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坦然

作品:《六零俏军媳

    然而我方军队的红星和红旗却经常暴露自己的位置,红色在一遍绿色之中太显眼了。在交战之初,在这方面吃了一些亏。在此以后,我国的军队的第一线部队摘取红星和红领章,军队的红旗也卷起来,不再那么张扬。

    “啊”战常胜惊讶地看着他,随后若有所思。

    “最大的漏洞还有指挥不利,站出来都一样,人家又不认识你是谁战士们听谁的。”景海林继续说道。

    “这确实都是问题。”战常胜面容严肃地说道。

    战场上厮杀下来的,很明白他说的漏洞,对于他的意见非常重视。

    丁海杏则赶紧跑出来道,“景老师你说这些,万一他头脑发热向上面反映可咋办一顶fan dong 言论的帽子扣下来可就完了。他可是死心眼儿的人,撞了南墙都不回头的人。”

    “啊”景海林本意只是一吐为快,现在后悔了,“老战,当我没说。”

    “可我不能对这么大的漏洞视而不见吧”战常胜耿直地说道。

    “不行,你不看看外面什么环境,以你一人之力扛的起来吗”景海林一脸严肃地说道,正色道,“不服你也得给我憋着。有些话关起门来说说而已,听听也就罢了,可千万、千万不要,白纸黑字的写下来,递到上面去,会惹麻烦的。”提醒他道,“你别忘了你答应我过什么”

    “那我就当睁眼瞎子。”战常胜不甘心地说道,“那什么时候能畅快直言啊”

    “起码等到言论自由,不随便扣帽子吧”景海林眸光轻闪看着他说道。

    “如你这般位置,什么时候都不能畅快直言,时刻谨记谨言慎行。”丁海杏随声附和道。

    “弟妹说的对。”景海林认同地点头道,“无论何时都没有言论自由。”沉声又道,“你的政治斗争经验比我丰富,有些事情,时机不对,你提出来也没用。时机成熟,水到渠成。我可不希望你胡言乱语,毁了前程。”

    “知道了,我憋着行了吧”战常胜眸光扫过一唱一和的他们俩,窝囊地说道。

    景海林想了想,站起来看着他警告道,“老战,你如果这么的话,以后我是什么事都不敢跟你说了。”

    “别介啊”战常胜抬眼看着他立马说道,“现在听个实话多不容易啊我就喜欢听你说大实话。”

    “那你就”景海林给了他一个明了的眼神。

    “好好好,我听你们的,时机成熟了我在说,行了吧”战常胜眼神无奈地看着他们二人道。

    “好了,我走了。”景海林赶紧撤道,生怕自己再说出危言耸听的言论。

    战常胜好笑地看着逃之夭夭的景海林,哭笑不得的。

    “我有那么可怕吗”

    “景老师是怕自己冲动在说出什么话。”丁海杏神色淡然地说道,“看你把人给吓的,视你为洪水猛兽了。”

    “我在你们眼里,就那么冲动、鲁莽吗”战常胜指指自己问道。

    丁海杏走过去,双手捧着他的脸,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认真地说道,“不不,我喜欢你耿直的性格,非常的难能可贵。”

    “没有但是。”战常胜黑而大的瞳孔发出莹亮的光芒,眼底映出她娇俏的身影。

    “但是要顺势而为。”丁海杏视线黏在他身上,眉宇间一片坦然地说道。

    “而不是迎难而上对吧”战常胜神色清明地说道。

    “嗯嗯”丁海杏努努嘴道,“时机不成熟,只会惹祸上身。”

    “行了,我会见机行事的。”战常胜眸光深沉,声音低沉地说道,卷起袖子道,“我去帮你做饭去。”说着起身朝厨房走去。

    aaaaaa

    夜深人静景海林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洪雪荔直接拉开灯,抬眼看着他道,“你有什么烦心事吗跟烙大饼似的。”

    “吵醒你了。”景海林拉拉被子盖严实了。

    “工作上遇见难题了”洪雪荔闭上眼睛咕哝道。

    “没有”景海林眉峰紧皱着说道。

    “还是送上小炮艇的改装图纸,石沉大海了”洪雪荔随意的猜测着。

    “有回馈了,专家们根据图纸开始试验了。”景海林闻言心稍稍安慰道,面部表情柔和了下来。

    “那是好事啊”洪雪荔替他高兴地说道,“辛苦没有白费。”随即问道,“你在烦什么”突然猛地睁开眼睛侧身看着他道,“难道是肯定是是不是外部环境”

    “嗯是你们学校政治部来了。”景海林深吸一口气,看着她忧心脸缓缓地说道。

    “来就来呗”洪雪荔平躺下来,平静地说道。

    “被老战给挡出去了。”景海林将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看着她无动于衷的样子道,“你怎么没反应啊”

    “挡的了一次,挡不了下一次。”洪雪荔叹息道。

    两人如此的平静,该来的总回来。

    景海林看着她道,“我已经拜托老战了,如果咱们俩真出事了,博达交托给他了。”他们两人最不放心就是唯一的儿子,现在儿子被安排好了,还有什么好好怕的。

    洪雪荔坦然地看着他,豪放地说道,“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景海林握着她的手,面色平和,四目相对,相视一笑,坦然的面对外界的风风雨雨。

    aaaaaa

    春暖花开,在一片蓝色的海洋里,却到处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营区内艳丽的花儿竞相开放,红得像火,白得似雪,黄得如金,粉得似霞五彩缤纷。

    柔软的春风吹拂着脸庞,柔柔的非常的舒服。

    谷雨前后种瓜种豆,丁海杏他们将菜园子此时热闹着呢

    傍晚时分战常胜和景海林将菜园子翻耕了一遍,听杏儿说未来两天有雨,所以将菜都种上,有些已经育苗好的,移栽到地里。

    红缨和博达在播种,丁海杏则抱着二小子在一边儿看着他们耕种。

    二小子对这个不感兴趣,非常的安静待在妈妈的怀里,这时候分外乖巧。

    急促而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冷卫国出现在月亮门前,急切地道,“老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