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2章 能造房,能种地,能上天,能入地

作品:《六零俏军媳

    说是住山洞,想成为山顶洞人,还得经过科学的探测才行。

    山石的承受力度,别开凿的太大,太深它塌方了。

    潮汐的影响,别涨潮的时候将山洞给淹了。

    还有荒岛的地形,水流方向,别一场大雨全流进了山洞。

    有这么多大知识分子在,经过两天的探测与论证,很快就决定了房子如何的开凿。

    战常胜拿着景海林他们设计好的图纸,拿着申请来的炸药,经过科学家们十分精确的计算,炸开山洞后,拿着工具清理,开凿山洞。

    战常胜修建洞窟的时候,还得寻找水源,看看这荒岛是否能挖井。

    看着这荒凉的海岛,寻找淡水几率看起来非常的渺茫。

    最好能找到淡水,不然的话天天让补给船运送淡水的话,万一碰上大风大浪的天气,补给船无法出海,岛上着五千多人生活用水都成问题。

    他们这些大专家们经过科学寻找后,还真找到了地下水,简直不可思议。

    这些科学家们真是能造房,能种地,能上天,能入地,真不知道还有他们不会的。

    战常胜除了造房子又多了一项挖水井。

    水是挖了出来,可这地下水跟在家里的泉水没法比。

    家里的水甘甜清冽,而这里的水,又苦又涩,水质还硬,是真的难喝,可没办法,总比海水强,好歹是淡水。

    有杏儿准备的茶叶,这水才不会难以下咽。

    茶叶一杯接一杯的泡,直到泡到淡而无味了,嚼吧着吃了,一丁点都不浪费。

    且井水出水量太小,不足以支撑这么多人的生活用水,用的紧巴巴的。

    而景海林他们这些科学家们带领着大学生队伍也没闲着,在可以容纳下他们的天然山洞里,快速的进入工作状态,开始画图计算。

    这里的生活条件不是一般的艰苦,岛上白天热的要死,晚上风刮的呼啸的如鬼哭狼嚎一般,飞沙走石的。

    刮一晚上的风,山洞口都是砂石,白白的图纸上落一层的灰。

    身上的衬衣,回来洗,洗完了那水就跟泥浆一样。

    好在白天风小,不影响行船,战常胜他们分三班倒,昼夜赶工,三个月下来终于将洞屋给造好了。

    洞屋完全符合战备要求,隐蔽性强,不仔细查看,谁也不知道这些洞屋里藏着五千多人。

    洞屋除了防风防沙,风吹不着,雨淋不到,它还有着其独特的优点,那就是冬暖夏凉。夏天温度凉爽,我们要盖被而睡,不会因夏日闷热而难入眠;冬天则温度温暖,仅一床小被就可打发整个冬日。其次环境安静,也不受光线影响。

    洞屋虽有优点,但长期居住还是非常不适的。每当夏日洞屋便潮湿无比,什么东西都会发霉,战士们的被装极易霉变破损。

    也因潮湿还易生成跳蚤,所以战士们时常被跳蚤搅得睡不好觉,可怜地被跳蚤咬的体无完肤。

    最后还得喷洒杀跳蚤药。

    还有洞屋内非常干燥,既是经常洒水也是如此,害的不少战士流淌鼻血。再有作为战士们营房,大通铺居住人多,这室内空气浑浊,一人感冒很快便成了全员感冒,对战士们身心健康影响的确很大。

    洞屋宽敞,天花板与地面水泥磨平,而所谓的床,则是开凿出来的碎石垒的炕,水泥磨平后,就可以铺上铺盖卷美美的睡觉了。

    与战士们的大通铺不同,对于这些科学家,战常胜尽量让他们住的舒服一些。

    三、两人一个洞屋,修的炕,现在也没什么家具,这些科学家们就趴在炕上画图。

    大量的图纸都是这些技术人员一个点一个点的用量角器描出来的。

    有些工作量要日以继夜的花上五到七天。

    而相关的计算,没有计算机,即便京城有计算机也只有一台在科学院,别的相关单位也等着用。

    没有别的窍门,所以海量的计算就是啃着窝窝头,打着算盘,打出来的。

    为了防止出错,科学家们分为两组,同时计算,这两组计算的结果,如果你得五,我得八,不一样,那么不是你错,就是我错,或者我们两个都错。怎么办从头再来,一直要算到两个组的最后结论一样,才相信你这个计算是准确了。大夏天里留着汗,扒拉算珠子的声音此起彼伏,位数不够了,加一把算盘,继续打,一个个的愣是硬是咬紧牙关,没有怨言。

    工具虽然土,差错却不能容忍,没有捷径可走,只能夜以继日,所有的数据就是这么扒拉着算盘珠子,打出来的。

    看得战常胜他们目瞪口呆,简直比他们造房子还累,看来这真的费脑子。

    人都是连轴转的,压力也很大,很多都累病了,尿血。

    战常胜这时药箱里的药,就派上了用场,可这药只能用一时啊他们主要是累的,缺乏休息。

    急得战常胜看着这些不听话的科学家道,“我知道你们着急,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们这样也无济于事,把身体累坏了,更是拖延进度。”

    “我们根本就睡不着。”

    “你也曾经带兵打仗,大战在即,你能睡的着。”

    “可你们这样不行,睡不着也得强迫自己躺在炕上。”战常胜面容冷峻地看着他道,最后不惜威胁道,“不然的我不介意用点儿手段。”

    大家也知道战常胜是好意,于是好奇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不介意,帮你们一把打晕你们。”战常胜比着手刀道。

    “你认真的”他们迟疑地看着战常胜道。

    “当然。”战常胜认真地看着他们道,真诚地说道,“你们都是国家的宝贝,细水长流,累垮了想报效祖国都不可能了。”最后实在不行使出杀手锏道,“你们要是实在不听话,别想我在贡献茶叶。”

    “别别”他们立马摆手道,“我们强迫自己休息还不成吗”

    有杏儿的提神的茶叶,他们居然还把自己累吐了血,可见有多拼命。

    战常胜也知道他们听话的可能性非常的小,能让他们多休息一会儿也是好的。

    他们拿出拼命的架势,战常胜也不落后,设计出来了,就要不停的试验,那么试验的场所就需要他们用来建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