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3章 马大哈

作品:《六零俏军媳

    “那小子没有音讯,我们怎么知道。”丁妈闻言随放下心来,“跟常胜在一起我就放心了。”又笑道,“这有什么不好说的,报一声平安,能有多麻烦的。”抬眼埋怨丁海杏道,“杏儿怎么不早说你要当时写信了我还会这么担心嘛”

    “那个我以为你们知道嗯现在知道了,也不迟啊”丁海杏眨眨眼无辜地说道。

    丁国栋闻言瞳孔轻闪,心跟着提了起来,跟妹夫在一起才让人担心,妹夫是干什么的他可没忘记,那是冲杀在第一线的。

    国良跟着他不会是上战场了吧可是没听说哪儿打仗啊不过就是打起来,他哪儿能知道啊

    “战妈妈,二小子醒了。”景博达在屋里喊道,说着抱起了二小子,去了外面放水。

    二小子一醒,其他俩孩子也醒了,紧接着红缨也醒了。

    大家醒来,洗洗脸,洗洗手,丁国栋将暖瓶里的奶油冰棍拿出来,分给了孩子们。

    午觉醒来,睡了一身的汗,能吃到冰棍还是奶油的,心里简直太爽了,有没有。

    一口咬下去,感觉透心凉,浑身透着凉快。

    “还剩下不少,你们谁想吃就吃吧”丁海杏指指暖瓶道。

    孩子的目光齐齐看向暖瓶,眼巴巴地看着,还有啊太幸福了有没有。

    齐齐又屏住了呼吸。

    “我们不喜欢这玩意儿,让孩子们吃吧”丁妈笑着说道,孩子们的表情都写在脸上,哪里看不出来。

    孩子们脸上的笑意越发大了,可以吃两根了。

    “可不能让他们多吃,吃多了该闹肚子了。”沈易玲立马说道。

    “妈妈”丁如鸿扁着嘴叫道。

    “不”

    沈易玲的话还没说完,丁国栋立马说道,“傍晚在吃,不行了,将冰棍化了。”

    沈易玲想了想长辈们都在也不好教训她,万一长辈们护着,这小丫头又该上天了。

    随即也没在说什么。

    吃完冰棍时间也差不多了,丁海杏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时间差不多,我们该走了。”

    丁如鸿拉着死活不让小沧溟走,走了谁还跟她玩儿。

    “妈妈给你拿桃酥,那糖”沈易玲怎么哄都哄不住她。

    最后干脆抱着小丫头走了的远远的,去了供销社,那里面的东西能吸引得住小丫头。

    果然到了供销社,一下子就忘了玩伴了。

    丁爸、丁妈将他们送到了大路口。

    丁国栋抓着丁海杏走在最后面压低声音问道,“杏儿,你别瞒着我,国良和常胜是不是去干危险的事情了。”

    丁海杏抬眼看着严肃地他说道,“哥,你怎么会这么想”

    “常胜一直在一线上阵杀敌,国良跟他一起工作,能不让我浮想联翩吗”丁国栋忧心忡忡地看着她道,“你就别瞒着我了。”

    “你还真会想,没有的事,我向你保证他们俩都没事。”丁海杏收起脸上的笑容,郑重地说道。

    “杏儿,你别糊弄我。”丁国栋沙哑着声音低声说道,“这么久没有一点音讯,肯定去海上执行秘密任务去了。”

    “哎哟我的大哥呀,我糊弄你干什么”丁海杏看着固执地他说道,想了想与其他胡思乱想,如没头苍蝇似地瞎打听,还不如有限的告诉他,“好吧他们是执行秘密任务了,不过不是在海上,而是在深山老林里。”

    “去哪儿干什么”丁国栋一头雾水地看着她不解地说道。

    “挺进大西南”丁海杏压低声线道。

    丁国栋眼眸轻转,“你是说”

    “嗯”丁海杏点点头,“就是你猜的。”

    “大三线。”丁国栋轻轻吐出三个字道。

    “现在知道了我为啥不说了吧”丁海杏看着他嘀咕道。

    丁国栋忽然摇摇头又道,“可是,这也不对啊他俩当兵的去哪儿干什么”

    丁海杏看着难缠的他,随口说道,“是去当保安的吧”

    丁国栋闻言一怔,随即笑道,“是去安保的吧”赶紧又道,“好了,好了,我不问了。”

    “保安、安保,一个意思啦”丁海杏又叮嘱道,“这事你知道就成,谁也不要说了,就是嫂子那里,爸妈那里也不要再提了。”

    “嗯嗯”丁国栋点头如捣蒜道,“我肯定谁也不说。”

    “你们兄妹俩在嘀嘀咕咕地说些什么”丁妈一回头看着远处的他们俩提高声音道。

    “没什么,这就来。”丁海杏快步走过来道。

    丁妈看着她说道,“常胜不在,你更要照顾好孩子们。别让他担心。”

    “嗯”丁海杏点点头道,担心什么他还不知道自己又要做爹了。

    丁妈看着她又道,“等冬闲了,你身子也重了,我就过去,照顾你们。”

    “嗯”丁海杏条件反射地点点头,忽然又抬头道,“啊”

    “啊什么啊”丁妈看着呆头呆脑地闺女道。

    “没什么。”丁海杏摇摇头道,“妈这样你会不会太累了。”

    “累啥累,还能比下地累,不就是做饭、洗衣服。”丁妈简单地说道。

    “我爸咋办”丁海杏追问道。

    “你姑姑在呢饿不着,也冷不着。”丁妈笑着说道。

    “妈,其实不必去那么早,我能照顾自己和孩子们的。”丁海杏满脸笑容地看着她道。

    “我还不知道你,马大哈一个,要是没有常胜帮着,我外孙不知道成啥样”丁妈嗔怪地瞥了她一眼道。

    丁海杏闻言嘴角直抽抽,原来我在妈的心里就是马大哈啊

    “马大哈”是风行于50年代时的相声买猴儿中塑造的一个艺术形象。此人马虎成性,有一次竟然把“到津门东北角买猴牌肥皂50箱”的通知,错写成了“到东北买猴儿50只”。结果,官僚主义和盲从作风助长了“马大哈”的错误,致使采购员跑遍了大半个中华,掀起了一场买猴儿风波。

    现在嘛这个相声也被禁了,理由抹黑干部。

    不过这马大哈一词风靡全国,成为现实生活中某种人的代名词。

    “我没那么差吧”丁海杏噘着嘴不依道。

    “别自我感觉良好了,反正冬闲没事,你嫂子也没怀孕,正好我去照顾你出了月子,正是春耕忙的时候。”丁妈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又拍板定案,反对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