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章 暴怒

作品:《六零俏军媳

    “姥姥给你夹。”丁妈夹个虾仁放在他的小勺子里,“吃吧”看着小沧溟说道,“有什么话,吃完饭咱们有的是时间。”

    看着小沧溟和丁如鸿吃的喷香,感觉今天的饭菜格外的好吃。

    不知不觉中这一大桌子饭菜,让他们吃了个精光。

    饭后红缨与景博达洗碗刷筷子,大人小孩儿都吃了不少,逗一会儿孩子,让他们消消食在睡觉。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小沧溟站在客厅的中央,面向大家奶声奶气的背一首耳熟能详的古诗。

    “哎哟”丁妈将小沧溟搂在怀里,“我们沧溟都会背诗了。”

    “我还会鹅鹅鹅”小沧溟人来疯道,一股脑的显摆自己都会什么,逗的大家哈哈大笑。

    “呱唧、呱唧”小沧溟看着只顾着笑的长辈们道。

    “好好,我们呱唧,呱唧。”

    大家齐声为小沧溟鼓掌。

    “小姑子,你怎么教,咋那么聪明呢”沈易玲笑着问道。

    “没教什么大哥雕刻的小动物、做的玩具功不可没。”丁海杏笑着说道,“大院里的人没少逗他。”

    “那我家如鸿咋就看着这么那么木讷”沈易玲抿了抿唇说道。

    “我家的可比你家如鸿大一岁多呢小孩子那怕是大一天,都不一样。”丁海杏安抚她道,“等我们如鸿像沧溟这么大,也会的。”

    “妹妹会的。”小沧溟拿着一个木头小马问丁如鸿道,“妹妹这是什么”

    “大马。”丁如鸿脆生生地说道。

    “看吧”丁海杏笑道。

    小沧溟把手里的木马递给了丁如鸿。

    “呵呵”看他们和睦相处,大家笑了起来。

    丁海杏看小沧溟揉眼睛,就知道这是困了,拉着他的手道,“儿子,我们睡觉去。”

    “给孩子洗洗,天太热。”丁妈立马说道。

    “去外面晒好的热水。”沈易玲抱起丁如鸿道。

    而二小子躺在婴儿车里,已经睡的不知道今夕是何夕了。

    丁海杏与沈易玲让孩子坐在洗衣服盆里,洗洗,然后哄着他们睡了。

    三个小得并排躺在炕上,肚子上裹着毛巾被,一个个安静的如天使一般,很可爱。

    他们睡了,可算是轻松一会儿。

    轻松,想得美呢

    丁国栋将切好的西瓜放在八仙桌上。

    应解放看着丁姑姑说道,“妈高考成绩下来了。”

    “好小子,考得这么好,真是让你妈可是风光了一把。”丁爸笑得合不拢嘴道。

    “瞧大哥说的,好像你不风光似的,你这当舅舅的脸上没光彩啊”丁姑姑笑意盈盈地说道。

    “那个妈”应解放看着高兴地丁姑姑犹豫地叫道。

    “啊”丁姑姑目光转向他满脸笑容地说道,“什么事”

    “我报考的军校。”

    轰丁姑姑僵立在当场,脑中一片空白。

    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丁姑姑。

    丁姑姑脸不自觉的抽搐着,哆嗦着嘴唇,眼睛死死的瞪着应解放,紧攥的拳头松开,又握紧。

    丁海杏抬眼看着丁姑姑暴怒的样子,还真怕她被气的爆血管了。

    应解放坐在椅子上低垂着头,一副等着挨骂的样子。

    突然起来的安静,让场面是迷之尴尬。

    丁姑姑气急败坏的起身一巴掌呼在应解放的后脑勺上,“你这混小子。”噼里啪啦的揍了起来。

    丁姑姑突然出手一下子把大家给打蒙了,应解放就这么乖乖的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地让丁姑姑出气。

    丁妈立刻上前,抱着丁姑姑向后拖,“他姑姑,你这是干什么”

    气急了的丁姑姑挥舞着手臂却打不到,抬脚就踹,幸好丁妈使出力气,抱着她的腰,向后,才没有踹到应解放的身上。

    “你冷静点儿,好了,好了,别打啦。”丁妈不住的劝道。

    沈易玲也赶紧上前,站在丁姑姑与应解放身前,展开双臂。

    “侄媳妇,你让开。”丁姑姑气愤地说道,“大嫂你放开我,我”

    “够了。”丁爸大喝一声道,“你要打死他啊别打了,给我老实的坐下。”

    丁姑姑坐在椅子上,捋了捋耳边凌乱的碎发,胸脯剧烈的起伏,哆嗦着手指着应解放委屈地说道,“大哥,这小子太不像话了。”

    丁妈和沈易玲也挨着丁姑姑坐下,时刻准备着,怕她又动起来手来。俩拦架的也累的够呛,发怒时的丁姑姑力气格外的大,俩人累的呼哧带喘的。

    “大哥,我说过多少遍了,什么大学都可以上,就是不准上军校,他”丁姑姑气满脸通红道,“他拿我的话当耳旁风。这小子这么好的成绩不上京城大学多可惜啊这像话吗”

    丁爸砸吧砸吧嘴,看向应解放,这混小子事先通个气啊

    “大嫂,你说句话啊这小子给我们先斩后奏,是不是翅膀硬了,可以自由飞了,就可以无法无天了。”丁姑姑拍着椅子地扶手,气急败坏地说道。

    丁妈双手下压,劝说道,“冷静点儿,冷静一点儿嘛看这大热的天,你都急出一身汗了。”拿起八仙桌上的大蒲扇道,“来扇扇,凉快,凉快。”

    丁妈妈转身看着应解放数落道,“你怎么像个笨蛋一样嘛,把这件事像炸弹一样丢出来。你高考成绩出色,我们全家人好不容易坐在一起,大家正开心的时候,你这家伙,大好的气氛被你破坏殆尽。”

    就是因为你们心情好才说的,心情不好的时候,不是雪上加霜嘛应解放在心里嘀咕道。

    “对不起。”应解放低垂着头,闷声说道。

    丁姑姑闻言抬起头来,眼神犀利地看着他,厉声道,“我不要听你说对不起,说对不起就行了吗说对不起就算了,考前,是谁跟我说的,报考的京城大学,合着你给阳奉阴违。你这个混小子,你现在立马把志愿给我改了,给我老老实实的上京城大学去。”

    “那个,姑姑,这志愿高考前填写好的,不可能更改的。”沈易玲插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