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 上赶着找不自在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从红缨屋里出来,看着俩儿子乖乖的不厌其烦的玩儿铁皮青蛙,这是新玩具还没玩儿烦呢三分钟热度。

    丁海杏将首饰盒放在茶几上,蹲在他们面前奖励的亲了亲他们,“真乖。”

    小沧溟满脸笑意地说道,“妈妈,我刚才很乖,没有和弟弟抢哦有没有物质奖励啊”

    这小子还跟她讲起条件来了,还知道物质奖励了,这又是惦记上什么了。

    丁海杏琉璃似的大眼,轻轻流转地看着他道,“儿子,你想要什么奖励啊”

    “我想吃奶糖,就一颗。”小沧溟竖起食指道,“就一颗妈妈”

    丁海杏看着可怜兮兮的小家伙,他吃糖机会太少了,伸手揉揉他的脑袋道,“儿子,你乖是应该的,不乖是要受罚的。”

    小沧溟闻言就知道没希望了,一下子如霜打的茄子蔫了,噘着小嘴儿,委屈巴巴的。

    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儿子,如果今天上午乖乖的,中午的时候,妈妈奖励你。”手指比划了二字道,“两个大白兔奶糖。”

    小沧溟闻言立马抬头看着她,双眼如星星般闪闪发亮道,“真的吗”

    “妈妈说话算话。”丁海杏重重地点头道,伸出小手指道,“要不我们拉钩。”

    “嗯”小沧溟赶紧肉嘟嘟的小手指勾住丁海杏的小手指,生怕妈妈反悔似的,嘴里念念有词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妈妈这是什么好漂亮。”小沧溟眼睛巴巴地瞅着茶几上的梳妆盒道,眨眼间就惦记上了,“放我的绿青蛙正好。”

    “这是姐姐的。”丁海杏看着他道,“你想要的话,妈妈在给你一个。”

    “好”小沧溟乖巧的应道。

    丁海杏则拿起梳妆盒进了卧室,关上房门,放在大衣柜上面的箱子里。

    小沧溟噘着小嘴儿自言自语地说道,“又背着他藏东西,等我长高了,我就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心里打定主意。

    “妈妈,弟弟尿了。”小沧溟看着弟弟蹬开了包住的尿布,露出了小辣椒,一泡尿划出一个美丽的弧线一大半落在了婴儿车外。

    丁海杏闻言赶紧跑了出来,跟红缨说话时间长了些,出来忘了把尿了,幸好,裤子没尿湿。

    给二小子重新换上新尿布,包好了。

    餐桌前战常胜摆好了早餐,提高声音道,“早饭好了,请女士们移驾,用膳。”

    丁海杏洗了洗手抱着二小子,看着小沧溟道,“去叫姐姐吃饭。”

    “哦”小沧溟扭着小屁股跑到了红缨的卧室前,敲敲门,推开跑进去,拉着红缨的手道,“姐姐吃饭。”

    红缨拉着他去洗洗手,才去了餐厅,坐在餐桌前。

    aaaaaa

    吃完饭,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

    丁海杏则看着两个小磨人精,幸好有洪雪荔帮忙。

    会议室内战常胜汇报了这次京城之行听的在场的眼艳羡不已。

    羡慕也好,嫉妒也罢,都只是干瞪眼。

    “上面已经决定要取消军衔制,很快红头文件就会下发了。”战常胜沉声说道。

    “到时候我们严格执行上面的命令。”冷卫国声音低沉有力的说道。

    “是”全体应道,在冷卫国一声散会声音中,大家三三两两的出了会议室。

    江五号追上了战常胜,在他身边转悠着,喜形于色地扯着自己的肩章说道,“老子早就想扯了这碍眼的肩章了,一点儿用处都没有。”眼神瞟向了战常胜,恶意瞄着他的肩花。

    也是江五号的眼神太热烈,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战常胜面容清冷地看着他道,“五号,看着我做什么”

    “哎呀我以为三号同志会难过,毕竟这肩章还没捂热呢”江五号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唱念做打一番,“也是啊好不容易军衔升了,这么多年来,别说军衔了,连军职的变化都少。”拍着他的肩头道,“没有肩章老子看的顺眼多了。”

    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如跳梁小丑般的江五号,“取消军衔制,五号就那么高兴。”

    “当然”江五号立马改口道,“我的意思是当然是积极拥护上级英明的决定,这个决定非常的好,加强官兵团结。怎么听这意思,三号有意见。”

    战常胜斜睨着他道,“没有我坚决执行上级的决定。”微微靠近他小声地说道,“只是取消军衔而已,我依然是三号,五号如果有通天的本事,把我的三号头衔也取消了。”话落大步流星的离开。

    留在原地的江五号恨的牙根痒痒的,这个混蛋

    战常胜心情超好,既然江五号上赶着找不自在,幸灾乐祸的家伙,他就不客气了。

    现在都能感觉背后那愤恨的眼神,江五号一准被气的七窍生烟。

    高进山追上来好奇地问道,“你说了什么让五号恨不得冲上来咬你一口。”

    “没什么”战常胜微微摇头道。

    “我看取消军衔制,五号高兴地那嘴都要咧到耳朵根儿了。”高进山奇怪地说道,“真不知道他高兴什么”

    战常胜心里腹诽道当然是高兴老子的肩章没了,跟他一样了,真是无比幼稚的家伙。

    高进山边走边小声地说道,“那件事情我听说了。”

    “没头没尾的听说什么了”战常胜瞥了他一眼道。

    “就是你将洪老师学校的政治部的人,给踢走了。”高进山无比佩服地看着他道,真是超强的战斗力,堵得对方哑口无言的,灰溜溜的走了。

    “你那么高兴干什么”战常胜诧异地看着他道,问完战常胜就后悔了,他想起来高进山的爱人也是异己分子,这要是百货大楼也来这么一出,真是

    战常胜察觉他的不自在,立马说道,“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老景他们了。”

    高进山尴尬地笑了笑道,“同事这么多年,知道老景两口子的人品,当然希望他们没事了。”感激地看着战常胜,如果在遇见此事,也可以从容的应对。

    当然心里更多的是希望别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