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平静而悠闲

作品:《六零俏军媳

    就在战常胜他们没日没夜的埋头苦干的时候。一场海战大捷,让他们欢呼雀跃,海滩烧烤庆祝后,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重新投入心的工作。

    相对于战常胜忙的脚打后脑勺,丁海杏他们的生活平静而悠闲。

    红缨和景博达的生活慢慢的步入正轨,每天早上不用叫他们,自动起床带上小拖油瓶,晨练习武。

    有他们俩看着小沧溟,丁海杏带着二小子可以从容的做早饭。

    吃过早饭就去上学了,丁海杏带着两个儿子,做家务,做中午饭。

    景博达和红缨吃过中饭,又去上学,丁海杏哄着孩子们睡了之后,在空间中继续整理资料,时不时的在送出一些有关技术资料,例如有关石油的提炼、化工方面。

    她希望未来一直都是青山绿水。

    别小看石油提炼,其中包括航空燃料,润滑油。

    空军的飞机这么多年了,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不但维修跟不上,连润滑油都得依赖进口。

    当然军工方面还是在老毛子的基础上,继续输送,老毛子当年援助的不少军工,丁海杏的给的资料都是后世整理过的,明显的漏洞都被点出来了。

    而且有了完整的资料,凭国人智慧不会只停留在这上面,肯定会进步的。

    我们从来就不缺埋头苦干的人,和拼命硬干的人。

    不然也不会在一穷二白,没有任何技术资料可借鉴的情况下,研制出一项项国防军工。

    但是没有核潜艇的资料。

    美帝和老毛子严格保密,怎么能弄出来呢太不符合逻辑了。

    等将来改开后,获取资料的渠道就多了,也就不打眼了,这时候太封闭了,一点儿风吹草动就容易上纲上线的。

    时间差不多了,孩子们醒了,景博达与红缨也回来了,他们写作业,丁海杏则做晚饭。

    时间忙碌而充实,一个月之后,丁海杏为自己把脉,如自己所期待的,来了。

    同时又烦恼了起来,二小子还没满周岁,再生一个有些难带。

    可是如果现在不生的话,未来起码四五年没有可能。

    所以那天晚上没有带保险干革命,存的心思就是有就生,没有就算。

    看来这孩子跟他们有缘。

    丁海杏在哄睡了两个小子后,将怀孕的事告诉了红缨和景博达,也将自己的纠结说了出来。

    结果人家两个没有一点儿担心,齐心地说道,“有我们呢我们俩看着沧溟与北溟。”

    “家务活我们多做些。”两人又齐声道。

    “爸也不来电话,来电话也可以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红缨略微遗憾地说道。

    “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景博达非常想念他们了。

    “在京城工作,打个电话很容易的。”红缨满脸疑惑地说道。

    “未必像这种从事机密工作的,保密条例很严格的。”景博达冷静地说道。

    “真让人担心。”红缨烦恼地说道,“好歹报一声平安吧”

    “别担心,没事的,又不是去海上打仗。”景博达淡定从容地说道。

    “你怎么就能这么确定。”丁海杏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问道。

    “我爸妈的学问摆着呢肯定从事某种秘密武器。”景博达肯定地猜测道。

    丁海杏眼底闪过一丝讶异,这小子不得了啊

    “那肯定不在京城了。”红缨也附和道。

    “你怎么也这么说”丁海杏别有深意地问道。

    “您看报纸上备战备荒,鼓励有识之士投入到大三线工程中。”红缨猜测道,“说不定我爸和景爸爸、景妈妈在西南那个深山老林里干着伟大的事业”

    “有道理哦”丁海杏看着他们两个笑道,笑着夸赞道,“这报纸没白读。”

    虽然不是深山老林,却是荒凉的海岛,靠着土的不能再土的简陋的条件,建造着核潜艇。

    这让丁海杏想起土共不土,战斗力五,梗,必须土,不然战斗力没保证啊。

    tg的土是从主席那儿一脉相承下来的。

    小米加步枪,草鞋、布鞋和汽车轱辘赛跑

    这土气背后是混不吝的霸气。

    丁海杏确定怀孕后,第二天就推着婴儿车,坐着俩儿子,推着他们一起去医院检查了一下,等于向领导们通知一声。

    果然各种关怀蜂拥而至,带来各种营养品,奶粉、麦乳精让她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

    不是她心底黑暗,而是怕有心人士恶意揣测。

    风流韵事历来引起激起人们的浓浓八卦之心。

    丁海杏也将自己怀孕的事情写信告诉爸妈战常胜出任务的不在家的事情也在第一时间写信告诉了他们。

    aaaaaaaa

    杏花坡,丁爸接到信听闻女儿又有了,自然是喜上眉梢。

    丁妈却有些担心,“沧溟才不到三岁,二小子不到周岁,这又怀一个,照看得过来吗以前女婿在的时候还能帮着点儿忙。”

    “能生就能养,别担心,人家生七八个的都有。”丁爸神态轻松地说道,“杏儿已经生了俩了,已经是熟手了。”

    “是啊男人又不生,又不照看,当然是轻松了。不知道看孩子有多累人,尤其俩小的还不懂事,正是淘气的时候。”丁妈没好气地说道。

    丁爸被说的讪讪的,结结巴巴地说道,“不是有红缨和博达吗”

    “他们自己还是孩子呢”丁妈嗔怪地看着他道,“净说些不靠谱的提议。”

    丁姑姑建议道,“这还不简单,嫂子入冬后,地里、海里都清闲了,你直接去照顾杏儿不就得了。现在有了,预产期明年二、三月份,你完全可以给杏儿做完月子再回来。”

    “嗯”丁妈闻言点头道,“还是小姑子的提议靠谱。”目光看向丁爸道,“老头子,可以吧”

    “可以,有啥不可以的,反正有明悦在呢”丁爸看向自己的妹妹道,“明悦家里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丁明悦欣然点头道。

    “国良那小子,调到京城工作了,这么久也不说寄封信回来。”丁妈念叨道,有些想儿子了。

    “易玲不是在信里说了,涉及军事机密。”丁爸看着她说道,“儿子干的是正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