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这也就是母女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见状,赶紧说道,“博达去看看那俩小子在干什么别闯祸了。”将他给支走走了。

    “嗯”景博达放下手中的小擀杖,几乎是落荒而逃,身后传来女人的哄笑声。

    “看博达脸皮薄的。”齐秀云轻笑道。

    “不是人家脸皮薄,是咱们这群老娘们,看把人家小伙子给吓的。”陈桂兰大笑道。

    “别闹了,让婶子看笑话了。”方巧茹看着她们这帮子老娘们道,朝丁妈努努嘴道,“让婶子以为咱们军人家属叽叽喳喳跟鸭子似的。”

    “没什么,过年吗就要这么热闹。”丁妈含糊地笑着说道。

    “婶子说的对。”陈桂兰乐呵呵地说道,“去年咱们的好事一件接着一件,希望来年也揍的老蒋屁滚尿流。”

    “呵呵”

    大家有说有笑的包着饺子,吃完饺子后,又都齐聚在礼堂看电影,大过年的放的是智取威虎山,观看的都是军人家属。

    过年呢夫妻分割两地,来探亲的特别多,夫妻团聚,父子、父女团聚,一家人团聚。

    区里准备了好多节目,务必让家属们过一个热闹、祥和的春节。

    aaaaaa

    过了春节开学的时候,丁海杏就打算把小沧溟送进了托儿所,丁妈闻言不乐意道,“不许送。”

    丁海杏挺着大肚子歪在炕上道,“妈,为啥啊”

    “你说为啥,我来就是给你看孩子,带孩子的,你费那钱干什么”丁妈立即说道。

    “送沧溟去上托儿所,妈您也可以松快点儿,不然看这两个调皮捣蛋鬼,多累啊”丁海杏好笑地说道。

    “不行不行,妈一点儿都不累。”丁妈死活不同意道,“那托儿所的阿姨一个人照看那么多的孩子,能有你妈我尽心吗万一饿着了,冻着了,磕着了,尿裤子了咋办”

    趴在炕桌上玩儿玩具的小沧溟低头看看自己的裤子,然后看着丁妈道,“姥姥,我没尿裤子。”

    “噗嗤”丁海杏抿嘴偷笑道。

    “我们沧溟乖着呢,没尿裤子。”丁妈赶紧笑着说道,“玩儿你的玩具吧”

    “妈,咱家沧溟已经会自己吃饭,自己知道上厕所,上幼儿园没事的,不会尿裤子的。”丁海杏笑着说道。

    “不中、不中。”丁妈摇头道,“俺怕沧溟在托儿所里受委屈,这么小的人,受了委屈啥也不会说。”

    丁海杏闻言头疼,这小的还没解决呢老的先说不通了。

    丁海杏看向小沧溟温柔地说道,“儿子,我们像哥哥、姐姐上学好不好。”小沧溟抬起头来看着丁海杏,她言语诱惑着他道,“儿子,托儿所有好多、好多跟你一样大的小朋友和你一起玩儿,还有许多的玩具,有小木马,有小滑滑梯,还有跷跷板。”

    小沧溟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丁海杏,听起来很有趣。

    丁妈不乐意道,“杏儿你太那啥了吧,明知道沧溟喜欢玩儿玩具。”她接着说道,“沧溟咱不去,咱家也有玩具,姥姥还随时可以给你做好吃的。”

    “妈,您怎么能这样啊”丁海杏非常不高兴道。

    “我咋了,只许你给沧溟许诺,不许我啊”丁妈看着宝贝外孙道,“沧溟听姥姥的,在家姥姥跟你玩儿。”

    不气,不气,这是自个儿的亲妈,这要是自己的婆婆,一准儿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

    老妈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丁海杏再接再厉道,“儿子,你要去托儿所,妈给你新做的小书包里,放上大白兔奶糖,奶油饼干,好多好吃的,还有你喜欢的铁皮绿青蛙”

    小沧溟馋的直流口水,立马说道,“我去。”

    丁妈生瞪着自家闺女说道,“你可真卑鄙。”

    丁海杏朝丁妈咧嘴一笑道,“我这预产期就在下个月了,到时候您伺候过来三个,不应该是三小一大吗您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行啊”

    一句话让丁妈哑火了,到时候还真的分社法术。

    只能同意丁海杏将小沧溟送到托儿所,吃罢早饭,收拾干净了,给小沧溟的书包里放上好吃的,好喝的、还有好玩儿的。

    小沧溟穿戴的整整齐齐的,胸前还用曲别针别了叠好的手绢。

    丁海杏扯平小沧溟的衣服道,“儿子,到了托儿所要听阿姨的话,要有礼貌,知道见了阿姨要说什么吗”

    “阿姨好”小沧溟奶声奶气地说道。

    丁海杏看着他又说道,“想尿的时候,跟老师说一声,记住了没。”小声地说道,“知道怎么尿吗”

    “知道”小沧溟低下头,摸索了会儿,扒开自己的前开口,露出小辣椒道。

    “嗯”丁海杏亲亲的他的脸颊道,“真乖”

    为了让小沧溟上托儿所,丁海杏早早的就训练他了,衣服是他给孩子做的,所以前开口开的大了些。

    “妈妈,我走了。”小沧溟挺胸抬头,雄赳赳气昂昂的跨出了家门。

    小北溟看着人呼啦啦朝外走,着急了,追着走道,“我也去。”

    丁海杏抓着小北溟的手道,“行了你们赶紧走。”

    丁妈拉着小沧溟和景博达他们一起去了托儿所。

    身后是小北溟喊破嗓子的哭声

    丁海杏插上房门,这小子也出不去,坐在沙发上耐心的等他哭够了,自己乖乖的爬上沙发玩儿玩具。

    怀他的时候,没什么症状,还以为是个安静的乖孩子,谁知道是个性格执拗的孩子,不达目的不罢休。

    丁海杏才不惯着他坏脾气呢

    丁妈听见小北溟哭的震天响,想回去,景博达和红缨一左一右拉着她道,“姥姥,快迟到了。”

    直接给拉走了,三人将小沧溟送到了托儿所。

    托儿所的条件还是不错的,一个大大的院子,里面放在各种玩具,红砖瓦平房,墙壁用水泥抹平了,涂白后,上面画着非常有时代特色的儿童画。

    景博达和红缨去给小沧溟报名,丁妈拉着小沧溟进了小班。

    小班阿姨是一个年轻温柔漂亮的女人,说话轻声细语的,看见丁妈和小沧溟进来,立马迎上来,蹲在地上,平视地看着他道,“小朋友,告诉阿姨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战沧溟。”小沧溟靠在丁妈身上,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道,“阿姨好。”

    “战沧溟小朋友真乖。”她闻言神色越发的温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