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6章 尿裤子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沧溟小朋友你好,我是小班的阿姨,我姓柳,你可以叫我柳阿姨。”柳阿姨看着小沧溟郑重地自我介绍道。

    战沧溟闻言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

    柳阿姨站起来看着丁妈道,“你是战沧溟小朋友的”

    “我是他的姥姥。”丁妈赶紧说道,将小沧溟的书包递给了她道,“柳阿姨啊我们沧溟第一天来托儿所,你要多照看着点儿,孩子小,啥也不懂。”

    “沧溟姥姥你放心吧我会的。”柳阿姨笑着应下道。

    “柳阿姨,这书包里是我们沧溟爱吃的糖果还有饼干,他要是饿了呢你就给他吃。”丁妈絮絮叨叨的说道。

    “好”

    “这娃儿还小,就拜托你啦。”丁妈不放心地说道,一直拉着小沧溟的手不舍得放开。

    丁妈看着小朋友乖乖的坐在小板凳上,背着手一动不敢动的,各个都规规矩矩的。

    “好,你放心,我会多关照他的。”柳阿姨拉着小沧溟的手道,“战沧溟小朋友,跟阿姨进去好吗”

    真要被拉着走了,战沧溟傻眼了,突然不玩儿了,转身抱着丁妈的道,“我要姥姥。”

    “乖跟阿姨走好吗你看我们有那么多小朋友跟你玩儿呢咱们一起做游戏。”柳阿姨温柔地说道。

    “好好好”丁妈低头劝着小沧溟道,“沧溟,你看这样,中午吃饭的时候,姥姥来接你好不好。”推推他道,“跟阿姨去吧,去吧”

    “乖,跟阿姨来。”柳阿姨上手拉着他的胳膊道。

    “姥姥,姥姥,我要姥姥。”战沧溟哭的稀里哗啦地说道。

    “姥姥一会儿来接你啊”丁妈红着眼眶不舍地说道。

    “你赶紧走吧小孩儿都这样,一会儿就好了。”柳阿姨拉着小沧溟的手不放,一边挥着手让丁妈赶紧走。

    小沧溟伸着手扯着嗓门喊道,“我要姥姥,姥姥。”

    丁妈一步步的向后退,躲到滑梯后面,看着自家娃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心疼的啊赶紧出来,展开双臂道,“沧溟,你看姥姥这不是没走吗”

    小沧溟一下子挣脱了柳阿姨的手,飞扑过去。

    柳阿姨叹口气道,“你这搞什么搞真是捣乱啊你这样,战沧溟就更加不愿意上托儿所了。赶紧回家去。”上前几步,直接抱着孩子就走。

    战沧溟哭着喊着都没用,柳阿姨抱着他进屋后,直接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丁妈刚想追上去,正好被景博达和红缨看见,立马上前拉着她道,“姥姥,您想干什么”

    “你们没听见沧溟在哭吗这托儿所咱不上了,又不是没看孩子的,咱回家。”丁妈大声地嚷嚷道。

    “姥姥,孩子刚送都这样,过两天就好了。”景博达赶紧劝说道,和红缨,生拉硬拽的把丁妈给拽出了托儿所。

    丁妈黑着脸红着眼眶回到了家,“你的心可真够狠的,你没看见咱家沧溟哭的,我得心都碎了。”

    丁海杏无奈地看着她的红眼眶道,“妈,您不会唱一出十八相送吧”

    “狠心地丫头”丁妈满脸不悦责备地说道。

    丁海杏哭笑不得地说道,“妈孩子都这样,明儿就好了。”

    “杏儿咱不去行吗你看那阿姨让孩子背着小手背脊挺的直直的,束板着,看得我着实心疼。”丁妈求情道。

    “那不更好,从小教会他什么是纪律,什么是规矩。”丁海杏言辞凿凿道,“这军营里可是站如松、坐如钟、走如风”

    “那大人跟小孩儿能一样吗”丁妈立即怼道,“我小时候就那么对过你。”

    “妈,您小时候把我直接扔给我哥,我走着,跑着,都追不上你,摔倒了,你走得更快。”丁海杏十分怨念地说道。

    丁妈被怼的一时语塞,“那时候不是没人帮着看孩子吗我们忙吗再说了去地里,多晒啊我们还不是为了你好,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丁妈想到某种可能,指着她道,“所以你现在就报复在我外孙身上。”

    丁海杏闻言一脸错愕地看着她道,“妈,你胡思乱想些什么那是我儿子好不好,早早的去托儿所,养成良好的学习生活习惯,对他以后上小学,很有好处的。”

    “好处个屁被拘着,有啥好,你们都是散养的,也没见你们那儿差了。”丁妈啐道,言辞激烈地很。

    “妈,妈,别说了,二小子要尿了。”丁海杏赶紧指着小北溟道。

    丁妈哪里还顾得着说别的,抱着小北溟出了家门,蹲在院子的菜地里,直接大小齐上阵。

    小孩子肚子小,肚子空了就又要吃,所以丁妈忙的团团转,冲奶粉,拿饼干,然后还得洗衣服、做饭,忙忙活活一上午就过去了。

    急急忙忙的就去接孩子了,丁妈一溜小跑的跑到了托儿所,透过窗户看着小班的孩子们在教室里围成圈,正在做游戏。

    “丢,丢手绢,轻轻的放在小朋友的后面”

    丁妈看了一圈却没有找到战沧溟,一下子着急了,敲击着窗户。

    柳阿姨一看见她立马开门道,“沧溟姥姥。”

    “我家沧溟呢”丁妈着急地问道。

    “战沧溟尿裤子了,我给他将裤子脱了,放在了暖气上,而他坐在暖气边上暖和。”柳阿姨赶紧说道,说着指着坐在墙边的靠着暖气的战沧溟。

    战沧溟一看见丁妈,立马飞扑过去道,“姥姥。”

    “他怎么会尿裤子了,我们专门训练来着。”丁妈低头不解地看着他道。

    “呵呵”柳阿姨闻言笑了起来,瞥了眼藏在丁妈身后不好意思的他道,“战沧溟小朋友光顾着做游戏了。”又抬头看向丁妈道,“你们当家长的也不说给孩子多带条裤子,我连给他换都没法换。”说着将放在暖气上的裤子烘干了,递给了丁妈。、

    “是是是是我们考虑不周。”丁妈接过裤子赶紧说道,“可能是头一次和这么小朋友玩儿,玩儿的太高兴了,就给忘了尿尿了。”不好意思道,“给你添麻烦了。”转移话题道,“没怎么哭吧”

    “没有你走后就不哭了,和小朋友玩儿的可开心了。”柳阿姨看着偷偷瞥自己的孩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