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过年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钦佩那些为祖国抛头颅洒热血的先辈们,所以没有多问,治病救人乃积功德之事,没有理由拒绝,再来对她来说小意思,就寄了过去。

    只是纳闷,那家伙怎么知道她会医术的。

    难道认为自己解了蛊毒,就认为自己医术好。

    谁知道呢

    当然回报也是颇丰的,除了各类票证,就属给孩子们的礼物最多,各类玩具,瑞士巧克力、奶油蛋糕这些只有在华侨商店才能买到的东西,跟不要钱似的,寄过来。

    那些东西可把孩子们给高兴坏了,盼望着京城进来的包裹。

    所以丁海杏今年向其他人邮寄年货的时候,多了些高级货。

    孩子们被她给教养的也不扣门,留下每人一份,其他的寄走,也没意见。

    因为孩子们发现,丁海杏补偿给更好吃。

    有苏崇波寄来的票证,让丁海杏师出有名,可以尽情的改善家里的生活。

    只是目前只能跟着季节走,不能出格了。

    至于她,因为怀孕继续吃独食,瓜果蔬菜,所以把自己给养的白白胖胖的,脸上也没有出现黄褐斑,肤色更是白里透红。

    然而如此奢侈的生活和大包小包的包裹,倒是把丁妈给吓了一跳,面对琳琅满目的礼物,生怕丁海杏犯错误。

    丁海杏哭笑不得地解释了一下,才让丁妈打消了疑虑。

    每当想起来,丁海杏还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妈妈,妈妈,我喝奶的时间到了。”小北溟放下手中的玩具,从沙发上出溜下来,摇摇摆摆地走过来扯着丁海杏的胳膊道。

    “好好,我给你冲半杯奶。”丁海杏转头看向他温柔地说道。

    小北溟虽然会走路了,还如鸭子似的摇摇摆摆的,却不像前几个月,动不动就摔倒,好在穿的厚,磕一下也没什么。

    因为怀孕让小北溟早早的断奶了,与小沧溟吃奶时间相比,少的可怜。

    断奶后小北溟就吃上了奶粉,好在奶粉供的起,现如今一袋奶粉三块钱。

    虽然断奶了,但小北溟吃的一点儿也不差,当时断奶时可以加辅食了,先是鸡蛋羹,后来肉泥粥,蔬菜粥,山药胡萝卜粥、鸡肉末粥

    所以现在小北溟吃的依然是肉嘟嘟的,没有掉膘。

    “我来。”景博达起身道,看向小沧溟道,“你要不要。”

    “要”小沧溟立马点头道,高兴地跑过来道。

    “好吃的,好喝的,哪儿能少得了他。”丁海杏看着冲奶粉的景博达道,“不要冲太多,一会儿去食堂吃团圆饭呢”

    “嗯”景博达点点头,拿着奶瓶去了厨房。

    丁妈靠近丁海杏刻意压低声线道,“杏儿,这景老师夫妻俩咋也不回来过年。”

    “嗯”丁海杏简单地应了一下道。

    “这都咋了,都不回来了。”丁妈惊讶地无以复加。

    “妈,您怕博达吃穷咱们啊”丁海杏唇角浅笑,如绽放的迎春花一般,调侃道。

    “胡说,妈是那样的人吗只是觉得孩子怪可怜的。”丁妈板着脸道,“咱在照顾的人家妥妥的,还是不如人家爹妈。”

    “这话别在博达面前提。”丁海杏看着丁妈瞥向厨房,提醒道。

    “这还用你说吗妈又不是棒槌。”丁妈嗔怪地看着她道,忽然又道,“不知道部队的大餐啥样子今儿咱也开开洋荤。”为了好好的照顾闺女和外孙们,丁妈这个年决定在军营里过。

    丁海杏闻言抬眼瞥了一眼生硬转换话题的丁妈,在心里好笑地摇摇头。

    景博达拿着两个奶瓶过来,递给两个小子道,“给,慢慢喝。”

    “谢谢哥哥。”两个小子奶声奶气地齐声地说道。

    两个小子抱着奶瓶咕叽咕叽,一口气干完了,将两个奶瓶放在茶几上

    “明儿大年初一,咱们去拜年,对冷伯伯长辈们要说什么啊”丁海杏眼神温柔地看着他们两个道。

    小沧溟立马举手道,“这个我知道,要说过年好”

    小北溟随后也跟着说道,“过年好。”

    “真乖”丁妈看着两个宝贝外孙,脸上笑的如花一般。

    “快包,包完了,咱们去食堂。”丁海杏催促道。

    过年了官兵同乐,中午聚餐后,齐聚在食堂包饺子,一起热闹。

    丁海杏不会因为家里的男人不再了,就缺席了,所以这个年过的依旧热闹。

    他们现在包的饺子是明儿早上的。

    包完饺子,一家子穿戴整齐去吃团圆饭,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自然海鲜丰富。

    吃完团圆饭,大家军嫂们围在一起包饺子,说说笑笑的。

    “红缨、博达去跟强子他们玩儿吧”陈桂兰看着擀皮、包饺子的俩孩子道。

    “不了,我们喜欢包饺子。”红缨笑容温暖地说道。

    “跟弟妹养的孩子相比,我家强子就是泼猴,瞧瞧人家文静的。”陈桂兰羡慕地说道。

    “看看博达擀的饺子皮,又圆又匀称。干的真不错。”齐秀云笑着说道,“我家孩子甭提了。”

    与战三号没有了利益冲突,他家老江豁达来了起来,也让她多多照顾老战的爱人。

    齐秀云好笑地摇头,这还用他交代啊一号就亲自下令,好好照顾丁海杏同志,务必保证人家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

    也就他家老江自己偷着傻乐,人家男人不在,领导们还这么关心家属生活,可见人家男人的工作有多么要紧。

    方巧茹闻言更是吐槽道,“我家建国那皮小子更是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主。”

    丁海杏轻笑道,“那是因为他们的妈妈能干呀”浓浓地调侃的意味。

    “是这个理儿,能干的妈妈养出懒惰的孩子,懒惰的妈妈,养出勤勤的孩子。”陈桂兰点头附和道。

    “只是我们把孩子养的勤快好像很吃亏耶”丁海杏纠结地说道。

    “这话怎么说的。”方巧茹看向丁海杏问道。

    “便宜人家了呗”丁海杏煞有介事地说道。

    众人闻言一愣,随即笑道,“还真是”

    “那嫁给咱们博达的人,要享福了。”陈桂兰笑着打趣道。

    “可不是”方巧茹也附和道。

    众人纷纷调侃,羞的景博达双颊绯红,一脸的尴尬与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