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形势严峻

作品:《六零俏军媳

    景海林冷静地说道,“我早盼着靴子落地,这提心吊胆的日子过真是熬人。”

    “老子能挡他第一次,就能挡他们第二次,来者不拒。”战常胜淡定从容地说道,“不在一个系统,让他们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景海林感动地看着他,平静地看着他道,“如果是我呢如果是上级要处理我呢”

    “呃”战常胜随即就耿直地说道,“那上级也得讲理是不是得有确凿的证据不是吗相反你在这个岗位上尽心尽力,战功卓著。上级不能视而不见吧”

    “古有莫须有,现在支持大比武首长被批判,难道也是证据确凿。”景海林刻意压低声音说道,“看看他们罗织的罪名。”

    战常胜闻言还能说什么因为他说的事实,“怎么会这样”目光灼灼地看着他道,“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争权夺利罢了。”景海林淡淡地细若蚊声地又道,“没了继承人,魑魅魍魉都蠢蠢欲动了起来。”

    以战常胜的耳力自然听的分明,纳闷地说道,“我就奇怪了,上层斗就斗呗干嘛波及底层啊这些年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真正静下心来埋头苦干的时候少的可怜”

    “嘘慎言这种话也能乱说。”景海林一脸惊恐地四下看看道。

    “别担心,这里没人。”战常胜无感敏锐,又站在山坡上高处,一切风吹草动尽收眼底。

    “我们可以放心的聊。”战常胜眸光深远看着暮色中的营区声音低沉地说道。

    “我就怕你这驴脾气,千万别跟上面硬顶。”景海林不由得的担心地看着他道,“你忘了你答应我帮我照顾我儿子的。”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会鲁莽行事呢”战常胜赶紧安慰他道,随即自嘲地一笑道,“你是专业人才,这里真的离不了你。”

    景海林自嘲地一笑道,“这世上没有谁离不开谁”

    战常胜乐观地说道,“兴许我们是自己吓自己的。”

    “我也希望。”景海林微微摇头道,“可是从报纸上看到的和我从学校了解到的知道的情况,这两年各个高校开展教育运动最是如火如荼的,政治是主课,有的参加工作队下乡,军训也被列入了正式的教学计划中。军校军训那是应该的,可是地方大学我不反对军训可更应该以学习为主。”

    战常胜单手托腮,挠挠下巴道,“学习政治是有必要,但为什么拔高到如此的高度。”

    景海林苦笑生道,“政治为何受关注也是有历史原因的,江山是泥腿子打下来的,大多数是文盲或者半文盲,而读书没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是供不出来的。

    大学里百分之七、八十是zi han jie ji、小zi han jie ji,高等学校的学生有百分之八十是黑五类的崽子。

    所以让高校变成培养自己人的基地,而不是变成异己分子的大本营,这是头等大事

    基于培养自己人的想法,政审与政治课被提到了空前的高度。

    政审上就得没有一点儿瑕疵。”

    “这也没错啊”战常胜点头道。

    景海林眉头轻挑道,“看所处的立场不同,说话态度就不一样。”

    “我没别的意思。”战常胜讪讪地说道,解释了一下道,“我就是觉得受教育本来就应该大家共享。”

    “我知道”景海林点点头道,“可现实摆着呢政审力度加大后,自己人果然上大学的机会扩大了,可自己人往往成绩不佳,是靠开门办学的政策照顾走进大学校园的,开门办学,即不经过考试,只要政治过硬,单位推荐,没有基础也可以上大学,他们进了大学后,自然会觉得功课重,受压抑,在成绩好的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与他们在单位时的风光成鲜明对照,本能地认为高校政治斗争不彻底。”

    战常胜闻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还真说到他的心坎里了,起初刚入学时,他的心里也不平衡

    “尤其这两年教育运动空前高涨,上级还批评了教育方面的问题,认为主要集中在三点首先,严重脱离实际,学生应该参加jie ji斗争;第二,功课太多,学生负担太重,不利于德智体全面发展;第三,片面追求升学率,使青年们脱离无产阶级政治,脱离生产劳动,这会成为产生修正主义的社会基础。”

    景海林眸光深沉地又道,“而人是复杂的,程序化的政审很难正确判断一个人的思想状况,结果往往流于形式,成为变相株连,就连民国时期有名流人士他们的后人虽学习成绩好,却因出身问题失去了上大学的资格。

    我听说部分基层单位为表示政治负责,常常擅自提高标准,甚至按比例卡人。”挑眉看着他道,“你应该也有体会,弟妹的老家不是在农村吗工作队下乡是干什么的”

    战常胜无奈地说道,“本意是好的,可是演变到最后,却是下乡直接筛查有没有漏网的地主老财,直接查出身了。没有的也要凑数。最终杏花坡没有地主老财,无奈的推出一个渔霸。”

    景海林面容严肃地看着他道,“所以啊形势要比你我想象的严峻的多。”苦笑一声道,“你说我敢心存侥幸吗”

    “这个”战常胜也无语了,谁知道哪天这炸弹就落在头上了。

    “这日子,也只能过一天算一天了。”景海林拍拍他的肩膀道,“我好好活着,你也记得答应我的事。”

    “放心吧真到了那一天,我会好好照顾博达的。”战常胜拍着胸脯保证道。

    “谢谢了。”景海林抿了抿薄唇动容地说道。

    “谢什么你我之间还用说谢吗”战常胜捶着他的肩头道,随后说道,“走,看看孩子们怎么样了”

    aaaaaa

    战常胜抬起手腕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领着孩子们回来了。

    丁海杏一看见他们回来了,将做了一半的早饭交给了战常胜。

    让小沧溟和二小子好好的玩儿铁皮青蛙。

    她则拿出昨儿挑出来的礼物,拉着红缨进了卧室,将珠宝首饰交给了红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