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生死离别’

作品:《六零俏军媳

    “看看,这是妈妈给你绣的名字。”丁海杏指着被褥的一角上面用红线绣上的战沧溟三个字。

    “这些都是给我准备的吗”战沧溟小脸兴奋地看着丁海杏道。

    “是啊”丁海杏笑着重重地点头道,趁机又说道,“那我们下午去托儿所好不好。”

    一说这个,原本还兴奋的小脸,立马垮了下来,低着头,还偷偷地瞥了丁海杏一眼。

    丁海杏想要将他抱在自己的腿上,忘记了自己大着肚子,只好作罢,双手拉着他的手道,“告诉妈妈,心里在想什么”

    “我”小沧溟犹豫着看着丁海杏道。

    “说出来,妈妈才能知道啊”丁海杏笑容温和鼓励地看着小沧溟道。

    “我我怕妈妈不要我了。”小沧溟磕磕巴巴地说道。

    “怎么会”丁海杏惊讶地看着他道,“你是妈妈的宝贝,妈妈怎么会不要你呢”

    小沧溟黑葡萄似的,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丁海杏道,“可是妈妈把我送送走,不送弟弟。”噘着嘴一脸的委屈。

    “小傻瓜,弟弟还不会自己吃饭,也不会上厕所。”丁海杏伸手揉揉他的脑袋道,“你今儿上午,在托儿所看到的小朋友,有跟弟弟一样大的吗等弟弟像你一样大的时候,妈妈也送他托儿所。”

    “是吗”小沧溟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道。

    “是啊”丁海杏看着满脸怀疑自己的小家伙,捏捏他的鼻子道,“你这小脑瓜想什么呢你看看哥哥、姐姐,每天也去上学,难道妈妈不要他们了,他们可都是自己回来的。”

    小沧溟一拍手,“对哦我可以自己回来。”

    “现在放心了吧”丁海杏看着冒傻气的小子说道,“妈妈送你去托儿所,是跟小朋友玩儿的,上午玩儿的不开心吗妈妈要听实话哦”

    “开心”小沧溟松开丁海杏的手,不好意思捂着小辣椒道。

    丁海杏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一准儿是玩儿的太高兴了,都忘了尿了,才尿湿了裤子。

    看这小子的出息

    “以后不许了,玩儿也要记得上厕所,阿姨会等着我们沧溟的。”丁海杏看着他缓缓地说道,这小子的自尊心强者呢“现在我们把脏裤子换下来。”

    “好”小沧溟应道,费劲儿的脱着裤子。

    穿着棉裤,有些不好脱。

    丁海杏起身掐着他的咯吱窝,将他抱着坐在炕上,微微欠身脱掉棉鞋,然后拽下裤子,找了条干净的裤子给换上。

    “我们回来了。”景博达和红缨进了门。

    景博达问道,“沧溟回来了吗”

    “看看,哥哥多关心你。”丁海杏拉着他从炕上跳下来道。

    “二小子,哥哥回来了吗”红缨看着坐在沙发上玩儿的小北溟道。

    “回来了。”小北溟看着他们眨眨水汪汪眼睛说道。

    “在托儿所哭了吗”景博达关切地问道。

    小沧溟闻言噘起嘴来,又不高兴了,什么叫哭,我才没哭。

    “哭了。”小北溟肯定地说道。

    “我们才没哭呢沧溟乖着呢跟小朋友做游戏来着,玩儿的很开心。”丁海杏拉着小沧溟出了卧室。

    “哭了,明明哭了。”小北溟板着小脸说道。

    小沧溟闻言就像是炸了毛的猫似的,辩驳道,“没哭,我才没哭。”

    眼见着兄弟俩又要吵起来,丁海杏果断地说道,“沧溟在托儿所没哭,被姥姥接回来,看见我喜极而泣。”

    景博达和红缨聪明的忙点头道,“是是,我们沧溟乖着呢才不会哭鼻子呢”

    “妈妈,喜极而泣什么意思”小沧溟仰着脸好奇地问道。

    “就是高兴的哭了。”丁海杏解释道。

    “高兴也会哭吗”小沧溟挠挠头,他的小脑袋怎么都想不明白。

    “吃饭了。”丁妈在厨房提高声音道。

    一听吃饭小沧溟与二小子激动了起来,一提起来吃饭,小沧溟也忘了追根究底了。

    “洗手,洗手。”丁海杏提醒道。

    景博达与红缨,一人一拉着一个孩子去洗手,然后坐在餐桌前吃饭。

    吃过饭,收拾干净后,上学的上学,丁妈送小沧溟去托儿所。

    一路上都好好的,丁妈把孩子交到柳阿姨手上那一刻,小沧溟脸立马是晴转雨。

    “姥姥你一定要来接我啊”小沧溟哭喊着道。

    柳阿姨朝丁妈摆手道,“你赶紧走,走了就没事了。”说着抱起小沧溟道,“乖,不哭了,咱们找小朋友玩儿。”

    丁妈眼里眨巴着泪,祖孙俩跟生离死别似的。

    回到家丁妈还哭天抹泪的,丁海杏无语地看着丁妈摇摇头,二小子已经被她给哄着睡着了,坐在沙发上好好的跟丁妈谈谈。

    “我看还是我明儿去送吧”丁海杏出声道,这要是天天让丁妈来一出十八相送,生死离别的,小沧溟就别想在托儿所好好的待着。

    丁妈立刻否决道,“你大着肚子,就别添乱了。”站起来回踱着步,时不时地瞥向丁海杏,下定决心道,“杏儿,不送了,咱不送了。”

    丁海杏好笑地看着她道,“妈,您立场坚定点儿,走的果断点儿,他就不哭哭啼啼得了。好嘛他还没掉眼泪呢你就哭的稀里哗啦了。”

    “我”丁妈脸涨的通红,吭哧了半天道,“我就看不得孩子哭,真受不咱沧溟那个哭声。”

    “您能跟他一辈子吗这才是托儿所,上小学了咋办因为他一哭,也不上吗”丁海杏看着她说道。

    “等大了就好了。”丁妈随即就道。

    “从小养成习惯,才不会手忙脚乱。”丁海杏严肃地说道,“孩子吗迟早有这么一天的,我看不是沧溟离不开你,是你离不开沧溟。”

    “妈,这才第一天您就受不了。”丁海杏无奈地看着她道,“那就让他回来。”

    丁妈闻言立马高兴道,“回来,回来,我带孩子,咱家又不是没人看孩子。”

    “那交的学费可就要不回来了。”丁海杏故意说道。

    “学费交了多少”丁妈好奇地问道。

    “五块钱。”丁海杏伸出一个巴掌道。

    “啥”丁妈蹦起来道,“她咋不去抢呢你个败家丫头,五块钱”心疼的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