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4章 上交

作品:《六零俏军媳

    景海林看向战常胜眉梢轻挑道,“看吧”接着又说道,“美帝对追随他的小弟们当做什么别说核心技术了,边沿技术还得看他的心情。尤其落后的农业国因为在军事实力和商品竞争力的巨大劣势,就只能成为工业国的廉价原料供应地和工业产品倾销地。小国抱着大国的大腿,或许可以在巨大的阵营中专攻一两个环节以较高的生活水平养活自己的国民,因为体量较小,从大工业国分走的也只是一小杯羹,大工业国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例如现在了南朝鲜,由于美在越南战争,他不但参战,也作为后勤保障,带来一笔不算小的收益。如同当年因朝鲜战争而在战后快速成长的日本经济,越战让原本因韩战后而衰落的韩国经济得以开始发展下去。

    当然前提是大哥让你挣,他才能挣。

    但是人口众多的大国,例如我们一旦以工业化的,将对现有的工业化大国造成其不可忽视的冲击,被打压是必然的。”景海林竖起食指摇摇道,“这个无关社会制度,只论国家利益。美帝不希望看到一个强大的共和国。”

    景海林继续说道,“所以我们要是没有工业化,面临的选择只有两个关起门玩自己的,或者继续沦为工业国的廉价原料供应地和工业产品倾销地。这两种选择都不可能以较高的生活水平养活自己的国民。现在知道了紧裤腰带进行工业化建设是多么难能可贵了。

    工业化是跟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的。工业化又是一个大国想要自立于国际社会的必要条件,工业化基本完成后能够迅速反哺农业,促进人民生活水平迅速提高。”

    “所以工农业剪刀差,才让我们农民过的那么苦。”丁海杏不高兴地说道。

    “呃”景海林张了了张嘴道,最后无奈地说道,“为了大局,始终要有人做出牺牲的。”

    战常胜伸手握了握丁海杏的手,虽然不想承认可是景海林说的对。

    丁海杏回握了下他的手,微微摇头,示意他没事。看着婴儿车内的小北溟听着、听着都睡着了,穿的厚,又盖着小褥子,就不惊动他了,免得一动又醒了。

    目光看向小沧溟,还很精神,甭管懂不懂,听得津津有味儿的。

    景海林叹声道,“咱们的底子不是一般的差,而是一张白纸,我们什么都没有,人力、物力、财力都缺,工业化过程落后是全方位的,古老的农耕特色很大程度上与工业化抵触,对外学习是被侵略以后才开始的,是被动的,效果差,魏源、林则徐等人比他晚了一百四十余年,共和国则晚了二百四十余年差欧美更是三四百年在全面封锁下发展到现在很不容易,也就显得的苏援的难能可贵了。”

    丁海杏低眉敛去眼底的惊讶,共和国在这现在到未来的几十年里,要还四百年的欠账,不侵略,不殖民,发展起来,其中举国体制居功至伟,共和国是龟兔赛跑里的兔子,而欧美强国是那只先发的乌龟,这样算来兔子跑的很快的。

    当然成就卓著,也是因为太低的缘故。

    战常胜满脸疑惑地又问道,“照你这么说都是为了自己本国的利益,美帝那么抠门,老毛子为啥那么大方。”

    丁海杏轻笑道,“这里真要感谢的是共产主义席卷了全球,要不是共产主义给赫鲁晓夫洗了脑,也不会遇上这种好事。”

    “弟妹说的对,恐怕1万年也不会遇到这样的好事情。当然离不开我们自身的态度的强硬,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景海林声音清亮地说道,“我看报纸上说,蘑菇弹爆炸的时候,他老人家曾经说过,要给赫鲁晓夫一个一吨重的军功章,可惜蘑菇弹爆炸后赫鲁晓夫就被他的战友们给赶下台了。”

    “看你把老毛子夸的那么好,要是哪些工程的技术资料留下来就好了。”战常胜遗憾地说道。

    有啊就在眼前,丁海杏瞪着战常胜,可惜人家只顾自怨自艾,她是给瞎子抛媚眼白抛了。

    正当丁海杏考虑是否将眼前的书摔到他们脸上的时候。

    洪雪荔、红缨和景博达好奇的拿起来。

    “都是蝌蚪文,我看不懂”红缨摇摇头道。

    “好像是俄文。”景博达接触的书籍要比红缨多,所以能看的出来。

    “我的天啊”洪雪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手里拿的东西,“这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看了什么呢”景海林随口问道。

    “这些是战教官你的愿望实现了,这些可都是拿黄金也买不到的技术资料。”洪雪荔激动地说道。

    “不可能吧”景海林拿起书来翻看,不但有理论知识还有配图,详细的图纸,“这这怎么可能。”突然将手中的书放下,又翻了翻茶几上其他的书籍。

    还真都是技术资料,无比震惊,眼睛瞪的如铜铃一般,不敢相信。

    “老战,你这真是从海里捡的。”景海林惊讶的无以复加的说道。

    “当然了,我从亲自下海捞的,这是龙苍海他们有目共睹的。”战常胜说着拿起来书,翻开,可惜上面的字认识他,他不认识它们。

    “这太玄乎了吧江豚居然驮着技术资料。”景海林惊讶地喃喃自语道。

    “玄乎却是玄,可这是事实。”战常胜高兴道,“不管如何这是好事。”

    “谁会这么做”景海林挠着下巴仔细思索道。

    “管他是谁呢只要确认了是资料的真实性管那么多干什么”战常胜双眼发光紧紧地盯着他道,“老景你确实没看错。”

    “没有这些我还不至于认错。”景海林看着这些资料道,抬眼看着他道,“你打算怎么办”

    “国家正需要当然是上交了。”战常胜眸光深邃理所当然地说道,“这话问的,我拿着他们干什么我又不认识它们只有上交了才能让它们充分发挥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