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 来者不善

作品:《六零俏军媳

    可惜战常胜不在眼前,丁海杏也只是在脑子里想想。

    东西粗略了看一遍,拿起最上面的信,抖开。

    红缨着急地问道,“爸爸信上写的什么”

    “哦你爸说他很好,平安无事,问候我们大家,很快就回来了。”丁海杏直接将信递给了她道,“自己看。”

    “啊爸爸就写了这两行,太敷衍了吧”红缨看见简单如便条的信件道。

    “总算有只言片语了,人平安无事就好。”丁海杏重新将包裹给打起来。

    抬眼看向红缨道,“红缨帮我抬进书房,等你爸回来问过他再说”

    两人将箱子抬进了书房,在焦急中又等了一个星期,战常胜才风尘仆仆的回来,只不过先去向冷卫国汇报了一下京城之行。

    一号的大秘马德彪亲自到家里告诉丁海杏三号已经回来了,正在和一号谈工作。

    让丁海杏不用担心,三号回来了。

    办公室内

    战常胜站在冷卫国办公桌三米开外,手里的旅行包,直接放在脚下,郑重的敬礼道,“一号,我回来了。”

    冷卫国激动地从办公桌走了出来,回礼后,紧紧的握着他的手道,“事情怎么样”

    “幸不辱命”战常胜干脆爽快地说道。

    “来来,快跟我说说这次京城之行。”冷卫国直接拉着他坐到了待客区的沙发上,又亲自给战常胜倒了杯水,放在了他的面前。

    战常胜情绪少有的激动地说这次京城之行,“我见到了总部首长”

    战常胜汇报工作告一段落,将自己京城之行挑着重点详细的说了一下,端起已经凉的茶杯狠狠的灌了两大口,润润口干舌燥的嗓子。

    冷卫国听的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的,“我这里也有好消息告诉你,蒋干盗书成功了。”拍拍着他胳膊高兴地说道,“上一次你门碰到的那个驱逐舰的舰座,靠边站了。”

    “好”战常胜高声叫道,“蒋委员长还是让咱失望了,要是毙了那家伙才好呢也为四名渔民报仇了。”

    两名坠海战士被杏花坡的乡亲父老给救了,可被轰沉的渔船就没那么幸运了,除了被战常胜他们救上来的三名渔民,其他四名渔民在部队搜救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事情过了这么多天,凶多吉少了。

    “行了,能得到现在的结果,已经是我们政治宣传上的巨大胜利了。”冷卫国高兴地说道,“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他丢官弃爵了。”

    “呵呵”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笑,不过这笑容又苦涩了起来。

    战常胜眸光深沉宽慰他道,“现在咱们有那些技术资料,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

    “嗯”冷卫国简单地应道,双眸炯炯有神,对未来充满信心。

    “报告”马德彪站在门口道。

    “进来。”冷卫国看向房门道,语气有些不悦,这打扰他们谈工作,这个小马怎么搞的。

    马德彪推门进来,“一号,五号来了。”

    冷卫国与战常胜相视一眼,这江五号消息够灵通的。

    “哟三号这是衣锦还乡啊”江五号看见他语气酸溜溜地说道。

    “哎你还别说,我还这次京城之行,收获颇丰啊”战常胜徐徐然说道,语气中透着轻快故意气气他。

    江五号闻言瞬间黑了脸,这家伙走了狗屎运了,可以去京城见总部首长,徐茂生也捡到技术资料,就没那么好命了。

    真是让人恨的牙根痒痒

    忽然嘴角泛起笑意道,“别急着高兴,我办公室可来了位麻烦人物,滨海大学政治部的拿着介绍信,找着咱们营区。点名指姓的要找洪雪荔,回去调查她的问题”

    战常胜闻言心里咯噔一声,面容冷峻地看着他道,“人呢”

    “在我办公室呢”江五号大拇指朝外指指道。

    战常胜闻言抬脚就走,从京城回来的好心情,立马被江五号带来的消息给吹散了。

    江五号伸手叫住他道,“我来找一号本来想商量一下,你在那就正好了,我给你说一声,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我跟他聊了几句,这个人事挺多,张口狗特务,闭口tong di an guo询问她在营区说过fan dong言论没有。”严肃地又道,“明白吗”

    “我来通风报信,你都不说个谢字吗”江五号抬腿追了上去道。

    战常胜直接给了他四个字,“兔死狐悲”

    江五号瞪着他的背影,气呼呼地嘀咕姓战的真是一点儿都让你喜欢不起来。

    “快走,看看去。”冷卫国跟着过来道,“涉及到洪老师,老战那急脾气,别跟人家硬顶起来,就麻烦了。”

    aaaaaa

    战常胜推开了江五号办公室的大门,看着里面的二十来岁年轻的小伙子,一身靛蓝色的中山装,板板正正,胸兜了挂着两根钢笔,梳着大背头,头发打的油光水滑的。

    估计苍蝇走在上面打滑,蚊子能在上面劈叉。

    战常胜走进来有礼地说道,“你好”笑眯眯地说道,“同志欢迎你远道而来啊”

    “请问你是”他站了起来道,看着战常胜肩膀上的肩花,幽深的黑眸轻轻晃了晃。

    “我是这里的三号。”战常胜伸出手道。

    “你好”他伸出手握了握战常胜地手道。

    “从城里到这里够辛苦的吧”战常胜热情地嘘寒问暖地说道。

    “为了革命工作,不辛苦。”他挺直脊背,矜持地说道。

    “请坐”战常胜脸上露出诡异地笑容道,“我听说你来这里是想了解什么情况”

    他坐在了椅子上,仰望着战常胜道,“三号同志,我首先要纠正你的话。”语气一场严肃地说道,“我不是来了解什么而是将她带走,回去调查问题的。你必须端正态度,积极主动地配合我的调查。这点请你明白。”

    “哦”战常胜轻扯嘴角,神色淡然地看着他道,“那么请出示你的证件。”

    “哦这是我的介绍信。”他掏出自己的介绍信递给了战常胜。

    战常胜对于他递来的介绍信,看都不看,提高声音道,“同志,你这可不符合组织程序呀”突然一脸正色地说道,“同志,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