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六神无主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在这儿呢”景海林站起来道,手扶着锄头看向冷卫国道,“一号”

    冷卫国看着撸起袖子,卷着裤腿的景海林,“你怎么在种地啊管不了那么多了,快,快跟我走。”

    “什么事这么着急你让我清洗一下。”景海林拿着锄头出了菜地道,这手上是土,脚上还带着泥巴。

    “不能等了,快跟我走。”冷卫国抓着景海林就跑。

    战常胜追出去道,“一号到底什么事,这么急”

    “总部的电话。”冷卫国只留下这五个字,就把景海林给带走了。

    冷卫国抓着景海林走了,留下来的人面面相觑。

    “总部找我家海林干什么”洪雪荔看向了战常胜道。

    “我去看看。”战常胜就这么一副邋遢的样子,大大咧咧的追了过去。

    大约一刻钟后,两人一起回来,洪雪荔担心地看着景海林道,“总部来电话说什么呢”

    “没说什么只是让我立刻、马上去京城。明天早上的车票。”景海林看着他们关切地眼神老实地说道。

    “去京城干什么”洪雪荔紧皱着眉头说道。

    “不知道。”景海林微微摇头道。

    “不会是”洪雪荔想到某种可能脸色煞白地说道。

    “别瞎想,真要是抓你,学校来人就够了,用得找总部下令吗”战常胜看着他们赶紧说道。

    “就是,就是,杀鸡焉用宰牛刀,不至于这么大的阵仗,肯定是工作原因。”景海林立马说道,心里却是惴惴不安,但面上不显,怕引起他们的担心。

    “赶紧给我收拾一下,我明一早就走。”景海林催促道。

    “哦”洪雪荔忙不迭地应道,匆匆朝家走去。

    “回来,回来”景海林叫住她道,“你洗洗手啊你看看手上的土。”

    明显心里有些发慌的洪雪荔有些六神无主了。

    景海林抓着她不自觉颤抖的双手,放在了水龙头下,仔细地洗洗她的手。

    轻声地说道,“不会有事的,我们别自己吓自己。到了京城我会给你来电话的,电话就在老战家里,很方便接听的。”

    “嗯”洪雪荔鼻音浓重地轻哼一声道。

    外面风声那么紧,甭管是上面还是下面一丁点儿风吹草动就让他们如惊弓之鸟般的惊慌失措。

    深吸几口气,平静下来的洪雪荔地看着他道,“我进去收拾东西。”甩着湿漉漉的手进了家。

    “爸爸。”景博达小脸皱着担心地看着景海林道。

    “没事”景海林微微垂下头,看着已经过了自己肩膀的景博达道,“爸爸要出差去京城,你在家里乖乖的,要听妈妈的话啊有什么事,和你战爸爸商量。”

    “嗯”已经是少年的景博达乖乖的点头。

    景海林拍拍他的肩头道,“来我们继续把地种完了。”心里惴惴不安地想着,不知道能否吃到孩子们种的菜。

    “快点儿种上,咱们也早日吃上,一冬天的白菜土豆,早都吃腻味了。”战常胜招手道,“年轻人别这样吗你们可是八九点钟的太阳,潮气蓬勃才对。”

    景博达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我栽西红柿苗。”

    他又不是三岁的无知孩童,经常沐浴在高音喇叭下,又将各类报纸翻烂了,自然看得出字里行间刀光剑影,杀气腾腾的。

    再回想这些日子父母看他的眼神,经常的发呆,流露出的不舍,好像怕他下一刻就消失了。

    原来不是他消失了,而是他们不见了,心情沉重了下来,为离开怕父母担心他还得装成若无其事。

    气氛沉默而压抑,战常胜领着他们机械将地种完了。

    长辈们的脸色不好看,闹得餐桌上孩子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别看孩子们小,可已经早早的从父母的脸上懂得了察言观色。

    知道气氛不对,一个个都乖巧得很

    aaaaaaaa

    丁海杏哄睡了孩子们敲开了战常胜书房的门,“我说,这还不知道什么事情呢你们怎么一个个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是不是为时过早了些。”

    “就是因为不知道才害怕吗总部如果简单的告知一声,我们也不至于这般的胡猜八想的。”战常胜烦恼地搓搓脸道。

    “亏你还是军人呢保密条例怎么学的,回去重新读读。”丁海杏媚眼一横,一副揶揄的口吻道。

    “这个”战常胜迟疑地看着她不确定地说道,“难道真的只是简单的工作。”

    “保密工作。”丁海杏笑着点点头道,刚才她掐指给景海林算了一卦,他即将远行,一去四五年。

    “保密工作,什么保密工作”战常胜好奇地问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之所以是保密,就是不能让大家知道呗。”丁海杏挑眉看着他,“真是关心则乱。”

    “算了不想了,只要老景来电话就说明他人没事。”战常胜这般安慰自己道,不然还能怎么办。

    aaaaaaaa

    同一时间,景海林与洪雪荔躺在炕上,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有许多话要交代,可总觉得任何言语都是苍白的,不如一家人在一起来的实在。

    可前途未卜,只能做最坏地打算。

    在忐忑不安中,景海林踏上了北上京城的火车。

    到了京城景海林受到热情的接待,与自己的千般设想都不同。

    把他给闹的晕乎乎的,住在宾馆内景海林晕头转向照顾到北呢

    看着茶几上的电话,景海林赶紧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多余的话没敢说,只说自己平安到达京城,人在宾馆。

    接到景海林的电话,战常胜他们松了口气,“嫂子,老景能往家里打电话,说明人没事而且他住的宾馆,规格很高的。”

    “嗯嗯”洪雪荔点头如捣蒜道,心里却忐忑不安,高规格的宾馆,才更让人心里没底儿,上层不稳,不知道会不会被波及啊他们明显的又没有根基,别被人给扔出去,当了炮灰。

    这些话也只能埋在心里不敢露出一点儿,他不在,她就得撑起这个家,不能乱

    丁海杏看着洪雪荔的相貌,不仅轻蹙着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