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机密

作品:《六零俏军媳

    景海林就又听到他醇厚的声音传来,“有背景也没什么在西方社会,没有背景的话就无法融入主流社会。”

    景海林闻言在心底长出一口气,不过心紧跟着又提了起来。

    知道自己的背景,让他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是,终于来了吗

    景海林看着他的目光由紧张、畏惧、坦然了起来。

    邱老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景海林,自然察觉他眼神的变化,就知道他想歪了。

    现在任何言语都不能打消他心中的疑虑。但是该问的还是要问,这是组织程序这个不能乱

    “你的爱人是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邱老突然又说道,声音低沉且有力。

    景海林闻言这心一下又提到了嗓子咽了。

    “是”景海林清澈的双眸,小心翼翼地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说道。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邱老直接问道。

    “我爱人比我小两岁,我是暑假去哈弗游学的时候认识的。”景海林非常坦白地说道。

    邱老双手交握放在会议桌上,抬眼看着他,缓缓地说道,“你愿意一辈子隐姓埋名吗”

    景海林不敢相信地看着他,指着自己道,“我可以吗”

    邱老少有的讶异地看了景海林一眼反问道,“为什么不可以”

    “我的家庭背景复杂,可以从事国家最高机密吗”景海林惊讶地看着他道,像他这样的,应该被排除在机密之外吧

    所以他从来不敢奢想,从事高精尖武器制造。

    邱老闻言眼底划过一抹流光,看着景海林饶有兴致地问道,“看样子你知道最高机密是什么了”

    “虽不中,不远矣”景海林眸光轻闪地看着他说道。

    “说说看”邱老双手抱胸看着景海林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核潜艇项目重新启动了对吗”景海林猜测肯定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邱老将惊讶压在心底道。

    “我有看报纸的习惯,蘑菇弹爆炸成功,让核潜艇重燃希望。”景海林不慌不忙地说道,“他老人家曾经说过,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所以才这么猜的。”

    “既然知道,那么愿意隐姓埋名,默默无闻一辈子吗”邱老非常正式地问道。

    景海林则想了想道,“我考虑一下”

    邱老这回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惊讶,随即道,“我希望你认真的考虑、考虑。”

    景海林回到了宾馆,坐在窗户边,眺望着远方,心中思绪翻腾。

    aaaaaa

    邱老与景海林见面后,将两人的见面结果告诉大家。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道

    “邱老,他真的这么说,他要考虑一下。”

    “嗯”邱老点点头道。

    “他不参与拉倒我就不相信,离了张屠户,咱还真吃带毛猪了。我就不相信咱们自己搞不出来。”

    “这不是杀猪,这是搞核潜艇。毕竟是军校出来的。”

    “以他回来的时间算来,他也没见美帝的核潜艇啊有没有他一个样儿。”

    “那他的见识远比我们强,而且就英文水平肯定比这些半路出家的高。”

    “用他是看得起他,这真是给脸不要”

    “慎言”邱老冷冷地看着他道。

    “我看的出来,他不是不想参与显然不是,而是顾虑太多,他的家庭出身是个问题。”邱老一脸严肃地说道。

    “那简单,我们让他没有后顾之忧不就得了。”

    “再说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这是违抗军令,我们下道命令不就得了。到时候,他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嗯”邱老微微摇头道,“不能这么干”思索道,“还是得让他心甘情愿才行。”

    如何让他心甘情愿呢邱老对着身后小伙子道,“把景海林这几年工作生活履历拿过来,我看看。”

    “是”

    邱老点着手中的资料,他的爱人学问也很高嘛眼底划过一抹深沉。

    aaaaaa

    战常胜他们又收到了景海林的平安电话,多余的话景海林一个字都没说。

    洪雪荔接到电话问道,“工作的事情有着落了吗”

    “还没呢”景海林模糊地说道,随即不等她发问又道,“时间差不多了我挂了。”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接完电话洪雪荔和景博达告辞离开。

    战常胜看着放下的电话,喜上眉梢,“看样子老景没事。”

    丁海杏抬眼看着他,“谁知道呢万一报喜不报”一脸的惊愕的看着他的面相,这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

    “走的时候我警告过老景,不准报喜不报忧,不然小心老子见到他,踹他。”战常胜抬脚晃了晃道。

    “是吗”丁海杏压下心里不舍,露出一抹苦涩地笑容道。

    “你怎么了”战常胜敏锐地察觉她情绪突然低落。

    “没事”丁海杏卷起袖子道,“晚上想吃什么你看着孩子们。”

    “我来做。”战常胜解开袖口撸起袖子道。

    “还是我来做吧”丁海杏吸吸鼻子道,让他过跟孩子们亲近、亲近,这一别不知道何时再相见。

    “那好吧”战常胜见她坚持只好说道。

    丁海杏直接从空间中拿出不少的海鲜,整了一桌子丰盛的大餐。

    待战常胜抱着二小子坐在餐桌前的时候,“杏儿,你今儿怎么做这么多好吃的,不年不节的,我们又不过生日了。”

    “没什么想做顿好的,不行吗”丁海杏眉头轻挑,反问道。

    “行,怎么不行。”战常胜看向洗完手拉着小沧溟一起过来的红缨道,“红缨,我们有口福啦”

    “哇妈,怎么做了这么多好吃的。”红缨惊讶地说道。

    “红缨去叫你洪妈妈和博达来,我们一起吃。”丁海杏看着她说道。

    “好的”红缨松开小沧溟的手,疾步跑了出去。

    稍后就拉着洪雪荔与景博达一起来了,被红缨拉着的洪雪荔边走边说道,“我们这都做好饭了。”看向丁海杏道,“你看这。”

    “我还不知道你们俩,景老师不在,这晚餐肯定又是凑合的。”丁海杏拉着景博达道,“来快坐下,这海鲜凉了味道可就大打折扣了。”说着将景博达摁到了坐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