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6章 不能忘了我们

作品:《六零俏军媳

    “沧溟”景博达直接将他给抱了起来。

    小沧溟看着他身后,没有一人,满脸疑惑地问道,“爸爸呢景爸爸和景妈妈呢”

    “他们工作不回来了。”景博达看着小沧溟耐心地说道。

    “哦”小沧溟懂事地点点头道,战常胜这些日子经常跟着巡航,一走就是一个来星期,所以对于战常胜的工作,由哭闹,到最后是不哭也不闹了。

    哭闹也没有用,也就坦然接受了。

    景博达目光看向丁海杏道,“战妈妈,我爸妈和战爸爸因为工作将会很长时间不回来,具体工作,涉及军事机密,所以我也不知道。”

    “我理解,来来,我们坐下来说话。”丁海杏看着他说道。

    两人直接坐在了葡萄架下,小沧溟从景博达的身上下来,乖乖地挨着丁海杏坐在椅子上。

    葡萄架上的那灰褐色的藤蔓上点缀着点点新绿,小院里种下的蔬菜已经发芽,绿意盎然,一片生机勃勃。

    暖风吹着,非常的舒服。

    景博达将京城之行,简单的说了一下,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小孩子,尤其又涉及军事机密,他知道的也不多。

    几天来基本上都待在宾馆里,哪儿也没去。

    “你自己回来的”丁海杏看着他问道,他们的心也真大,让孩子一个人回来。

    “我倒是想一个人回来,可是我爸妈、战爸爸不放心,是有人专门将我送回来的。”景博达噘着小嘴儿不乐意地说道,“我已经长大了。”

    丁海杏双眸温柔地看着他说道,“在我们眼里,你就是一百岁了,也是个孩子。”奇怪地问道,“送你的人呢”

    “哦送我来的刘大哥去找一号汇报工作了。”景博达看着她说道,“其中一项估计就是让我爸妈、战爸爸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全力的投入工作。身在后方的我们,就需要保障我们的生活。”

    随即又道,“这是战爸爸给你的信。”景博达从兜里掏出信封递给了丁海杏。

    丁海杏从信封里掏出信,抖开,仔细看了起来,信的内容,首先让她好好的照顾景博达,要当做自己的亲儿子,不要比亲儿子还亲,好好的照顾景博达。

    丁海杏闻言心里嘀咕这还用你说嘱咐啊

    随后信中又写道抱歉没有跟她商量,就自作主张让她和孩子们留在了营地,原地待命

    最后揶揄的口吻地又写道这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我相信杏儿会支持我的决定的。

    丁海杏看着信,会心一笑,未来作为政治中心的京城,将会遭受冲击进而混乱,还是山高皇帝远的营地,最为合适了。

    战常胜在信中又写道,很抱歉,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家里的一切重担就交给她了。

    “沧溟,姐姐,弟弟呢”景博达看着小沧溟问道。

    “姐姐上学去了,弟弟再睡觉。”小沧溟奶声奶气地说道,眨眨黑葡萄似的眼睛看着景博达问道,“京城好玩儿吗”

    “不知道耶”景博达看着他哭丧着脸道,“哥哥没有出去,一直在屋子里。”

    “啊”小沧溟心疼地看着他,“哥你好可怜,到了京城却被关在了屋子里。”

    这个小家伙,景博达好笑地看着想象力丰富的他。

    “叮铃铃”此时电话响了,丁海杏将信件折一下放进兜里。

    小沧溟则反映更快,从椅子上站起来,蹬蹬地扭着小屁股,跑进了家,从茶几上利落的拿起电话,奶声奶气地说道,“喂你好,接线员姐姐,谁找我啊”

    电话那端的接线员闻言笑了起来,甜甜地说道,“喂,小沧溟姐姐马上给你接通。”

    “好的,谢谢”小沧溟非常有礼貌地说道。

    “喂我是战常胜。”

    小沧溟闻言立刻高兴地叫道,“爸爸”

    “是小沧溟啊”战常胜听见话筒那端是儿子,脸色立马柔和了起来道,“儿子,你博达哥哥到家了吗”

    “到家了刚刚到。”小沧溟乖巧地说道,随即问道,“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爸爸要工作,暂时回不去。”战常胜轻声细语地说道。

    小沧溟嘴甜地说道,“我想爸爸了,我会看照片的。”皱着眉头,像个小老头似的叹息地问道,“不过爸爸你要是想我了怎么办”

    “呵呵”战常胜闻言心中一酸,随即问道,“那怎么办”

    小沧溟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我让妈妈把我们的照片寄给你。”

    “好”战常胜满眼温柔地说道,“爸爸想你们的时候就看照片。”

    “那要经常看啊”小沧溟谆谆叮嘱道,“不能忘了我们的样子哦”

    丁海杏进来听着儿子和战常胜的对话,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同时又会心一笑,他倒是会活学活用。

    景博达闻言倒是给自己提了一个醒,他们走的时候太匆匆,什么都没有准备好,一会儿等收拾一些东西,让刘大哥捎给爸妈。

    “嗯”战常胜重重地点头道,“爸爸保证不会忘了我们沧溟可爱的样子的。”随即说道,“儿子,博达哥哥在身边吗”

    “在”小沧溟脆生生地说道。

    “把电话给博达哥哥。”战常胜语气温和地说道。

    “好的。”小沧溟把话筒递给了景博达,“博达哥哥,爸爸要跟你说话。”

    景博达接过听筒就道,“战爸爸,我是博达。”

    “博达等一下,你爸要和你说话。”战常胜将手里的听筒递给了旁边景海林。

    “博达,爸妈要去工作了,估计要很久才回去,你要听你战妈妈的话。”景海林仔细地叮咛道。

    “爸,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景博达言语轻快地说道,笑着又保证道,“我会听战妈妈的话的。”

    他不知道爸妈的新工作是什么却感觉的出来非常的严肃,他帮不上实质的忙,只有照顾好自己,不扯后腿,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了。

    “博达,你要记着从今以后要把战妈妈当亲妈妈。”景海林在电话里突然说道。

    “那个老景。”战常胜闻言立马说道,“不用这样,杏儿也会照顾博达的。”

    “战教官”洪雪荔出声道,“这是博达该做的。”

    景博达闻言对着听筒郑重地说道,“是,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