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 算计

作品:《六零俏军媳

    “虽然说话难听,可他说的没错,没有什么好生气的。因为他说的是事实。”景海林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我说老景,你站那头的,你怎么能长别人之气,灭自家的威风。”战常胜气呼呼地说道,一双眼睛瞪的如铜铃一般。

    景海林同样瞪着他回应道,“我们缺的多了,技术资料我就不说了,我们缺700多个相关的工业8000多家相关的配套厂家。”

    “这些都好办缺什么我们造什么”战常胜双眸炯炯有神地看着他道。

    “你咋这么自信呢”景海林扣扣鼻梁看着他道。

    “因为我们有强大的祖国,我们有部长会议、我们党中央、我们有国家计划委员会、我们有国防科工业委、我们还有国防工业相关的部委,在举国之力面前,你说的那些都不事。”战常胜心潮澎湃地说道。

    景海林闻言神色动容地看着他,别过脸吸吸鼻子,又回过头来看着他道,“我承认你说的对,可是核潜艇是一个国家核武库的核心装备之一,所以关于核潜艇的技术,特别是核心技术,目前为止从来还没有被任何国家以任何名义对无核国家交流、共享过。

    所以,在各自封闭圈子里成长起来的核潜艇特别是战略核潜艇也就继承了各个国家自己的特色,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核潜艇的技术封锁有多严格。”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道,“这东西我们别说没图纸了,见都没见过,你没图纸,你怎么干是啊都说照葫芦画瓢吧”抬手比划了个葫芦的样子道,“你得先有个葫芦吧可至今我们连葫芦是什么样都没见过。”

    “哎你刚才也说了,核潜艇的技术封锁有多么的严格,美帝和老毛子都是闭门造车,都有自己的特色。那我们自己造有什么不对吗”战常胜虚心地看着他说道。

    一句话堵的景海林是哑口无言,他这话没毛病啊一点儿毛病都没有,可算是真正见识体会了老战这家伙的牙尖嘴利了。

    “说话呀”战常胜看着他努努嘴道。

    “我不是不想去,我也不是不能去,而是我不敢去,责任太大,我扛不起。”景海林坦然自己的心声道,端起水杯,狠狠地灌了两口道,“老战,这不是大放卫星的事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这是好事,可咱们必须得承认科学,得面对现实吧”轻扯唇角,讥诮地说道,“说什么人有多大胆,地又多大产,那都是屁话,哄哄土疙瘩可以,那核潜艇是哄哄就完事的。不对,真正懂土疙瘩的人,你哄不住的。也就哄哄什么都不懂的土包子。”严肃且认真地说道,“我也知道没有核潜艇,那我们就算不上大国,强国,那海军就是个摆设,依然是有海无防,有海无权。”

    “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加入呢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战常胜不解地看着他道,“人家美帝和老毛子不也是自己研制的,人家行,凭什么咱们不行。”梗着脖子加重语气道。

    “我”景海林手指着他,又颓然地放下道,“我跟你说不清楚。”

    战常胜面容冷峻且眼神坚定地看着他道,“不管你干不干,反正老子是干了。”

    “你”景海林惊讶地看着他直白的问道,“你怎么干”

    “我给你们保驾护航。”战常胜目光闪闪发光虔诚地说道,“就是打扫卫生我也乐意。”

    “就是回去修地球,滚一身泥巴,练一颗红心,我也乐意”景海林冷硬地说道。

    战常胜眸光轻晃了一下,这家伙连最坏的打算都有了,“我也不强人所难了,你不干就别干了。既然造核潜艇有危险、难度大,那你就留下吧以后万一我们失败了,你也可以汲取经验教训。”眸光深沉地看着他,声音低沉且有力地又道,“但我希望在条件成熟的时候,你还是要接着干,完成我们未完成的。”话落起身去拿暖水瓶,偷偷的瞥了他一眼,那面上的纠结,战常胜看得清清楚楚的,也不是无动于衷嘛

    战常胜给自己倒了杯水,又将景海林的杯子给蓄满了,将暖水瓶放回原处,重新坐下来道,“那个”

    “呃你想说什么”景海林抬起头来看着他问道。

    “你给我讲讲,啥是核潜艇,别像我刚才似的,闹笑话,以为就是潜艇搭载了蘑菇弹。”战常胜眼底划过一抹算计地问道。

    “哦”景海林看着他轻笑地说道,“核潜艇可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我们所说的核潜艇因装置了核动力具备了远洋作战的另一层重要战略意义,现在我军所服役的常规潜艇,因受到动力燃料的局限,而无法胜任远洋作战的续航问题,航行不了多久,就必须返航回港重加燃料,而核动力潜艇的续航能力就不相同了,只需一次加料,便可周游五大洋,并且续航很多年都不需再加燃料,它的战略意义就在于它的四性远洋作战性,隐敞性,机动性,核杀伤性,在未来现代化战争中,这四性就显得尤为重要核潜艇一出航,便长期潜伏在五大洋中游戈,在战争需要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水下向目标发射出几枚致命的核导弹后,便又消声匿迹在五大洋中,这才是核潜艇真正重要的战略意义。”

    战常胜随即就问道,“你总说核潜艇难造是咱们现在服役的潜艇都是老毛子的且落后了,可是不是从老蒋手里缴获了一艘,那可是正经八百的美国货,我们想办法改装一下不得了。”语气轻松而简单。

    景海林搭手颜面,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战常胜。

    “我又说错话了吗”战常胜不好意思地说道,“老景,别这样吗就是不会才问你的。快跟我说说说,不然在同事面前可就丢人了。”

    “真拿你没办法”景海林一脸无奈地看着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