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如果奇迹有颜色,那么他就一定是红色的

作品:《六零俏军媳

    “哎,你们这是干什么”丁海杏看着景博达,冲着听筒喊道。

    景海林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唯一不放心的就是儿子。

    由弟妹照顾着他们夫妻俩才放心。

    一家三口又在电话里彼此叮咛着对方,都照顾好自己,饿了要吃饭,冷了记得添衣。

    景家夫妻更嘱咐景博达不要忘了学业。

    “爸妈放心,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时刻记心间。”景博达俏皮地说道。

    “好了,博达把电话给你战妈妈。”洪雪荔接着看向景海林又说道,“快把电话给了人家战教官,也让人家夫妻俩说说话。”

    在景海林夫妻俩的戏谑的眼神中,战常胜拿起了听筒,“杏儿。”

    景博达拉着小沧溟出去,“走哥哥带你玩儿去。”

    懂事的将空间留给了丁海杏与战常胜。

    战常胜坐在了沙发上,握着听筒的手紧了紧道,“家里就拜托你了。”

    “这还用你说啊你就放心的工作吧我保证照顾好孩子们。”丁海杏拿着听筒坐在了沙发上,轻靠着沙发的椅背语气轻快地说道,随即问道,“我给你收拾的行李看过了吗”

    说起这个,战常胜黑眸晃了晃,他看到那些行李里的东西,都傻眼了。

    齐全倒是没的说,他敢肯定她知道什么

    “你行李中有些东西可以跟景老师他们一起分享吧”丁海杏叮嘱道。

    “嗯”战常胜点点头道,在电话里不能多说,因为有接线员偷听呢

    “对了,给你说一声,国良将会跟我们一起工作。”战常胜想起来道。

    “什么他会造”丁海杏舰艇两个字被她给生生的噎了回去,改口道,“那小子大学还没毕业呢他能干什么”

    “杏儿,不要小瞧人哦这是老景亲自点的将。”战常胜挑眉郑重地说道。

    “景老师不会是任人唯亲吧”丁海杏不放心地说道。

    “老景不是那种人,他可是以严谨的科学的态度,点将的。”战常胜面容严肃地说道,“有些事情在电话里一时说不清楚,这件事你知道就行了,回头跟爸妈说一声,别以为小舅子失踪了,他是跟着他姐夫一起工作去了。”

    “知道了。”丁海杏点头道。

    aaaaaa

    景海林点了丁国良的将,让战常胜非常的惊讶,“国良合适吗”

    “你忘了国良的专业了。”景海林笑看着他说道。

    “那是开舰艇,不是造舰艇,不一样。”战常胜轻蹙着眉头说道。

    “国良比你想象的要学的多。”景海林声音温和,态度却强硬道,“我只是给了国良一个考试的机会,如果考试通不过的话,再回去不就得了。”

    战常胜闻言点了点头,“可是考试,我小舅子会鸟语,啊英文吗”

    “他跟着沈易玲,他的大嫂自学了英文。所以不用担心。”景海林信心十足地说道。

    aaaaaa

    “咱家国良,无论是军事素养,还是文化课水平,超乎我们的想象。”战常胜与有荣焉地说道,“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不能胜任这份工作。”

    “行,那小子在你们手低下工作我就放心了。”丁海杏点头道。

    “你就不怕我们折磨国良啊”战常胜听着她的语气,随口说道。

    “折磨是对他的磨炼,要是连这都过不了,还能干成什么大事。”丁海杏严厉地说道。

    战常胜轻扯嘴角,露出闪着寒光的牙齿,保证地说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国良的。”

    “还有彭福生也在征召之列。”战常胜想起来又道。

    “啊”丁海杏眼底闪过一丝讶异,随即释然,彭福生英文水平不错,虽然发生收听敌台事件,但是他却没有中断学习英文,这一次学机灵了,不会、不懂地直接问景海林。

    加上景海林这几年的亲自教导,名师出高徒嘛

    这两人也是目前景海林比较信任的人,他也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了,可现在这种外部环境人心难测,他也不敢贸贸然召回他的学生。

    都是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工程项目急着用人,一句话缺人才啊

    “唉”战常胜突然轻叹一声。

    丁海杏挑眉道,“天不怕地不怕的,你还会叹气”

    “老景说很难”战常胜心里没底儿道。

    “你们会创造出奇迹的。”丁海杏满脸笑容地鼓励道。

    “说的那么信誓旦旦的,凭啥啊”战常胜好笑地说道。

    “如果奇迹有颜色,那么他就一定是红色的。”丁海杏双眸晶亮,闪闪发光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一怔,随即勾起唇角笑了起来,“你男人一定会凯旋而归的。”

    “这才是我喜欢的男人。”丁海杏展眉轻笑,双眸灿若星辰。

    战常胜闻言心里是满满的感动,随即想到接线员,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怎么不吱声了。”丁海杏听着听筒那边没了声响。

    “我挂了。”战常胜急忙说道,不等丁海杏反应,就啪的一下挂上了电话。

    “我话还没说完呢怎么就挂了。”丁海杏盯着听筒说道,挂上了电话,“算了,赶紧收拾些东西,好让人给他捎走。”

    “博达,沧溟。”丁海杏打开门走了出去,看着在院子里玩儿的俩孩子道,“博达赶紧给你爸妈收拾行李,他们走的匆忙,收拾要紧的。”招手道,“沧溟来,咱们也给爸爸收拾行李。”

    “哎”景博达立马应道。

    “妈妈”小沧溟颠颠儿的跑向丁海杏。

    让丁海杏的想法,就是把家都搬走,也不嫌少,最好她能跟着。

    可惜这只是妄想,时间紧又不能带太多东西。

    “妈妈,妈妈照片”小沧溟仰着脸提醒丁海杏道。

    “好的,好的。”丁海杏将挂在墙上的全家福,直接将镜框拿了下来,放进行李袋里。

    “沧溟去看看弟弟醒了没。”丁海杏轻轻拍拍他的后脑勺道。

    “好的”小沧溟颠颠儿的跑进了卧室。

    丁海杏则趁机将空间中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行李袋里,小沧溟大了,拿东西都得避讳着点儿。

    而她和景博达所想的一样都仅着要紧的装,装了两个帆布行李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