他们很清楚刚出生的婴儿是看不到他们的。

    就让他们自个乐呵吧

    “杏儿,给孩子取名字了吗”丁妈抬眼看着她问道。

    “取了,姐姐叫红缨,我们叫国瑛,他爸取的。”丁海杏眉眼温柔地看着小婴儿道。

    丁妈一怔,随即笑道,“好名字。”忽然想起来道,“不对啊常胜没在家,怎么给孩子取名啊”

    “以前取的,只是等到现在才用上。”丁海杏眉眼含笑地说道。

    aaaaaaaa

    就在大家围着小妹妹的时候,陈桂兰告诉开会回来的冷卫国,丁海杏生了。

    正趴在脸盆架上洗脸的冷卫国闻言直起身子道,“生了”脸上还滴滴答答水淋淋的。

    陈桂兰将脸盆架上的毛巾递给他,“快擦擦。”

    冷卫国胡乱的擦了擦脸,将毛巾仍到了脸盆架上,问道,“弟妹怎么样生的男孩儿、女孩儿”

    “母女平安,顺利着呢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就生了,生了个大胖闺女,有七斤重呢白白胖胖的,可漂亮了。”陈桂兰笑着说道,“我可是光荣的完成了你交代的任务。”

    “值得表扬。”冷卫国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说道,突然想起来道,“把你攒下来的鸡蛋,回来给弟妹送去。”

    “这不用你交代,我攒了一冬天,就是给弟妹坐月子用的。”陈桂兰笑道。

    “爸,饭热好了。”冷雅楠站在厨房喊道。

    “走走,先吃饭去。”陈桂兰推着他去坐在餐桌前道。

    冷卫国拿起大馒头,抄起筷子,开吃。

    “不是说只一个星期的会议吗怎么开了这么多天。”陈桂兰好奇地问道。

    “唉别提了。”冷卫国心里膈应地慌,“让我安生的吃完饭,不然的话,饭都吃不下去了。”

    “好好好,你吃饭,我不问了。”陈桂兰立马说道,转移话题道,“咱们来说说雅楠的事情。”

    “雅楠什么事”冷卫国不明所以地看了她一眼道。

    “雅楠可都二十多了,这处对象谈了两年了,该结婚了吧”陈桂兰提醒他道。

    “你和嫂子说就行了,我没意见。”冷卫国一推六二五道。

    “妈”冷雅楠满脸羞涩的说道。

    “害什么羞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陈桂兰大大咧咧地说道。

    “最好现在别嫁。”冷筑楠走过来说道。

    “你小孩子家家懂什么”陈桂兰挥手道,“去去去,一边去。”

    “老首长被免职,调离军队,最后只保留了他的军外职务。”冷筑楠拉开椅子,坐下来,冷静地说道,“姐对象的父亲,是老首长一系的。”

    冷卫国啪的一声将筷子板在了桌子上,“放屁,那都是污蔑,造谣,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瞪着冷筑楠道,“你以为你老子我是落井下石的人吗”

    “爸,你冷静点儿行不行这关系到我姐一辈子的幸福。”冷筑楠赶紧说道。

    “你还说”冷卫国气地将手里的吃了一半的馒头砸向冷筑楠道。

    冷筑楠稳稳地接住馒头道,“爸,浪费是可耻的。”

    “滚犊子”冷卫国气的爆粗口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个冷血的闺女。”

    “你们说的什么意思怎么好好的发火呢”陈桂兰不明所以看着他们两个道。

    “你说你,孩子说了什么让你火冒三丈的。”陈桂兰拦在两人中间道。

    “你问她”冷卫国气的喘着粗气说道。

    “你这死丫头,说啥了把你爸给气成这样。”陈桂兰朝她使使眼色道。

    冷雅楠拉着她说道,“二妹,赶紧给爸道歉,说我错了。”

    冷筑楠无语地看着妈和大姐,目光对向冷卫国道,“爸,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直接说道,“我什么时候让您失信于人、落井下石了。”认真地说道,“您也说了那些都是污蔑和造谣,那么他们肯定不会罢休,当然要继续的扣帽子,就得找人写黑材料。那么姐对象的父亲,如果不写,肯定要受到牵连。我知道您耿直,婚姻依然作数。可是如果写了,您还会把我姐嫁给他吗”

    深吸一口气道,“无论如何,我姐有知情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