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利弊

作品:《六零俏军媳

    在战常胜看来高进山根本就不用太担心,有他的成分与身份护着,又远离利益中心,惦记他们的也只有近前人,防止小人作祟。

    不过有冷卫国坐镇,翻不起浪花来,他不会让营区乱起来的。

    战常胜看着他轻声劝慰道,“这里是海防一线,时刻准备着打仗,不会也不允许出现扰乱军心的事情发生。”

    高进山在心里轻叹一声,我始终不如你底气足啊虽然都是熟读马列,老革命出身,可是弟妹是根正苗红。

    而我的媳妇则是滨海有名的买办大资本家的闺女,娶巧茹的时候,就差点儿为了她脱了军装。

    但是他从没后悔过,可如今到底有妻有子了,他们遭受什么都不要紧,只是担心孩子们受到连累给人称为狗崽子,无论是学业还是今后的工作前途尽毁了。

    也许是年龄大了,所以人就变得格外胆小了。

    昨儿发生的事情传到方巧茹耳朵里,吓得当晚就做了噩梦,高进山安慰了她一夜。

    “放心吧别胡思乱想。”战常胜看着心不在焉地他道。

    “希望吧”高进山期盼道,心里无比庆幸早日从学校调到了基层,不然就会如老向似的,戴着帽子,精简回了老家。

    战常胜转移话题道,“我不在家,江五号的文化课开了没”

    “开了”高进山闻言笑道,“不过气的他跳脚。”

    “嗯”战常胜眉梢轻挑,满脸疑问地看着他。

    “文化水平太低,把他这个老师气的青筋直爆。”高进山手舞足蹈夸张地说道。

    各艇的艇长都有些文化基础,而江五号教授的虽然不算是文盲,会读书看报,可到了艇上涉及到专业知识那就跟文盲差不多了。

    “真不知道他们如何上艇的。这是五号的原话。”高进山摇头失笑道。

    “都是靠死记硬背。”战常胜亲身经历过,所以知之甚详,因为他刚到学校,如听天书一般,也是这般过来的。

    “现在五号应该知道我们有多欠缺了吧”战常胜冷静地说道。

    “是啊现在五号挺尽心的。”高进山惊讶于五号的变化。

    战常胜闻言眼底浮现了一丝笑意,看样子五号不是那般的迂腐,只不过还是那么幼稚。

    高进山随即又道,“好了,不打扰你了。”

    “我回办公室。”战常胜指指自己要走的方向,半个多月不在家,肯定积累了不少的公务。

    aaaaaa

    当丁海杏听到取消军衔,更换军装,就是想起来,军装款式,海陆空三军统一,干部和士兵的区别就是前者四个口袋,后者两个口袋,衣领区分男女,海军是深灰色,被人们戏称为灰老鼠皮,可以说是史上最丑的海军军装。

    陆军是草绿色,空军则是绿上衣蓝裤子,帽子是解放帽,配全红的五角星帽徽和全红的领章。

    清一色的一颗红心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

    想想战常胜穿上灰老鼠皮,“咦”丁海杏感觉不忍想象,满身的恶寒。

    “你摇头干什么”战常胜下班回来进了厨房,就看见她一脸嫌恶的样子。

    “没什么”丁海杏回身看着他道。

    “真没什么”战常胜挑眉看着她道,“分明有什么吗”

    “哦听说你们要取消军衔了。”丁海杏眼神看向他的肩章道,“要不要保留下来,留个纪念。”

    “你这么一说,还真舍不得了。”战常胜闻言看向自己的肩章道,“听你的,等正式换军装的时候,将肩章留下。”

    看着她又道,“看你不舍的样子,怎么你不愿意啊”

    “怎么会”丁海杏非常诚恳且认真地地说道,“我怎么会妨碍你们官兵平等、官兵一致呢”

    “杏儿你言不由衷哦”夫妻几年战常胜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的话有多敷衍了。

    “我可是言之凿凿的,小女子哪有什么高论呀”丁海杏努努嘴轻笑道,她才不会说大逆不道的话。

    “调皮”战常胜亲昵地捏捏她的鼻子道。

    “老战在家吗”景海林站在大门口喊道。

    “景老师喊你呢快去。”丁海杏指指外面说道。

    “在呢进来吧”战常胜提高声音道,随即问道,“孩子们呢”

    “红缨与博达看着两个小子呢”丁海杏笑着说道,大的带小的,她轻松多了。

    “老战哪儿呢”景海林推门进来道。

    “来了,来了。”战常胜出了厨房,看着景海林道,“坐”

    “我听说要取消军衔制了。”景海林坐在沙发上问道。

    “是啊上面已经决定了,估计不久就会实施的。”战常胜挑眉问道,“老景应该知道,打鬼子和打老蒋的时候军队一直没有实行军衔制。在建国以后,曾经一度准备推行军衔制。又因为打美帝,也就没有了这个功夫。在朝鲜半岛停战以后,就仿照苏的军衔模式,才颁布了军衔制度。现在与老毛子恶化,且本身天然不足,十多年了就没有变化。取消它没什么不妥。”随即问道,“看样子你不太同意。”

    “好吧取消它我同意,可是可以重新符合我们国情的军衔啊”景海林随即压低声音道。

    战常胜好奇地问道,“怎么你也觉得不好那你说说哪儿不好了”

    “起码在对外工作上,没了军衔人家怎么介绍你。”景海林随口就道,“从来没见过哪个国家没有军衔的,很不方便的。”

    丁海杏在厨房闻言嘀咕人家还会嫌弃你们不是正规军,土老帽。

    “这个我们还真说不上话,这是外事部门的事情。”战常胜闻言摊开双手无奈地说道。

    “还有一点就是,万绿丛中一点红,这简直是活靶子嘛”景海林一语中的说道。

    丁海杏则一脸的惊讶,不亏是景老师,超前意识,一眼就看出了利弊了,还真说到点子上了,在十多年后的南疆战场上,敌方的散兵游勇和敌方特工可是非常让人讨厌,他们总是躲在草丛里打黑枪。两国的军服差不多都是军绿色的,这种颜色非常适合在茂密的丛林中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