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1章 心里准备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挑出一套翡翠首饰,又有一些零碎的珠宝,大约三分之一,“这些给红缨如何爸爸给她买的礼物。”

    “行”战常胜没意见道。

    丁海杏将余下的珠宝首饰收了起来,束之高阁,放在了大衣柜上面的箱子里,起码现在孩子们还小,不能攀高。

    久别胜新婚,两位不负责的爸妈躲避着孩子们,在书房的炕上颠鸾倒凤。

    战常胜声音嘶哑地看着怀中她道,“你今儿格外热情,是因为我的礼物吗”

    “我想你了,当然你的礼物也让我很高兴。”丁海杏充满水雾的大眼看着他道。

    “我就喜欢你的坦白。”战常胜笑眯眯地说道,以吻封缄,重新带着她一起攀上高峰。

    雨歇云散,战常胜搂着她却怎么也睡不着。

    “怎么了有心事”丁海杏自然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长臂一伸拉开灯。

    “下午发生的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老景两口子。”战常胜眸光深沉地看着她道。

    丁海杏抬眼看着他深不见底深邃如海的双眸道,“什么事”

    战常胜把下午发生在五号办公室的事情告诉了丁海杏。

    “这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丁海杏心情沉重地说道。

    如今只是开胃菜,主菜还在后面。

    “风声会越来越紧的。”丁海杏枕着他胸膛,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轻声道,“早些告诉他们也好早作防范,别到临时手忙脚乱。”

    战常胜闻言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还会更紧,以前一场风波下来,总会缓缓,我感觉差不多了。”

    “差不多了”丁海杏双手环着他精壮的腰身道,“部队的政审不是更加严格了。”

    这么一说,战常胜眸色一凛,“没个头儿了。”

    丁海杏赶紧伸手捂着他的嘴道,“咬死了,这种话也敢随便说,你在质疑上面的伟大决策。”

    战常胜拉下她的手保证道,“以后不说了。”

    丁海杏想二人要好的关系,猛地抬头看向战常胜道,“你可不许干傻事明白吗尤其是义气用事”捂着他的嘴道,“听我把话说完,只有你好好的才能保住景老师明白吗你跟着进去了,就全完了。大环境如此,谁也不敢和政策硬抗,不过到时候这操作上就可以运作一下。”

    “嗯嗯”战常胜点点头道,拉下她的手道,“我明白。”

    “还有啊真到了那一天,让景老师圆滑一点儿,好死不如赖活着,为了博达也得活着,哪怕像狗一样,上头让他写检查就写检查,让劳动改造,就劳动改造,让他干啥就干啥。别硬杠着,到时候受罪的是自己,都那时候了,什么面子都不重要了,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丁海杏唠唠叨叨地说道。

    “那样太浪费了,我们有多么渴求人才,让他去修地球,太屈才了。”战常胜愤怒地说道。

    “唉”丁海杏长叹一声道。

    “我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整他们,纯搞技术的,面对的是冷冰冰的数字与机器,又不是搞政治的,争权夺利。”战常胜面容严肃地说道。

    “因为他们有思想、有头脑,不会听风就是雨”丁海杏简单地说道。

    “避不开吗”战常胜喃喃自语地说道。

    “可以啊”丁海杏眸光淡定地嘀咕道。

    战常胜半起身激动地抓着她,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说道,“怎么避”

    丁海杏神色轻挑地说道,“躲到深山老林里啊”

    战常胜闻言敛眉沉思,丁海杏看他认真的样子,赶紧说道,“喂喂,我是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不能简单的让他们简单的把人带走。”战常胜眸光坚定地说道。

    “话说,你嘴皮子怎么那么的利索,颇有舌战群雄的架势。”丁海杏满眼小星星地看着他道。

    “跟你学的啊”战常胜抬眼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她道,“有个能说会道的媳妇,自然就伶牙俐齿了。”紧紧的搂着她一脸的笑意道,“你们天天耳提面命,曲线救国,自然是要多动脑了,所以对付他们礼貌、热情、客套”

    “孺子可教也”丁海杏高兴地说道。

    “这句话是不是也不能说啊”战常胜突然说道。

    “那我们以后说什么”丁海杏闻言黑着脸道。

    “革命话呗”战常胜俏皮地说道。

    丁海杏眉梢轻挑,他咋这么有先见之明呢

    aaaaaa

    第二天晨练的时候,战常胜避开站桩的俩孩子,将事情向景海林详细的说了一遍。

    战常胜看着神色平静地景海林道,“我说的,你听了没感觉吗”

    “本以为躲到军营里,会平安无事,怎么可能,我果然还是太天真了。”景海林凄然一笑道。

    战常胜看着他黯然地双眸道,“我告诉你是让你积极应对,可不是让你心如死灰,你可别想不开啊你可得挺住,不然博达怎么办”

    景海林给了释然地笑容道,“你放心,我们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不会办傻事的”郑重地拜托道,“只是真要到了那一天,我们在国内你也没什么亲戚,即使有亲戚,估计早就被打到了。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博达,所以博达就拜托你们了。”鞠躬长揖不起。

    战常胜赶紧扶起他来道,“老景这是干什么这话不用你交代,我是博达的师父,俗话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会好好照顾博达的。”他认真地看着景海林道,“我担心的是你们,怕你们不堪受辱,想不开。”忽然又道,“你可别以为把博达托付给我了,就可以了无牵挂了。”严肃地说道,“你就不怕我对你阳奉阴违啊不怕我虐待博达啊所以你得好好的活着,等将来有机会亲自问问博达。”

    景海林闻言心头微动,感激地看着他道,“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那么相信我啊”战常胜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

    “呸呸”战常胜啐道,“事情还没发生呢咱俩就在这儿跟交代后事似的,太不吉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