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热闹

作品:《六零俏军媳

    洗完手回来,丁如鸿拉着小沧溟去炕上玩儿玩具去了。

    而红缨抱着二小子和景博达一起进了卧室,坐在炕沿上,看着三个小家伙。

    丁国栋看向丁海杏道,“杏儿,解放报考的军校,这一次姑姑来,咱们得帮帮解放,分散姑姑的怒火。”

    丁海杏闻言在心里微微摇头,有应太行在,姑姑死也不会答应的。

    不仅挠挠头,这还真是无解,该怎么劝说丁姑姑呢心思微转思索起来。

    “杏儿,说话啊”丁国栋看着默不作声地妹子道。

    “我会看着办的。”丁海杏抬眼看着他缓缓地点头道。

    现在考上大学,无论是军校还是地方,未来恐怕都是四年大学生涯,三年都在搞运动,浪费大好的时光,不过相对于地方,海军还是安全的,虽然海军在浩劫中的重灾区,仔细说来,就没有安全的地儿,谁不遭受冲击呢

    “你们姑嫂聊,我去做饭去。”丁国栋起身道。

    “我给你打下手。”沈易玲跟着站起来道。

    “你就别去了,外面热。”丁国栋想着外面跟蒸笼似的厨房道。

    今儿公公婆婆来了,就是装也得装的贤惠点儿。

    沈易玲坚持地给着去了厨房。

    “我篮子里装了不少我做的海鲜与卤味,给大家加菜。”丁海杏指着放在八仙桌上的柳编篮子,篮子的个头装下小沧溟绰绰有余。

    “你这丫头,身子重,还做这些干什么”丁国栋嗔怪地看着她道。

    “大哥,我还吃呢”丁海杏噘着嘴说道,“又不是第一次怀孩子,哪有那么娇气。”

    这丁国栋还能说什么拉着沈易玲抬脚就走。

    “那我去里间看着他们。”丁海杏看着他们不客气地说道。

    “去吧去吧”丁国栋立马说道。

    丁海杏挑开竹帘走了进去,红缨和景博达看见她进来,立马从炕上跳下来,“妈、战妈妈。”

    “你们接着玩儿。”丁海杏脱鞋上炕,歪在一边,看着他们玩儿玩具。

    丁如鸿难得看到这么人陪她玩儿,一点儿也不抠门,把玩具仍给小沧溟与二小子,红缨与景博达。

    “博达,记得给二小子把尿,别尿炕了。”丁海杏侧身躺着手支着下巴道。

    “哦”景博达立马抱着二小子去外面放水,在回来时庆幸道,“幸亏战妈妈提醒的及时,不然的话,就把咱给冲跑了。”将二小子放在从家带来的四四方方的尿垫子上。

    红缨则抱着丁如鸿也去外面,吃了点儿水分大的西瓜,把尿就得勤点儿。

    红缨和景博达陪着三个孩子玩儿幼稚的你扔我接的游戏,玩儿的一个个乐呵呵的。

    就在孩子们的笑声中,丁海杏迷瞪着了,随着日子的增加,怀孕的症状越来越明显,没有害喜,也不难受,单就是嗜睡,有时候困的坐着都能睡着。

    这不眨眼功夫,就睡着了,景博达拉拉红缨的袖子,指指睡着的丁海杏,又指指毛巾被。

    红缨点点头,拿起毛巾被,抖开,给丁海杏搭在了身上,并且嘱托小沧溟他们说话小声点儿。

    “妈妈睡着了,雷都打不醒。”小沧溟眨眨水汪汪地大眼睛说道。

    “沧溟说的没错。”红缨附和道,“我妈这一胎特别能睡。”

    果然孩子们无论怎么乱,丁海杏都没有醒的迹象。

    直到丁爸、丁妈、丁姑姑他们来了,丁海杏才醒来,坐起来,抬起胳膊伸伸懒腰道,“这一觉睡的真舒服。”

    “你可真行,把孩子们交给红缨和博达看。自己一个人睡大觉。”丁妈看着她就数落道。

    “真是妈许久不见,一见面就念叨我啊”丁海杏懒洋洋地说道。

    小沧溟扑到丁妈怀里道,“姥姥,妈妈睡,妹妹睡。”

    丁妈闻言一愣,随即笑道,“哎哟我的乖外孙,咋这么会说话呢”将小沧溟搂进了怀里,稀罕的不得了。

    “大嫂,嗜睡很正常啊”丁姑姑坐在炕沿上道。

    “这不是自家吗”丁妈小声地说道。

    “妈,在我家就跟自己家一样。”沈易玲挑开帘子笑道。

    “看嫂子都没说什么”丁海杏哈气连天的懒洋洋地说道。

    丁爸、丁妈和丁姑姑的到来,自是又热闹了一番。

    孩子们以前总是在照片上见到的姥姥、姥爷,姑姥姥。

    而长辈们也总是看着孩子们的画像,这一回看得见、摸得着,自然是亲香得很

    一时间长辈们抱着这个叫心肝儿,抱着那个叫宝贝儿的。

    小沧溟与丁如鸿也嘴甜的,姥爷爷爷我最想你了,最喜欢你了。

    全然忘了刚才说的是,姥姥奶奶我最想你了,最喜欢你了。

    哄的老人家是眉开眼笑的。

    丁国栋跟沈易玲两人忙活了半上午,把饭菜端上了饭桌。

    外面太热,又在厨房待着,所以夫妻俩一身的汗,衣服都踏湿了。

    尤其厨房里有煤球炉了,平常三口之家用足够了,今儿人多,为了快,丁国栋用了乡下的土灶,大柴烧的旺、烧的快。

    快是快,可就是热,丁海杏看着他们夫妻俩道,“大哥、大嫂,我看院子里晒着水,不如你们先去冲冲,凉快一下。”

    “我们不着急,这饭菜也热,凉一下也好。”丁妈随身附和道,看着如同水里捞出来的俩人道。

    “不了,吃完饭又是一身汗,吃完饭在冲得了。”丁国栋干脆道,哪儿能让大家等着他们呢

    “吃饭、吃饭。”沈易玲招呼道。

    餐桌上其乐融融的,尤其有两个已经可以吃饭的小孩儿,话题就围绕着他们。

    “还是大柴铁锅烧出来的饭菜好吃。”丁海杏夹着一个鱼丸夹成两半,放进小沧溟的勺子里道。

    有孩子,怕鱼刺卡着了,大哥干脆做成了鱼丸,吃着放心也舒心。

    “火力旺是旺,就是夏天太热了。”沈易玲将鱼丸碾成肉泥了才喂宝贝闺女吃,“我想拆了它,你哥不让,说冬天烧火暖和。”

    “我哥净说些大实话。”丁海杏扬眉轻笑道。

    “妈妈”小沧溟不满地叫道,光顾着说话都忘了给他夹菜了。

    “好了,好了,妈妈不说了。”丁海杏立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