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离别在即

作品:《六零俏军媳

    景海林不在,人越少这饭越不好做,稍微一做就多了。

    洪雪荔生活习惯也非常附和养生习惯,早上吃的像皇帝,中午吃的像平民,晚上吃的像乞丐。

    所以洪雪荔晚餐,做的就非常的糙。

    景博达看着桌子上丰盛的晚餐,仰着俊俏的脸看着丁海杏问道,“战妈妈,今儿什么日子。”

    “噗嗤”丁海杏闻言笑了起来。

    “笑什么战妈妈,我说错什么了吗”景博达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问道。

    “没有,你这句话,刚才你战爸爸也说过同样的话。”丁海杏笑着解惑道。

    “那有什么特别吗”景博达好奇地问道。

    “没有就是单纯的想吃顿好的。”丁海杏神色淡然地看着他说道,目光转向洪雪荔道,“嫂子,不会不给这个面子吧”

    话都说到这里了,洪雪荔只好坐了下来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哎这才对吗”丁海杏笑意盈盈地看着她道,“别客气,自己人,想吃什么就自己夹。”

    二小子已经添加辅食了,所以丁海杏则喂他小米粥。

    战常胜看着小沧溟吃饭。

    “今天的海鲜格外的鲜。”景博达舌尖舔过粉嫩的嘴唇道。

    空间出品的海鲜,自然好吃了。

    “那当然了,我妈的手艺没得说。”红缨吃的满嘴流油道,“好吃的能吞掉舌头。”

    一顿饭下来大家吃的好饱,感觉腰都弯不下去了。

    景博达看着战常胜与丁海杏放下空碗筷,站起来卷起袖子道,“我来洗碗刷筷子。”

    “我来帮忙。”红缨跟着站起来道。

    两个小辈麻溜的收拾起餐桌,碗筷。

    “我们出去溜溜食,吃的太饱了。”丁海杏提议道。

    “好”战常胜伸手道,“来,二小子让我抱着。”

    丁海杏将二小子递给了他,伸手拉着小沧溟一起出去溜达溜达。

    “你们出去转吧我家里还有事情。”洪雪荔指指自己的家道。

    “嫂子忙吧”丁海杏笑着说道。

    丁海杏和战常胜抱着孩子们一起在营区里溜达了会儿,直到二小子困的揉眼睛才回家,给孩子们刷牙、洗脸,洗脚,哄睡了他们。

    战常胜去了书房,丁海杏则开始准备他远行的行李。

    衣服都部队准备着,丁海杏还准备了防辐射的贴身内衣,写下便条,叮嘱他们三人要时刻穿着。药品除了常用的,还准备了金疮药等等用于战场上的药品,另外也准备了解蛇毒的药品,荒山野岭,常常与蛇虫鼠蚁为邻。反正能想到的一股脑的都让他带上。

    丁海杏挠挠头,他将要工作的地方非常的艰苦,怎么样才能让他维持健康的身体呢

    还真挠头,寄东西,算了吧通信都不太方便。

    体积小,还不眨眼,还能长久,托着下巴,自言自语地说道,“用什么呢”仔细扒拉一下空间内的东西,眼底闪过一丝亮光道,“有了。茶叶茶叶极品灵茶,不打眼,储存久,用量少,可以喝很长时间。总不能一直没有音讯吧”所以丁海杏又给他准备了三大罐茶叶。

    待熄灯号快要吹起来的时候,丁海杏洗漱干净了,敲开了书房的门,“孩子他爸熄灯号快要吹了。”

    “哦这就来。”战常胜从书桌上抬起头来看着她道。

    丁海杏眼波流转,意味深长地说道,“那好,我就在这儿等你。”

    战常胜以为自己耳朵听差了,掏掏耳朵道,“杏儿你在说一遍。”

    丁海杏背着手,微微扬起下巴,优雅地转身娇嗔道,“没听见就算了,我睡觉去了。”

    “哎哎别别”战常胜一个箭步冲过来,拉着她,将她摁到了炕上,难得媳妇主动一次,他怎么能放过呢

    战常胜兴冲冲赶紧洗漱去了,那速度快的堪比火箭。

    等回来时就看见灯下美人,及腰的长发打着卷如波浪一般的垂在肩头,一股似有若无的清香在空气中隐隐浮动。

    虽然媳妇儿穿的宽大的睡衣裹的严严实实的,可战常胜透过灯光,看得出无限风情。

    晕黄的灯光下,仅坐在那里,不需任何语言和动作,就风情万种,魅力无边。

    美的如妖精一般的从头到脚由内而外,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每一缕发丝,都散发着令人无法抗拒的诱惑。

    这要是还忍得住就不是男人了。

    战常胜直接化身为狼,朝着她扑了过去。房间内顿时一拍旖旎暧昧,温度陡然上升,炽热的如岩浆一般狂放,将两人焚烧殆尽。

    子弹上膛,最是紧要的关头时刻,战常胜忍着,“等等”豆大的汗珠滴到了她胸前雪肤上。

    “等什么啊”丁海杏双眸中氤氲一片,娇嗔道。

    “忘了拿保险了。”战常胜眼底幽暗,粗哑喘息地说道。

    丁海杏双臂换上了他的脖颈,软软地说道,“那别上保险了,又不会中招。”声音如猫咪一般呜咽,勾得人苏苏麻麻的。

    战常胜闻言早就不想带着橡皮套子征战了,禁令解除,他就像是饥渴的野兽一般将她啃噬殆尽。

    雨歇云散,丁海杏累的躺在炕上,推推身上的他道,“出去,好重。”

    战常胜抱着怀中的小妖精翻了个身,让她躺在了自己的身上,却没有出去,这样的摩擦引来了丁海杏的闷哼声,捶着他的肩头道,“你提前吱一声。”

    战常胜大手轻抚着她的后背道,“杏儿今儿你热情的反常耶”

    “有吗怎么你不喜欢啊”丁海杏媚眼一横,反问道,说着低下头以吻封缄。

    陷入另一场疯狂中,让战常胜来不及细想,就被这烈焰给淹没了。

    彻夜疯狂的代价就是第二天丁海杏差点儿爬不起来。

    早餐都是战常胜做的,当然吃什么是丁海杏点的。

    早好后,战常胜温柔小意地将丁海杏从被窝里拉出来,伺候周到的让她梳洗完毕。

    一家人坐在了餐桌前,战常胜刚刚端起碗来。

    “叮铃铃”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战常胜走到客厅拿起了电话,“是马上就来。”战常胜挂断了电话,疾步走到了餐桌前,“杏儿,总部召见,我马上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