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审美不同

作品:《六零俏军媳

    “说起这个,博达不是要来看照片的,怎么没来。”战常胜随口说道。

    “肯定是怕打扰咱们。”丁海杏浅笑出声道。

    “那我们就不能辜负他们的美意喽”战常胜低头在她耳边呢喃道。

    滚烫的气息吹拂着耳畔,整个身体酥了半边。

    赶紧说道,“等一下,等一下,这些瓷器也是在华侨商店买的吗”

    战常胜松开她道,从箱子里拎出一个茶叶罐道,“不是,这些都是在京城的旧货市场买的。”兴致勃勃的介绍道,“哦那里的东西可多了,还便宜,不要票。”一副沾了大便宜似的,“他们更需要粮食,所以我花了些粮票,出去才知道外面的人活的有多艰难。”

    “没关系,咱家油水足,粮食够吃。”丁海杏不以为意地说道。

    “所以我买了些盘子、碟子、碗儿,能用就用,不能用放着也挺好看的。”战常胜说着将瓷器一一拿出来放在了书桌上,“还有这瓶子什么插花也行。我挺喜欢这瓶子的,你看看色彩艳丽,看得非常喜庆与热闹。”

    丁海杏哭笑不得的看着他手里的转心瓶,一眼就看出来是败家子乾隆时期的,喜庆热闹、富丽堂皇,繁缛堆砌的风格怎么看都有一种东北土炕大花袄的感觉。

    孩子他爸喜欢就喜欢呗个人喜好,抛开纷繁复杂的图案与审美,乾隆时期的工艺水平那绝对是顶级的

    “我也知道你喜欢素雅的,所以还买了素色的瓷器,例如这个碗。”战常胜将一个粉青釉刻如意纹碗递给了丁海杏道。

    丁海杏打眼一看,不用说雍正时期的,至简至极,淡雅隽永的风格。

    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两件瓷器都是宫里出来的,品相完好。

    真是羡慕战常胜这好运气,随便买回来的东西都是真品。

    话说这一时期,这些东西假的很少,且都不值钱的,没有金银珠宝来的实在,更没有粮贵。

    虽然这两年好了很多,但是粮食依然精贵,有钱也买不到。

    乱世藏黄金,盛世藏古董,这话是有道理的。

    “哦对了,在旧货市场我还买了些,你们女人最喜欢的东西。”战常胜说着出了书房,回到卧室,转瞬间提着行李袋进来。

    女人喜欢的东西

    战常胜拉开拉锁,从里面拿出一个布袋子,打开,刹那间满室生辉,流光溢彩。

    丁海杏看着布袋子里的东西,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怎么你不喜欢吗女人不是都喜欢这些亮晶晶的东西。”战常胜看着面无表情的丁海杏道。

    “这些你哪儿来的,上黑市弄的。”丁海杏紧抓着他的手道,“你可不许犯错误啊”

    “瞧你老是担心我犯错误。”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她道,不过心中却暖融融的,杏儿最在乎的是他。

    “看来我有必要解释一下,我是一名军人,绝对不会去做犯法的事情,这些也是在旧货市场买。”战常胜严肃认真地看着她道,“所以不用担心。”

    “你不是被隔离审查了,还有时间买这个。”丁海杏抬眼看着他好奇地问道。

    “审查完了自然就重获自由了。”战常胜眼底尽是笑意地说道,“好不容易去了一趟京城,就转了转。京城好吃的也多,东来顺涮羊肉、全聚德烤鸭可惜不能带回来,有机会带你们去。”说的特起劲儿。

    “你不看看吗”战常胜将袋子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这些都是给你的,一部分给红缨还有咱未来闺女做嫁妆。”

    “怎么没有儿媳妇的。”丁海杏笑着打趣道。

    “让儿子自己挣去。”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

    “噗嗤”丁海杏闻言笑了起来。

    “别傻笑,我是认真的。”战常胜将东西掏出来,放在了书桌上,“看看我买的你喜欢不。”

    晕黄的灯光下,它们散发着夺目的光辉。

    战常胜拿着一个一指宽的金镯子直接给丁海杏带在了手上。

    丁海杏看着手上的嵌珠累丝虾须金镯,是用虾须那般细的金丝编成的镯子,上面镶嵌着一颗珍珠,一颗红宝石,如此相间嵌了半圈。

    “可惜只有一个。”战常胜遗憾地说道,紧接着又道,“不过这是一套黄金首饰。”

    丁海杏看着眼前的格外粗狂美的黄金首饰。

    不但款式粗狂,大大的金耳环,粗粗的金项链,宽宽的金手镯,极富有传统之美简约、厚重、豪放又热烈。

    “这个好,又重又厚还金灿灿的,好看。”战常胜将狗链子般的金项链戴在了丁海杏的脖子上。

    丁海杏不用看就能感觉浓浓的暴发户的味道。

    她现在对战常胜的审美不抱任何的希望了。

    另外还有羊脂白玉麻花镯子,听他说才两块钱,珊瑚手串一块五毛钱,反正价格便宜的让她瞠目结舌。

    翡翠饰品,镯子、葫芦挂件,戒指、耳环,吊坠难得的都是老坑玻璃种,质地紧密细腻,肉眼看不到颗粒感,细腻莹润,通透无暇。

    零零碎碎的不成套的珠宝首饰,如东珠、玳瑁、玛瑙,白玉梅花簪、绞丝缠枝梅花金镯、赤金团凤衔云步摇、羊脂玉如意云纹簪都是难得一见,极其名贵,现在嘛,则一文不值。

    一套钻石饰品,项链、耳饰、戒指,全部是粉钻为主,围镶着白钻。

    还有老海派的几枚火油钻,一看就是没有保养好,看着有些氧化,没关系,重新清洗一下,定然会重新焕发光彩。

    丁海杏看着布袋的大小,有行李袋三分之二,这也太夸张了吧

    “你到底花了多少钱”丁海杏小心翼翼地问道,她记得他临走时她给了他大约一千多块钱。

    “五百来块吧”战常胜伸出一巴掌摇摇道,看着她张大嘴的样子,不好意思道,“我是不是太败家了,可是我想着你喜欢,所以不知不觉就买多了。我想给你买衣服、鞋子什么的,可惜那些要票”

    丁海杏听着他碎碎念,合上了嘴巴,高兴地说道,“不会,我很喜欢。”

    “是吗”战常胜闻言展眉轻笑道,“你喜欢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