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 来不及道别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给你准备行李。”丁海杏腾的一下站起来,脚一软又坐回了位置上。

    “别动,别动。”战常胜赶紧上前摁着她肩头,重重的拍了两下道,“我自己来。”

    “爸,这饭还没吃呢”红缨看着冒着热气的干贝鲜虾粥道。

    “来不及了,车子已经在等着了,路上也能吃饭,饿不着我们。”战常胜边朝卧室走去,边说道。

    “我们”丁海杏追上去问道。

    “嫂子和博达我们一起走。”战常胜回头看着红缨说道,“红缨,去告诉你景妈妈和博达,十五分钟后,我们一起去京城。”

    “啊”红缨闻言愣在当场。

    “愣着干什么啊快去。”战常胜挥手催促道。

    “哦”红缨撒腿就往外跑。

    丁海杏抱着二小子就追着战常胜进了卧室,将二小子直接放到了婴儿床里。

    “爸爸、妈妈。”小沧溟被留在特殊的餐椅上,自己也下不来,只能扭着身子眼巴巴的瞅着卧室的方向。

    丁海杏闻言高声喊道,“儿子你等一会儿,乖乖的坐着,妈妈一会儿有奖励。”

    “是”小沧溟高兴地应道,提出要求道,“妈妈,我要吃奶油饼干。”

    “一会儿给你拿。”丁海杏帮着他装东西道。

    战常胜从大衣柜里拿出自己的行李袋,提着沉沉的,“杏儿你准备东西了。”

    “是药箱不是一直在里面放着吗我把药给你补齐了,需要用什么药,药瓶上面贴有标签。”丁海杏将换洗衣服放进行李袋,嘱咐道,“里面有三罐茶叶,是专门给你准备的。”

    “你知道我不喝茶叶水的。”战常胜随口说道。

    “那我准备的你喝不喝啊”丁海杏一脸严肃地说道。

    “喝,老婆特意准备的,就是毒药我也喝。”战常胜油嘴滑舌地说道。

    丁海杏从衣柜里又拿出些,钱、粮票等其他的票证,这些出差必备的东西塞进了行李袋的暗兜里。

    洪雪荔提着行李袋拉景博达站在战家的客厅里,提高声音道,“战教官,这是怎么回事急急忙忙的叫我们上京城为什么啊”

    战常胜飞快的拉上行李袋,提着就出了卧室。

    红缨跟在洪雪荔他们俩身后进来,扫了一眼客厅内,没看见小沧溟,就朝餐桌望去,果然看见小沧溟扭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冲他们举着手,求抱抱。

    小沧溟看见红缨,眼睛瞪的大大的,立马激动地说道,“姐,姐,抱我下来。”

    红缨走过去将被困在椅子上小沧溟给拯救了出来,拉着他回到了客厅。

    “刚才总部来电,让我们尽快去京城,一号订好了车票,马上就走。”战常胜看见洪雪荔母子俩,简单的解释了下道,“来不及了,我到火车上在详细的给你解释。”

    “我们走。”战常胜抬脚就走道。

    “等一下。”丁海杏提着篮子追上去道,“早餐也没吃,这个你们路上吃。”都是丁海杏让战常胜早上做的,直接让景博达提着。

    “我们拿走了,你们吃什么”战常胜边走边说道。

    “吃我们家的。”洪雪荔立马说道,“我们也是刚刚摆好碗筷,正准备吃饭呢结果还没动筷子呢就跟行军打仗似的,说走就走,没有半点犹豫的。”

    “好的。”丁海杏应道。

    洪雪荔疾步地跟在景博达身后道,“弟妹我不在家,家里就麻烦你照看着了。”

    “这话嫂子不用吩咐。”丁海杏笑道。

    “我家里蒸的包子啥的,你都拿去吃了吧这一来一回的,一准儿放坏了。”洪雪荔想起来嘱咐道。

    “知道了,我会看好门户的。”丁海杏笑着点头道。

    这一路上就听着洪雪荔不停地嘱咐这个,嘱咐那个。

    闹的丁海杏都没来得及跟战常胜说两句话。

    就到了吉普车前,战常胜他们被冷卫国如赶鸭子般的赶上了车。

    挥手再见都来不及说,车子在轰鸣声中就消失在了丁海杏他们眼前。

    这忙忙叨叨的,跟打仗似的,什么离别气氛都没了。

    冷卫国看着丁海杏解释道,“总部命令来的突然,所以才走的这么急。弟妹一定要理解啊”

    “我明白。”丁海杏点点头道,突然喊道,“糟了我儿子。”匆忙跑出来送孩子他爸,都往了俩儿子还在家呢

    “妈妈。”小沧溟仰着脸冲着丁海杏甜甜的叫道。

    红缨看着她道,“是我拉着沧溟出来的。”

    “还有二小子呢”丁海杏拔腿就向家跑去。

    “冷伯伯我们走了。”红缨抓着小沧溟急急忙忙地追了上去。

    冷卫国站在原地看着眨眼睛消失在眼前的娘仨,“弟妹,二小子还不会走呢顶多才会坐了。”

    丁海杏开足马力,如一闪而过的闪电一般飞驰而过,匆匆的跑进家里,冲进了卧室,抬眼看着婴儿床。

    小北溟这时正乖乖的坐在婴儿床里,手里抓着一捏带响的小狗,“哔”

    小北溟看见她进来,冲丁海杏咧嘴一笑,伸着手求抱抱。

    “快被你给吓死了。”丁海杏走到婴儿床边,将二小子给抱了起来。

    “啊”丁海杏感觉这小子屁股上湿漉漉的,看着婴儿床内,没有湿的痕迹,“小家伙才刚办坏事啊”换上新的尿布,抱着他出了卧室,“二小子,咱们吃饭去。”

    “妈”红缨气气喘吁吁地拉着小沧溟进了家门,看着她着急地问道,“二小子没事吧”

    “没事,坐在婴儿床里,乖着呢”丁海杏看着她说道。

    “好了,不说了,咱们边吃边聊。”丁海杏走到餐桌前,将小北溟放在了婴儿车里,看着红缨说道,“我去你洪妈妈家里看看,把他们的早餐拿过来。”从兜里掏出两颗大白兔奶糖,直接剥开,塞到他们嘴里道,“你们先吃糖,等我回来把饭菜热一下。”

    不直接塞到他们嘴里,以红缨的性格,那颗糖,最后肯定落到小沧溟的嘴里。

    小沧溟鼓着腮帮子点头如捣蒜。

    丁海杏很快将洪雪荔家早餐弄回了家里。

    将饭菜热略微热了热,才吃饭,丁海杏喂小北溟。

    而看着小沧溟吃饭的职责则落在了红缨的身上。

    天才本站地址。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