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 托梦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是什么”红缨看着手里的梳妆盒道。

    丁海杏将首饰放在了紫檀木精致的梳妆盒里。

    才不会像战常胜那么随意的装在布袋里,以为是大米、白面啊那般的粗鲁。

    “打开看看,爸爸给你买的礼物。”丁海杏笑着温婉地说道,“快打开看看。”

    红缨打开梳妆盒,刹那间被里面盈盈绿光给镇住了。

    首饰盒分为两层,第一层枣红色丝绒上面整齐的放着一整套翡翠首饰,项链、耳环、一对儿镯子与吊坠、戒指。

    第二层放着零碎的珠宝,小姑娘喜欢的红红的喜庆的珊瑚手串,红宝石吊坠项链粗略算下来,翡翠玉石珠宝就有十来件。

    “妈,这是”红缨惊讶地说道。

    “你爸给你买的礼物,拿着就行。”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收好了。”

    “妈,您留着吧我不需要这些。”红缨摇摇头坚决不要道。

    “你觉得你爸爸不会给我买”丁海杏笑容甜蜜地说道。

    “可是妈,这些都是地主婆才有的,我们拿着不会被人家打倒吗”红缨靠近她压低声音担心地说道。

    “你爸在旧货市场买的,不会有人说什么的,我们的成分摆着呢又红又专。”丁海杏朝她点点头道,信心十足地说道,“你爸说了,在军营里,谁敢来抄我们的家。”

    将战常胜的话转述给红缨,红缨想了起来,令人不愉快的回忆,村里的人在打土豪、分田地时,抄了地主老财的家,村民们可没少夹带私货。

    当然她当时还小,肯定不知道,这是奶奶偷偷告诉她的,她曾经在布包里见过,金光灿灿的,可惜金银珠宝也买不来粮食。

    奶奶被那些叔叔伯伯饿死后,将家里翻了个底儿朝天,理直气壮的给拿走了。

    在心里微微摇头,不想了。

    红缨果断的将梳妆盒的盒子盖上,“那妈,您帮我收着吧”将盖子塞给了丁海杏道,“我可不敢带出去,太扎眼了。”

    真是个聪明的丫头,丁海杏笑容温暖地看着她道,“行,妈给你留着,等我们红缨出嫁了,给你压箱底。”

    “妈,说什么呢我才不嫁呢”红缨面容羞涩地说道。

    “有什么好害羞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们红缨也是大姑娘了。”丁海杏伸手捋了捋她耳边的碎发道,眨眼间那个小丫头已经十四岁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妈”红缨拉长声音撒娇道。

    “好,好不说这个。”丁海杏小声地说道,“女孩子长大了,就会来例假了。”

    “别脸红,这是很正常的。”丁海杏小声地给她上了一堂生理卫生课。

    红缨的身体亏的很,尽管这几年补着,例假也没来。

    这一时期女孩子来例假都晚,因为营养不良,有的十七八才会来。

    其实红缨隐约知道些,因为现在都是公厕,女生厕所一排蹲便池,中间没有隔断,一个挨着一个,曾经在便池里发现过带血的卫生纸,却不知道为何也不好意思问今儿总算知道了。

    所以不久后红缨初潮时,不至于手忙脚乱,丁海杏还给她熬了生姜红糖水,灌了热水袋,没有任何不舒服的,顺利度过麻烦时期。

    “妈,我看你特别喜欢瓷器、书画,为什么”红缨眨眨眼好奇的问道。

    “因为它们记录着我们的文明。”丁海杏看着她想咕哝的小嘴道,“是不是想说它们是封建糟粕。”

    “嗯那些书画都被烧了,瓷器被砸碎了。”红缨不解地说道,“而那些人哭的痛啊跟死了爹似的。”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说话是不是太糙了。”

    “话糙理不糙。”丁海杏笑着点头道,“比如那些瓷器虽然是给达官贵人用的,可它们是劳动人民辛苦烧制的,就那么打碎劳动人民的心血,可是不对的哦”

    红缨抓破了脑袋,竟然想不出反驳的理由。

    丁海杏微微一笑道,“毁了再也找不到相同的了,即便作者活着,也不可能有当时的心境了,所以它们是独一无二的。”

    “相比起冷冰冰翡翠珠宝,书画是有感情的。”红缨若有所思地说道。

    “说的不错。”丁海杏笑着点头道。

    忽悠人丁海杏可真是一把好手。

    “妈”红缨突然叫道,声音有些发紧。

    “怎么了有什么想说的。”丁海杏温柔地看着她道。

    红缨犹豫地看着她,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我这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吧没关系。”丁海杏鼓励地看着她道。

    “说起来有些匪夷所思,有些大逆不道。”红缨深吸一口气道,“我昨儿梦见我奶奶了,她说下面好冷,也好渴”双手搓着胳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感觉太真切了。”

    “奶奶这是想你了,想看看她的孙女过的好不好。”丁海杏一拍手道,“快到清明节了,我们烧纸给老人家就好了。”

    “这不是封建迷信吗”红缨小声地说道。

    “什么封建迷信,祭奠先人不算,难不成大家都跟孙猴子似的,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丁海杏看着她揶揄道,忽然正色道,“不过这个得避讳着点儿,不想沾惹麻烦。”

    “明白。”红缨重重地点头道,“前些年平坟还耕,坟头都找不到了,烧纸她老人家能收到吗”

    “能”丁海杏点头道,“在十字路口画个圈,烧纸没问题。”想了想道,“这样清明的前两天天黑后,我们去海滩祭奠,最后灰烬被海水冲了,不留痕迹。”

    “嗯”红缨点点头道。

    在心里打定主意,以前不懂也不知道,还以为叔叔伯伯会祭拜,没想到这些不肖子孙。

    算了以后清明她多给奶奶和爸爸烧些纸,让他们在下面有钱花,不至于像在人世的时候穷的叮当响。

    丁海杏在这方面还真疏忽了,战妈妈在她和战常胜结婚那一天祭拜后,人就飞了,故去的人被活着的人惦记,也难安心。所以就没在祭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