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安心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与景博达刚收拾好,冷卫国陪着送景博达回来的刘干事一起来了。

    “刘干事,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生活的。”冷卫国当着丁海杏与景博达的面郑重地保证道。

    冷卫国也没想到,战常胜与景海林、洪雪荔这一去京城就不回来了,留下工作了。

    刘干事所在的单位,工作内容还不能打听,以冷卫国的政治敏锐就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了。

    自是不用刘干事嘱托,人家的丈夫在前方淤血奋战他自然要照顾好大后方。

    刘干事看着景博达和丁海杏他们俩直接说道,“我马上要走了,有什么需要我捎带的吗”他要马不停蹄的赶往下一个地点。

    “有”景博达和丁海杏立马递上行李袋道。

    “不知道是不是太多了。”丁海杏客套地说道。

    “不会,我还拿得动。”刘干事提着两个行李袋,分量不是太重,“你们不用担心,有人跟我一起走,这俩包轻松的很。”接着说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马上就走了。”

    刘干事还真是爽快人,丁海杏看着他道,“请等一下。”说完也不等他们回话,转身进屋,再出来时,手里提着篮子道,“我煮了些咸鸭蛋,你路上带着吃。”

    “阿姨不可以,我不能拿群众一针一线。”刘干事摇头如拨浪鼓道。

    阿姨可让丁海杏听的满头黑线,不过现在可不是计较的时候。

    “我可不是群众我是军属。”丁海杏直接将篮子塞到刘干事的手里道,突然叫道,“哎呀,我家二小子醒了,不能陪你们了。”话落转身急匆匆地朝屋里奔去。

    刘干事无奈地看向冷卫国说道,“一号,你看这”

    “刘大哥,你就拿着吧”景博达出声道,拉着小沧溟道,“我们就不耽误你了。”话落直接离开。

    “一号。”刘干事不好意思地看向了冷卫国道。

    “你就拿着吧”冷卫国笑道,催促道,“赶紧走吧别耽误了正事。”

    刘干事将行李袋交给了冷卫国,从兜里掏出钱和粮票,找了个砖头压在了月亮门下,才又接过行李袋,抬脚离开。

    丁海杏进了卧室,二小子刚刚醒来,从婴儿床上坐了起来,两只肉乎乎的带着窝的小爪子,抓抓脑袋,一脸的眯瞪样儿。

    “我们二小醒了。”丁海杏进来就看着他可爱的样子,走到婴儿床前,将他给抱了起来,屁股还干干的,“真乖走我们放水去。”抱着孩子出了门。

    正巧碰上景博达拉着小沧溟回来,“他们走了。”丁海杏蹲在地上,把着二小子问道。

    “走了”景博达看着她说道。

    “他们走了,咱们也该准备做午饭了。”丁海杏站起来,将二小子放进了婴儿车里。

    “我来看着他们两个。”景博达自告奋勇的说道。

    红缨中午回来,看见月亮门口的粮票和钱捡起来问道,“妈,这是谁放在门口的。”

    “你怎么确定是放的。”景博达抬眼看着红缨一脸笑意地说道。

    “博达,你回来了。”红缨一抬眼高兴地看着他激动地说道,“我爸呢景爸爸和景妈妈呢”

    “就我一个人回来了。”景博达简单地说道,“至于战爸爸和我爸、我妈,留下工作了。”

    “哦”红缨略显遗憾地说道,对与工作,军事机密嘛她没多问。

    “这钱怎么回事”红缨挥挥手里的钱和粮票道,“砖头压着,肯定是放的,不是丢的。”

    “一准儿是刘干事放的。”景博达笑着说道,简单的说了一下来龙去脉。

    “哦”红缨点点头道,直接进了厨房,将粮票和钱递给了丁海杏。

    “妈,我来帮你做饭。”红缨卷起袖子道。

    吃完午饭,收拾干净后,红缨和景博达就去上学了。

    丁海杏哄着两个小子睡了,才打开景家的大门,将景博达房间的棉被拿出来晒在院子里。

    又打扫了一下景家,将近一个星期没回来,屋里落了一层的灰。

    幸好这几年修炼不辍,用清洁咒打扫房间,简直轻松的不要不要的。

    丁海杏再也不用将自陷入繁琐的家务中。

    等孩子们差不多要醒来的时候,将晒好的被子送了回去。

    孩子们醒来后,陪着他们玩儿一会儿,景博达与红缨就回来了。

    他们写完作业,帮忙看着两小子,丁海杏麻溜的做好晚饭。

    吃过饭,收拾干净后,营区领导们就络绎不绝的来了,高进山两口子、冷卫国两口子,龙苍海两口子,甚至江五号两口子都来了,还有潘大海、徐茂生、朱爱军等等,都来了。

    中心思想就是老战不在,有什么需要弟妹、嫂子尽管说话,不要怕麻烦。

    “谢谢”除了这俩字,丁海杏不知道要说什么

    丁海杏他们送走冷卫国他们后,就打发景博达去洗澡。

    洗澡回来,丁海杏就看着景博达问道,“博达是跟我们一起住,还是回家住。”

    “我回家住”景博达立马说道。

    “晚上睡觉不害怕吧”丁海杏看着他小声地问道。

    景博达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战妈妈,我已经长大了,不怕的。又不是小孩子。”

    “害怕就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的房间多,你随便挑一间。”丁海杏笑着说道。

    “不用,不用,我睡在家里就好了。”景博达赶紧说道,“在营区有什么好害怕的,我可是练家子,等闲之人不敢靠近的。”说着挥舞起拳头,拍拍自己结实的肱二头肌。

    “那好吧有事就说话。”丁海杏笑眯眯地看着已经高过他的大小伙子说道。

    “你的被子我给你晒过了,你爸妈的被子,明天晒过后,收进炕头柜里。”丁海杏嘱咐道。

    “知道了。”景博达点头道,出去后,将换洗衣服洗干净了,晾在屋里,然后才去睡觉了。

    自此景博达就在丁海杏的照顾下,安心地住了下来。

    学习生活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家里少了爸妈和战爸爸,没有人监督他和洪姨也不会偷懒的,只是现在后面拖了小沧溟这个小拖油瓶和他们一起晨练。

    每天的生活充实而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