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头悬梁锥刺股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盘腿坐在炕上,手里拿着景海林给他布置的作业,抓耳挠腮的,一种无力感袭来。

    “这不是为难我吗”战常胜看着眼前的工具书和蝌蚪文资料自言自语道,“这个老景,让我看翻译好的不就得了,干嘛为难我。”

    “咚咚”敲门声响起,战常胜抬眼看着门口道,“进来。”

    景海林推门进来,赶紧关上房门将门外呼啸的寒风挡在了门外。

    “你怎么来了。”战常胜直起身子看着景海林道,“快上炕,暖和,暖和。”

    景海林走进来脱鞋上炕道,“还是你当初有先见之明,修了炕,不然这里冬天可就难过了。我现在体会到了什么叫,寒风刺骨,什么叫冷风如刀,刮在脸上真是生疼,可比家里冷多了。”

    战常胜看着全副武装,裹的跟熊似的景海林笑道,“在家的北边,冷是应该的,不过比在朝的时候,要暖和多了。”

    “我为难你了”景海林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说着将头上的帽子,裹着的围巾拿下来。

    “没有,没有,你让我学习也是为我好。”战常胜赶紧说道,这家伙小肚鸡肠的,他如果敢不知好歹,前面还不知道什么坑等着我呢

    “趁着现在有机会,多学习点东西。”景海林认真地看着他说道。

    “老景,我三十了,不是十三岁,正是学习的好时光,而且我连字母都认不全。”战常胜点点炕桌上的工具书道,“这太难了吧”

    “咱们主抓这个项目的负责人,解放后去的苏伏罗希洛夫海军学院留学,伏罗希洛夫海军学院是一所拥有百年历史的著名高等军事学府,可以说是苏海军高级将领的摇篮,9位高官,其中有四位是从这里毕业的学员,苏海军许多将领都是该学院的毕业生。伏罗希洛夫海军学院的教学管理,可是非常规范严格的,全程俄语教学。考试必须用俄文通过毕业考试,撰写毕业论文,并用俄语进行答辩。人家不会因为你是留学生,就用中文吧再说了人家也不会。”进入正题道,“咱们这位负责人,一句俄语都不会说,数理基础差,在年近不惑之年去国外读大学本科的课程,比你难多了。人家经过四年刻苦学习,13们功课,有10门优,3门良。”指着自己道,“我专门给你开小灶,你学不学。现在多好的机会啊”压低声音挑眉说道,“在家里学英文,会被人上纲上线,在这里学,可不会犯政治错误。”捶着他的肩头道,“要想征服星辰大海,必须向先进国家学习,而美帝是最先进的,翻译好的能和看原文第一手资料相比。”点着他手中的工具书道,“都说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我问你,学不学。”

    “学,我学还不行吗我头悬梁锥刺股,行了吧”战常胜拍着炕桌上的牛津英语词典道,“我背下来不就得了。”他只能用最笨的方法,死记硬背。

    “这才对吗”景海林看着他说道,“脑子那么好使,不用浪费了。”

    “你怎么过来了忙的连说话时间都没有了。”战常胜一脸稀罕地看着他道。

    “换换脑子,现在是一团浆糊。”景海林拧着眉头烦躁地说道。

    “看你的样子,进展不顺。”战常胜起身给他泡杯茶,放在他面前道。

    “嗯”景海林双手捧着搪瓷茶缸冰冷的且麻木的双手才温暖了起来。

    “战主任,我家老景在你家吗”洪雪荔的声音出现在门口。

    “嫂子快进来。”战常胜立马说道。

    洪雪荔掀开帘子打开房门,带进一阵寒风进来,冻的屋内两人打了个哆嗦。

    “我就知道你在这儿。”洪雪荔走进来道,景海林朝里面挪挪了位置。

    洪雪荔坐在炕沿上,摘掉头上的帽和围巾放在了炕上。

    “嫂子怎么也来了。”战常胜看着平时里忙的脚不沾地的俩人,“你们怎么了有闲情逸致来我这里。”

    “老景对总设计图提出了些异议。”洪雪荔直接坦白道。

    “怎么对方不接受”战常胜肯定地猜测道。

    “我是半路出家的,他们研究了几年了,自认比我见识远、水平高。”景海林阴阳怪气地说道。

    “老景,这可不像你,想不到斯文的你说出来的话这么大的怨气啊”战常胜惊讶道,“你们这分歧很大吗”

    “不是一般的大。”洪雪荔看着他说道,“他们认为总图是纲,纲举才能目张。”

    “这也不错啊总设计图是整个工程的关键,没有它就没有了大脑。”战常胜点头道,理所当然地又道,“这就像我们工程兵,不都是按着你们的设计规划施工的。”

    “这跟你的工程不一样,没有总设计图好不好。”景海林立马反驳道,“我们必须自己想办法。”

    “他们的设计总图出来了,有条不紊的进行不就得了。”战常胜简单地说道。

    “我说了半天,你没明白吗我对总设计图,有些异议。”景海林看着他说道。

    “那就辩呗真理越辩越明。”战常胜直接说道,“还有什么好烦恼的。”

    景海林看着头脑简单的他,无奈地说道,“关键是我的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啊”战常胜眼睛瞪的脱窗似的,看着他道,“你这让我帮你怎么说话,你得拿出具体的方案,才能比较吗你脑袋空空,怎么办”

    “他们没有画出详细的分解图,还谈什么总设计图啊”景海林严肃地说道。

    “不是拆开了华盛顿号的模型吗我觉得也还是要从总体下手。”战常胜想起来道。

    “可那只是个模型,还是玩具的。”景海林看着他点着炕桌道,“外形设计没问题,最重要的是里面的内容,内容。”

    “外形可是经过一一试验,修改的。”战常胜听科研人员过其中的艰辛。

    我们的潜艇师承老毛子,早期的潜艇都不是水滴形的。核潜艇长什么样,为什么长这个样子,科研人员手里并没有任何技术资料,后来是通过在美帝买到的一艘核潜艇航模,让一位技术精湛的木匠倒模后,一次次的修改,一次次的进行试验,逐步积累数据,筛选出最优方案,最后才确定的外形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