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你在怕什么?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摆好晚饭,走进客厅叫他们吃饭。

    看着对峙的哥俩,弄清楚情况后,丁海杏满脸黑线的看着他们父子三人,严肃地说道,“战常胜同志,你这是破坏他们兄弟的感情。”

    战常胜无辜地说道,“我哪儿知道这小子这些日子不见面变的这么要强。”随即就道,“这样以后我买玩具买双份。”

    “战常胜同志,你这种浪费思想要不的得”丁海杏单手托腮道,“以前谁说的要做严父的,我现在发现某人说话言行不一。”

    “那个”战常胜不好意思笑了笑道,“看见他们我才发现自制力弱。”突然夸张地说道,“哎呀这不是有你在吗有你看着我们三个,所以不会做出格的事情的。”一脸讨好的看着她。

    丁海杏给了他们一个真拿你们没办法眼神,抱起二小子黑着脸道,“我先抱走他去喂饭,至于老大你想办法让他吃饭,有了新玩具吃饭可就没那么老实了。”

    战常胜板着脸看着小沧溟道,“你可是真是做哥哥,你让弟弟摸摸怎么了,他又不会玩儿,一会儿就还给你了。如果你不合弟弟一起玩儿,那爸爸就要考虑没收小青蛙了。”

    “不要。”小沧溟背着手噘着嘴,倔强的说道,“弟弟拿着青蛙就吃,口水流的到处都是。”

    战常胜闻言这理由还真无力反驳,丁海杏坐在餐桌前冲着客厅喊道,“不吃饭吗”

    战常胜闻言提高声音道,“来了。”伸出手来道,“我们先吃饭,青蛙爸爸拿着,吃完饭再给你。”

    小沧溟看着他板起来脸来,将青蛙放在茶几上道,“爸爸,我放这里好吧我去吃饭。”说着向餐桌移动脚步。

    “回来。”战常胜叫住他道,“还没洗手呢”

    “哦”小沧溟赶紧跑到了脸盆架子旁,垫着脚尖洗了洗自己的小爪子,抬眼看向战常胜眼巴巴地说道,“爸爸,毛巾。”

    战常胜洗了洗手,拿着毛巾,垂下去一头,给了小沧溟擦手。

    父子俩将手擦干了,战常胜将毛巾搭在脸盆架子上,然后才拉着儿子去吃饭。

    战常胜将儿子抱着放在他的餐椅上,一边照顾他吃饭,一边自己吃,他早就饿了。

    嗯还是家里的饭菜好吃。

    春季一年海鲜最为鲜美的时刻,丁海杏知道他回来了,所以整一桌子丰盛的海鲜。

    有话吃过饭也能说,所以一家人好好的吃饭。

    吃完饭,红缨收拾餐桌,丁海杏收拾好换洗衣服,让战常胜端着洗漱用具去洗澡。

    自己看着俩孩子,有她这座大仙镇着,两个孩子玩儿铁皮青蛙,真是和谐共处。

    小沧溟上发条,小青蛙在茶几上咔哒、咔哒直跳,二小子在丁海杏怀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青蛙跳,脑袋还一点一点的。

    发条走完了,小沧溟继续上劲儿,小青蛙继续蹦。

    红缨出来看着两个弟弟道,“这一会儿安静了,不吵架了。”笑着又道,“也只有妈能镇的住他们。”说着坐到了沙发上,“爸呢”四下看了一眼问道。

    “去洗澡了。”丁海杏轻笑道。

    她和红缨陪着两个小子玩儿,期间让俩孩子去放了几次水。

    时间差不多了哄着他们俩睡了。

    小沧溟稀罕的还把铁皮绿青蛙放在了被窝里。也不怕翻身搁着自己了,等他睡着后,丁海杏才拿出来放在了枕头边上。

    哄睡了两个孩子,红缨也洗洗睡了,明儿还上学呢

    战常胜也洗澡回来时家里安静的很。

    “都睡了。”战常胜小声地说道。

    “嗯”丁海杏拉着他出了卧室,直接进了书房,“这些你说明一下吧”

    战常胜看着完好无损自己寄来的包裹道,“怎么你不喜欢”

    “不是”丁海杏摇头道。

    “你喜欢就好了。”战常胜嘴角泛起甜蜜的笑意道,“这些我也不懂,反正看见就买了。”

    丁海杏深吸一口气道,“我是说你把这些买回来没问题吗这些不是应该被送往废品收购站,或者被打砸的。”

    “这些是我在正规的商店里买的。”战常胜拿一副画展开道,“你看这齐白石的虾,是在华侨商店买的。还有徐悲鸿的奔马图。既然挂在商店里售卖,我买了当然没问题了。就是有些贵了,四五十块钱。”

    “咳咳”丁海杏惊讶地直咳嗽,这还叫贵,简直便宜的如白菜了,不过想想现如今的工资水平,一副画一个工人两个月的工资。

    但是这些如果保留到千禧年之后,那就是上千万甚至上亿。

    虾,可是齐白石最拿手的作品类型,也是最容易卖出高价的。

    “等等华侨商店,只用钱能买来吗我听说要用外汇券的。”丁海杏突然想起来道。

    “我拿你送的药丸跟人家换的。”战常胜简单地说道,“对了有些药我用完了。”

    现在只要出差,战常胜先把医药箱放进行李袋里。

    “没关系,我在给你补充。”丁海杏随即条件反射地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战常胜给了她一个笑容道,“放心吧这些书画都是正规商店买的。保证不犯错误的。”指着墙面道,“这些挂在这里可好”察觉丁海杏脸色不对,战常胜好奇地问道,“你在怕什么”

    丁海杏抬眼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压低声线说道,“我怕被打土豪、分田地,被抄家。”

    战常胜闻言错愕地看着她,随即哈哈大笑着将她搂进怀里道,“我的傻媳妇,谁敢来抄咱的家,咱俩可是根正苗红,现在又不是刚解放哪儿会,再说了,这里是部队,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部队又不是保险箱,你又不是没见过被下放的,不也是”丁海杏靠在他怀里小声地说道。

    浩劫近在眼前了,没有最疯狂只有更疯狂。

    丁海杏不是不同意他买,而是如此明目张胆的买这些遭人恨的东西。

    实在太不合时宜了。

    “我们没问题的。”战常胜拍着胸脯保证道,“等我把和他老人家的照片挂在我们家最显然的而为之,没人敢来的。”

    丁海杏闻言眼前一亮,那可是护身符,魑魅魍魉没人敢靠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