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贴心小棉袄

作品:《六零俏军媳

    回到家,大家嘘寒问暖地关心着小沧溟在托儿所的情况,一下子把自己被送到托儿所怨气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丁海杏哄睡了他们两个,才觉得世界安静下来。

    第二天丁妈和景博达、红缨送小沧溟去托儿所的时候,与丁妈分手的时候虽然不高兴,却也没掉金豆豆。

    还一个劲儿地叮嘱丁妈道,“姥姥,早些来接我。”

    “知道了,我下午我一定早点儿来接你。如昨天一样。”丁妈保证道。

    柳阿姨才拉着小沧溟进了教室,里面温暖如春。

    景博达和红缨抱着被褥去了宿舍,教室里并排着二十来张小床,后面与左右都有栏杆挡着,前面则挡了三分之二,就怕小孩子睡觉不老实,滚到了地上。两人给小沧溟铺好床,才离开去上学了。

    小沧溟一天不在家,就二小子一个人在家,这家里感觉僻静着呢

    等小沧溟从托儿所回来,那成了小麻雀了叽叽喳喳的,跟话唠似的,说着托儿所的事情。

    “妈,少了一个淘气包,感觉松快了许多吧”丁海杏唇边挂着笑意笑着打趣道。

    “去”丁妈没好气地说道,“是轻快了,还不少花钱呢”

    “妈,您还惦记这个事呢”丁海杏轻笑出声道,突然神色一僵道,“妈,我可能快要生了。”

    丁妈闻言看着她镇定自若地说道,“怎么有动静了。”

    “嗯”丁海杏点头道。

    “你等着,妈现在给你做碗鸡汤面。”丁妈起身道,很快就做好了,端了一大海碗汤面来,“你慢慢吃,我去收拾东西。”看了下墙上的挂钟道,“等你吃完,博达和红缨该回来了,正好可以看着二小子,去接小沧溟。”她就专心伺候闺女和出世的孩子。

    丁妈现在镇定多了,有条不紊的做着一切。

    等丁海杏放下空碗筷,景博达与红缨也回来了,知道丁海杏要生了。

    景博达立刻吩咐道,“红缨你留下来看孩子,我骑着摩托车送姥姥和战妈妈去医院。”

    “你啥时候学会骑摩托车了。”丁海杏惊讶地看着他道。

    “战妈妈,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就是骑摩托车吗我骑两回就会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您生孩子最要紧。”景博达顺手接过丁妈手里的包袱道,“姥姥您扶着战妈妈。”

    “等我生完孩子在找你算账,敢背着我骑肉包铁,万一出了啥事,我怎么像你爹妈交代。”丁海杏瞪着他道,一波阵痛袭来,五官有些扭曲,看着有些狰狞。

    “好好好,战妈妈您怎么罚我都行,我赶紧把您送医院去。”景博达看着她额头密密麻麻的汗道,可见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博达,你行不行啊”丁妈看着停在院子中央的挎斗摩托道。

    “我骑慢点儿,可以的。”景博达伸手扶着和丁妈一起将丁海杏坐进了挎斗里。

    景博达发动摩托车,突突,好着丁妈道,“姥姥,坐到后面,抓紧了,我开车了。”看着两人都抓紧了,车突突徐徐离开。

    如丁海杏所说,景博达骑的不快,也就比走着强点儿吧本来步行半个小时,现在大概二十分钟到了医院。

    景博达将人送到了,检查后,直接进了产房,他一个大小伙子等在产房外,也不太好看,关键他还得去接小沧溟。

    所以跟丁妈说了声,丁妈就让他挥手离开了,并嘱咐他好好的照顾自己与俩孩子。

    景博达痛快的应了,出了医院,直奔家。

    他们走后,红缨则拉着小北溟去了一号院,通知陈桂兰,妈妈要生了,已经送去医院了。

    陈桂兰闻言,立马仍了洗衣服盆子,洗了洗手,就一路小跑着去了医院。

    产房外,陈桂兰看着丁妈自己坐在长椅上,立马迎了上去,关切地问道,“怎么样了”

    “刚送进去没多久。”丁妈闻言站起来说道。

    “婶子,坐,坐,咱们坐下说话。”陈桂兰拉着她坐在长椅上道,“已经第三胎了,估计很快就出来了。婶子,您别着急啊产科的医生医术很不错的,而且给弟妹做产检时,也没发现不妥。”

    丁妈好笑地看着比自己还紧张的陈桂兰笑道,“我不着急,有这么多医生,我很放心。”

    “嫂子,怎么样了”齐秀云追过来问道,她是外科医生,医院就这么大点儿,她来看看,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

    “刚进去没多久,你进去看看。”陈桂兰看着身穿白大褂的齐秀云道。

    齐秀云立即说道,“你们在这儿等着,我进去看看。”

    “医生,等一下。”丁妈叫着齐秀云道。

    齐秀云回头问道,“婶子什么事”

    “这个慌张的也没送进去。”丁妈转身把生产用的东西递给了齐秀云。

    齐秀云提着东西转身进来产房,将东西送了进去。

    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冲进了丁妈和陈桂兰的耳朵里。

    “这是生了,这么快。”陈桂兰不敢相信道,即便三胎了,也太快了,她站在这里前后不到十分钟。

    陈桂兰不确定地说道,“是弟妹吗产房里还有其他的产妇吗”目光看向了丁妈。

    丁妈摇摇头道,“这个我真不知道,我们送杏儿来的时候,直接就送进了产房。”

    不过很快护士就来报喜了,丁海杏生了个七斤重的大胖闺女。

    “好好好,闺女好,闺女是娘的贴身小棉袄。”陈桂兰高兴地说道,“这下子,常胜大兄弟,有儿有女了。”

    丁妈急切地问道,“产妇如何”

    “产妇很好,一会儿清理完胎盘,就会送到病房。”小护士连忙说道,话落转身又进了产房。

    果然没过多久,丁海杏就被推了出来,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脸颊,脸色苍白,人虽有有些疲惫,看着精神还不错。

    丁海杏连同孩子被送到来了病房,就她们一家。

    陈桂兰看着红底黄花的襁褓里的安静的闭着眼睛的躺着的小婴儿,“现在红红的,等过两天,一准白了,头发乌黑浓密,眼睛狭长,一准是个大眼睛,小鼻子挺翘。这孩子乍一看就跟常胜大兄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