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悠闲度日

作品:《六零俏军媳

    “别逗了好不好,如果怜香惜玉,那更应该懂得避嫌,金钏怎么死的,虽然有自身的原因,可也是因为他。”红缨又道,“若是真的反官府中的污秽之气,痛恨官衙,有所深刻的觉悟,应当站出来反对才是,以一个清官的身份去改变点什么,哪怕最终不能成功,反正都是落得个悲惨下场,倒不如做个勇士君子来的潇洒。可是,相比之下,宝玉只是躲进大观园和女儿们厮闹罢了,混浊之气的官场男子来时避而不见罢了。最后却落的家破人亡,连东山再起的资本都没有。”

    “就是连我种地都不会。”丁妈也出声道,“这种男人可要不得,也就长了一副好皮囊,哄哄无知的小丫头罢了”

    “呵呵”丁海杏笑起来。

    “我也说这么想的,”景博达笑眯眯地说道,眼神清澈如水倒映出红缨的身影。

    “真的吗”红缨眼神放光地看着他道。

    “真不知道那些女人为什么把贾宝玉当成眼珠子似的。”景博达点头道。

    “那是因为书中出现的男性角色,没一个好的,就突出他的好来了。”红缨眼睛睁的溜圆、溜圆的说道。

    “不就是矮子里面拔将军嘛”丁妈头也不抬地出声道。

    “你最喜欢谁了”红缨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

    “刘姥姥。”景博达笑着说道,“这个人能屈能伸,有忍耻之心。为了一家人的生存,能够拉下脸去贾府“打秋风”。也算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她很懂人情世故。虽然她在贾府里面像是一个女小丑一样,出了不少洋相。但是她巴结贾府里面人的话也还算是大体得体。最关键的是,这个人热情淳朴,知恩图报,在关键时刻救下了巧姐。”

    “仗义每多屠狗辈。”红缨感慨的说道。

    两人讨论起红楼梦,那真是如打开话匣子似的,聊不完的话题。

    彼此发现对方的看法,跟自己很合拍,分析是如此的相像,越聊越投机。

    丁海杏眼眸在两人身边转了转,默然不语。

    这日子悠哉的真是让人嫉妒。

    “噗”

    “这是谁放的大臭屁。”丁妈挥着手说道。

    “是弟弟啦”小沧溟捏着鼻子,闷声道。

    “哇”小北溟突然哭了起来,被自己放的屁给吓哭了。

    “不哭,不哭。”丁妈扔掉手里的鞋底子,赶紧哄道,“放屁吗这有什么,大家都放。”

    小北溟脸上挂着眼珠子,眼巴巴地看着丁妈道,“真的吗”

    “嗯”丁妈点点头,从他的兜里掏出手绢擦擦他的眼泪。

    “那姥姥放一个。”小北溟看着她眨巴眨巴眼说道。

    丁妈错愕地看着他,实在没想到这小子会提出如此的要求道,“这那是说放就放的。”

    小北溟闻言,张大嘴就要嚎起来。

    景博达赶紧指着窗外道,“雪停了,走走,咱们玩雪去。”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小沧溟自己从炕上出溜下去道。

    “我去,我去。”小北溟则冲着景博达伸着手道,生怕自己被留下。

    天冷后,丁妈控制了他出去玩儿的次数。

    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丁海杏看着他们道,“都裹的严实了。”

    “哎好嘞。”景博达高兴地抱起小北溟将小家伙裹的跟熊一样。

    “还有我呢,我呢”小沧溟指指自己道。

    “我来给你穿。”红缨将小沧溟裹的严严实实的。

    小沧溟穿戴整齐后,如小炮弹似的,冲了出去。

    小北溟刚学会走路,又穿的厚,摇摇摆摆的如鸭子似的,追在小沧溟的后面,啪的一下摔倒了,即不哭,也不用人扶,自己爬起来追在小沧溟的身后。

    即使脸摔在雪里,弄的满脸的雪,也不哭,还咯咯直笑。

    “这个小傻瓜,不嫌凉啊”丁妈上去赶紧擦掉脸上的雪。

    “幸好雪厚,不然这脸摔在青砖上,就挂彩了。”丁妈好笑地看着继续追在他们身上的小北溟道。

    “你可不准出去啊”丁妈看着站在门口大着肚子的丁海杏道,“这万一滑倒了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穿着军大衣,带着狗皮帽子的丁海杏笑着应道,“是”

    景博达和红缨领着两个小子堆雪人,顺便铲出一条路来。

    丁妈看着活蹦乱跳的孩子们遗憾地说道,“咱家二小子都会跑了,他爸还没回来。”

    “工作嘛”丁海杏随口说道。

    “也不知道你生的时候他能回来吗”丁妈愁眉苦脸地说道。

    那是肯定回去不来的,这话可不能说,丁海杏笑着说道,“他回来又帮不了上忙,还能替我生不成。”紧接着又道,“我都生了俩了,还不会照顾孩子吗妈您就别担心了。”

    “我是担心这个吗”丁妈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道,“你不想他啊难为人家对你这么好,没心没肺的。”

    想怎么不想,已经习惯于身边躺着他,即便是坐在炕上盘腿打坐,每晚都会陪着她。

    如今冷不丁的少了他,让习惯于存在的她好不适应。

    没想到他居然在自己心里扎得这般深。

    也幸好有这俩小子,白天闹腾着,转移了注意力。

    可每到夜深人静,还是会想起他。

    想着他工作的条件那般艰苦,吃的可好,睡的可好,是否又没白天黑夜的熬夜,身体可熬的住。

    不知道以他大方的个性,茶叶是否够,他现在在哪儿

    “妈,去熬点儿姜枣茶,一会儿孩子玩儿累了,回来喝上一碗,驱寒。”丁海杏轻叹一声看着丁妈道。

    “这还用你说,我早就熬上了。”丁妈看着她道,“你看一会儿就中了啊别冻感冒了,回炕上去。”卷起袖子道,“我现在做饭去。”说着朝厨房走去,准备午饭。

    aaaaaa

    丁海杏看着雪地里疯玩儿的孩子,想起他,也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

    冬日里黑的早,荒岛上安静了下来,洞屋里射出点点晕黄的灯光。

    经过半年多的建设,荒岛上大变样,有了发电机,通上了电。

    这样晚上的时间也能利用起来,可比刚来时,点着煤油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