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高知果然强大

作品:《六零俏军媳

    “可你如何向上面解释这些怎么来的。”景海林轻轻拧着眉头说道。

    “海里捡的。实话实说喽”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

    “可你觉得上面会相信”景海林不由得担心地说道,“你说海里捡的,或者说江豚驮过来的。这根本是扯淡嘛这是要是说不清楚,万一再被有些人利用,你要是被隔离审查,怎么办”

    “啊”洪雪荔惊呼地捂着嘴道。

    “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只能把我看到的说出来。我还真解释不清。”战常胜坦坦荡荡地说道,“审查就审查吧我真金不怕火炼。”

    “你还真是,现在高层明显不稳,争斗的厉害,你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景海林气急败坏地说道。

    “难不成当这件事没发生。”战常胜坚定地摇摇头道,“我做不到,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还有什么好怕的。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与你们无关。”

    “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是那种人吗”景海林闻言瞬间脸就黑了,急忙又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当然要上交了,可上交得有个方式方法吧”

    “抱歉,误会你了。”战常胜敛眉沉思,老景说的有道理。

    丁海杏经景海林这么一说,也感觉自己鲁莽了,可是后悔吗在心里微微摇头,少走些弯路也是好的。仔细盯着战常胜的面相,又掐指一算,平安无事。却不敢放心,谁知道过程是否惊心动魄呢

    洪雪荔食指轻叩着膝盖,“这事会不会是老毛子干的。”

    “啊”景海林吃惊地张大嘴巴道,“你这又是从哪儿臆测出来的。”

    “首先这些资料都是俄文,第二刚才我们谈老毛子撤回时,那些专家的态度,第三是现在的海流是从北向南。”洪雪荔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江豚智力都用上了,甚至在海图上比划计算,充分证明是老毛子所为。

    听的战常胜他们是瞠目结舌,且满眼小星星。

    丁海杏则满脸的无语,却也双眸崇拜的看着洪雪荔。

    像这种事情有结果推断原因,洪雪荔这类高知,做出最科学的解释,她会有千百种理由说服自己和别人。

    “这逻辑上说的通。”景海林点头道。

    战常胜同意道,“就这么办”随后又道,“这件事越不过一号,我必须告知他。”

    “这是应该的。”景海林抿了抿唇说道。

    战常胜将书放好,放在箱子里合上,严丝合缝的。

    “哎呀你合上了这怎么打开啊六面都一样。”景海林着急起来道。

    “这样,做个记号,粘上快胶布。”洪雪荔好心地提醒道。

    “可是怎么开”景博达问道。

    战常胜双手使劲儿的扒,怎么都扒不开。

    “这不会是那么欠揍吧”丁海杏故意轻笑道。

    景海林惊愕万分地说道,“不会吧”

    “试试就知道了。”战常胜眉峰轻挑,一拳砸子在箱子上,果然箱子自动打开。

    丁海杏找来医用胶带做了个记号。

    战常胜抱着箱子道,“这事老景你就别参与了。”他的身份敏感,不像他根正苗红,没有可查的。

    “嗯”景海林收到他的好意,连忙点头应道。

    战常胜抱着箱子离开,马上要到了上班时间,所以直接去了冷卫国的办公室。

    冷卫国一看见他立马招手道,“老战来的正好,总部首长召见,你马上去京城出差。”

    战常胜将手里的箱子放在他的办公桌上,敬礼后道,“一号,我有工作向您汇报”

    aaaaaa

    战常胜离开了,留在家里的人的心跟着提了上来。

    景海林安慰道,“弟妹别担心,老战一定会没事的。”

    “我没事”丁海杏若无其事地说道,她心里琢磨着等这一波巡航的回来的途中也给他们一份大礼,分散战常胜的注意力。

    景海林看着神色如常地丁海杏,目光又转向洪雪荔朝她使使眼色,多照看着点儿。

    洪雪荔忙不迭地点点头,放心吧

    景海林看了下墙上的挂钟,“时间到了,我上班了。”

    人匆匆的走了。

    丁海杏抱起困的直揉眼睛地小沧溟道,“儿子我们先去尿尿,然后再睡觉。”

    “博达、红缨,你们也该上学去了。”洪雪荔看着他们两个道。

    红缨看着洪雪荔担心地问道,“洪妈妈,我爸爸没事吧”

    “你爸爸这么好的人肯定没事。”洪雪荔抬眼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红缨郑重地说道。

    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但总不能实话告诉孩子们,跟着一起担心吧

    “好了,你们快去上学,别让你爸爸担心你。”洪雪荔拍拍她的脑袋道。

    “嗯”红缨点点头道,和景博达一起上学。

    丁海杏抱着放完水的小沧溟,哄着去睡觉了。

    洪雪荔则推着婴儿车,将小北溟推进了卧室。

    战常胜很快就回来了,收拾好衣服,只留下一句话,就独自上京城了。

    “等一下。”丁海杏追了上去,塞了一把钱给他道,“穷家富路。”

    战常胜将钱装好了,步履匆匆的离开了。

    这一去,也将家里的人心带走了。

    大家见面还都装的若无其事,不想让彼此担心。

    期间冷卫国告诉他们战常胜平安无事,但是没有见人平安回来,谁的心也放不下来。

    巡航回来的徐茂生也捡到了同样规格的箱子,当然也是上交国家了。

    十多天后,丁海杏收到了战常胜寄来的包裹。

    红缨看着茶几上的包裹,“妈,爸爸寄来的什么”上面贴着封条小心轻放,“看来说易碎品。”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丁海杏轻笑道。

    两人将包裹打开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妈妈,是瓷器耶难怪小心轻放了。”

    “这是不是代表爸爸没事了。”红缨高兴地说道,都有心情寄这些东西回来了。

    “嗯”丁海杏高兴地点点头道,看着箱子里的东西,不仅有瓷器,还有书画,可是说件件都是真品,他到底从哪儿买的,也不怕人家查吗就这么大咧咧的寄回来了。

    本来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真想勒住他的脖子好好的摇摇他的脑袋,问问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