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 回家

作品:《六零俏军媳

    “想不到咱的三号嘴皮子挺利索的吗”江五号眉梢扬起轻笑道。

    “哟咱的三号”冷卫国眸光清澈地看着他打趣道。

    “一致对外嘛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江五号神色如常地说道,

    “行了,你忙吧我走了。”冷卫国说道。

    “一号,等一下,等一下。”江五号叫住冷卫国道。

    “有什么事”冷卫国看着他问道。

    “咱们上交国家的东西有用吗”江五号迫不及待地问道。

    “有用”冷卫国重重地点头道。

    “那就太好了。”江五号喜形于色地说道。

    冷卫国看着他又道,“明儿开会,让三号传达上级的指示。”说着离开五号的办公室。

    aaaaaa

    夕阳西下,一片金黄色的柔光正在四处蔓延着,染红了半个天空,战常胜提着放在一号办公室的行李袋,踏着着柔和的夕阳一跨进月亮门,看着院子外的人道,“我回来了。”

    “爸爸”小沧溟仍掉手中的拨浪鼓,朝战常胜扑了过去,抱住了他的大腿。

    “哎儿子。”战常胜高兴地将小沧溟抱了起来,笑着问道,“儿子,想爸爸了吗”

    “想”小沧溟重重地点头道,“你看我想你想的都瘦了。”

    “是嘛”战常胜看着嘴跟抹了蜜的小家伙轻笑道,“那爸爸在家给你做好的,我们补回来,好不好。”

    “好”小沧溟笑的双眼就眯了起来,“爸爸想我吗”搂着他的脖子乖巧地说道。

    “想”战常胜亲昵的贴着他的脸颊说道。

    “跟一号谈完了。”丁海杏抱着小北溟过来道。

    “明天继续。”战常胜看着她怀里的小北溟道,“二小子可是又胖了。”

    小北溟伸着双手,也要抱抱。

    “老战坐坐下说话。”景海林招手道。

    “战爸爸坐这儿。”景博达摆好了竹椅道。

    “好”战常胜抱着小沧溟坐下,让小沧溟坐在他的左腿上,丁海杏又将小北溟放在他的右腿上。

    “饿不饿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再聊。”丁海杏满眼温柔地看着他道。

    “我要不说完,你们能安生的吃饭。”战常胜看着他们笑道。

    “爸,喝水。”红缨端了被温水出来放在葡萄架下的石桌上。

    葡萄藤还没有发芽,只有干枯树枝趴子架子上,等待着春风吹绿葡萄藤。

    “还是我闺女好。”战常胜笑着说道,“老实说我还真渴了,在五号那儿”想起自己说的什么立马住嘴。

    “正好水不冷不热的,我兑了些凉白开。”红缨赶紧说道。

    小沧溟端着杯子,放到了战常胜嘴前面道,“爸爸,我喂你。”

    “好”战常胜张嘴咬着杯子的边缘一口气将一杯水一饮而尽。

    小北溟不敢示弱的举起手,丁海杏见状,赶紧将二小子的手放在杯底儿,免得两个小子又打起来。

    这样两个儿子的双手只是辅助的扶着杯子,不过那架势可是足足的。

    真是喝杯水都这么费劲儿,真是甜蜜的负担。

    “爸爸,真乖,一滴水也没撒到外面。”小沧溟毫不吝啬地称赞道。

    听的战常胜满脸黑线,“儿子,把杯子放下。”

    小沧溟乖乖地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快说说,事情顺利吗”景海林迫不及待地问道。

    “看到我平安回来,就知道事情很顺利的。”战常胜神色淡定给说道,“当然免不了被人审查,走正常的程序而已。毕竟资料来路不明,总得给人时间甄别、确定,思考的时间。”

    “他们没有难为你吧”丁海杏上下打量着他,一双眼睛如x光似的。

    “没有,只是没有行动自由而已,就当放假了。”战常胜神色如常地说道,看着他们关切地眼神,心中一暖道,“如我们所猜测的一样,他们也觉的送资料的是老毛子。因为资料涉及的都是156项目工程的技术资料与图纸。”

    丁海杏当时可是仔细甄别了才拿出来的,涉及的除了军工这些敏感的核心资料,也有涉及民用的,如矿山机械要先进一些,当然更注重一下环保。

    举国之力,由上到下要容易的多,全民皆兵,一心为公,执行力度要好一些。

    “原来是一知半解,许多还要自己摸索,有些甚至因为国力太弱,下马的项目,我看会很快陆续上马的。”战常胜激动地说道。

    “太好了。”景海林高兴地说道。

    “我还见到许多大人物。”战常胜双眸灼灼,即使到现在还如脚踩在云雾中一般,没有真实感

    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在京城的见闻,听得大家好生羡慕。

    “哦我有拍照,等会儿我拿出来,让你们看看。”战常胜心潮澎湃地说道。

    “战爸爸,现在就拿出来吗”景博达迫不及待地说道。

    “先吃饭好不好。”丁海杏出声道。

    “那好吧”景博达噘着小嘴儿说道。

    “傻小子,照片又跑不了。”景海林伸手揉揉他的脑袋道。

    “那我们去摆饭。”丁海杏和红缨起身道,弯腰提起战常胜脚边的行李袋道,提着袋子边走边自言自语地说道,“装的什么这么沉。”

    “我买给你们的礼物。”战常胜抱着两个孩子跟在她身后道。

    进屋后直接将两个儿子放在了沙发上,拉开拉链将信封里的照片拿出来放在了茶几上,又将给儿子买的上发条的铁皮绿青蛙上了发条,放在了茶几上,小青蛙咔哒咔哒蹦了起来。

    一下子吸引了两个孩子的目光。

    战常胜将行李袋的拉锁拉上,提着行李袋放进了卧室,在出来时,他家二小子已经从沙发上爬到了茶几上,看把他给能的,咧嘴一笑哈喇子就流了下来。

    吓得战常胜赶紧将照片拿起来。

    “啊啊”茶几上没有了绿青蛙,小北溟伸着手指着哥哥手里的玩具。

    “你干嘛不让它蹦啊”战常胜将照片装进上衣口袋里,还是这里安全,等回来放在镜框里,挂在墙上。

    “弟弟,光抢,不让它蹦”小沧溟背着手将青蛙藏在后道,不高兴地说道,“真是太不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