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0章 叹气

作品:《六零俏军媳

    小沧溟教的非常有耐性了,小嘴巴巴的一直说。

    丁海杏在厨房里听着,莞尔一笑,这时候小沧溟很有哥哥的样子,哥俩好。

    看着小沧溟话唠的样子,她不用担心二小子说话晚,有他在二小子耳边唠叨,相当于个免费的家教。

    不用像小沧溟的时候,不厌其烦的教他喊爸爸妈妈。

    也不用傻乎乎的趴在炕上教他爬,有小沧溟地上到处滚,二小子还能无动于衷吗

    不过两个小家伙要是闹起来,房顶能给掀翻了。

    “我回来了。”战常胜推门进来道。

    “爸爸”小沧溟扔掉手里的小马飞快地朝战常胜扑了过去。

    战常胜一把将小沧溟抱了起来,目光柔和地看着他道,“儿子在干什么啊”

    “我在教弟弟认识小动物。”小沧溟指指茶几上的玩具,噘着小嘴儿道,“可是弟弟好笨,都不会说话。”

    “我们沧溟要有耐心,在过几个月弟弟就会说话了。”战常胜鼓励他道,“继续努力哦”

    “嗯”小沧溟重重地点头道。

    “乖,我们沧溟真乖”战常胜毫不吝啬地夸赞道。

    他们父子俩说的起劲儿,被冷落的小北溟不乐意,抗议挥舞着手臂,啊啊叫着让抱抱。

    “二小子,该尿了。”丁海杏在厨房提高声音提醒道。

    战常胜将小沧溟放下道,“爸爸给弟弟把尿。”说着将二小子从婴儿车里抱了出来,去外面放水。

    回来时,小沧溟伸着手道,“爸爸抱抱。”

    “好”战常胜弯腰将他也抱了起来,一手抱一个进了厨房。

    丁海杏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们父子三人道,“再来一个我看你怎么抱”

    “你又有了。”战常胜盯着她平坦的小腹说道。

    “混说什么,关着保险呢”丁海杏媚眼一横,娇嗔道。

    “也有擦枪走火的时候,保险又不是万能的。”战常胜嘿嘿地笑道。

    “爸爸打枪吗”小沧溟黑白分明的眼珠滴溜溜直转,“我也要玩儿。”

    战常胜闻言满脸黑线地说道,“你大舅舅不是给你雕了一把木头三八大盖吗”

    “小子赶紧下来,爸爸上班累了。”丁海杏看着小沧溟说道。

    “这点儿重量小意思。”战常胜不以为意地说道。

    “你就惯着他们吧”丁海杏没好气地说道。

    “还能惯几年,等他们大了,老子想抱,他们都不让抱了。”战常胜左右亲亲他们的嫩滑的小脸蛋儿道。

    “你回去看着爸妈还好吧”丁海杏一边做饭一边问道。

    “好着呢”战常胜说了一下家里的情况。

    “解放要考大学了,不是还有一年吗”丁海杏抬头飞快地看了他一眼道。

    “高中是两年制。”战常胜为她解惑道。

    “哦”丁海杏点点头道,“也不知道那小子学习怎么样”

    “有国良看着呢成绩差不了。”战常胜信心十足地说道,“那小子想考军校。”

    “国良所在的军校。”丁海杏轻蹙眉头道,“姑姑能同意。”

    “先斩后奏呗”战常胜轻松地说道。

    丁海杏放下手中的大片菜刀,侧身看着他严肃地说道,“你可千万别,穿上蓝军装,这个万一见面了,姑姑非气炸了不可。那可是蘑菇弹爆炸的威力,解放可是姑姑的命根子。姑姑年轻漂亮时,不是没有追求之人,怕儿子受委屈,所以才一直单着的。”

    “解放可是一心一意的要当兵的,这父母是不可能扭过孩子的。”战常胜认真地说道。

    丁海杏仔细一想,明年浩劫一来,那家伙和解放还不一定能碰上。现如今这年月,部队还安稳点儿,地方上乱的很

    也只有当兵一途。

    “唉”战常胜轻叹一声道。

    丁海杏抬眼诧异地看着他道,“好好的叹什么气啊面对强敌的时候你都能沉着应战,什么烦心事”

    “今年征兵工作指示下来了。政审格外的严格,绝对的又红又专。”战常胜眉间划过一抹深沉道。

    “那很好啊保持革命队伍的纯洁性。”丁海杏好不敷衍地说道。

    战常胜看着她眼里划过抹深沉道,“这将意味着海军招收的新兵大部分都是农村来的,文化水平令人堪忧啊武器一时半会儿追不上,咱就靠着士兵的素质,可现在兵源大部分是文盲或者半文盲,训练起来”愁的皱起眉头。

    丁海杏眉梢扬起带着笑意说道,“所以解放上军校你可是巴不得的。”

    “那是当然了。”战常胜郑重地说道,“上面说了不以成分论,可是执行起来一刀切出身是硬指标。”

    丁海杏想到同样是这一年美国通过了第一部高等教育法,授权联邦政府更多介入高等教育,从而推动了高等教育普及化,约翰逊总统因此被后人尊称为“教育总统”。

    而这一年,种花高等教育“政审”突然趋严,此后10年,高考彻底停摆,而作为浩劫前最后一次高考,对莘莘学子们来说,即使通过了今年高考,未来亦忧喜参半,大多数人的4年大学生涯将有3年被各种“运动”占满。

    美国为什么推出了高等教育法,全靠敌人老毛子的冲击,苏军少校加加林成为历史上首位乘飞船步入太空的人,让美苏因“冷战”而引发的太空竞赛趋于白热化。由于苏联争得一系列“第一”,令欧美舆论哗然,开始纷纷检讨,西方在教育、科技上落后了,怎么能让老毛子跑在了前面。

    此前西方政府对高等教育干预甚少,可他们发现,老毛子人培养出了更多的工程师,相比之下,老毛子大学生基础更好,数学能力领先,至少懂一门外语,而美国大学生水平参差不齐,高校中流行厌学情绪。

    重视基础能力培养,提高教学质量,加大投入,严格高校管理,“苏联模式”被美国教育学者所推崇,政府不仅要管基础教育,还要管高等教育,这成为共识。

    然而,虽然群情激奋,美国高等教育还是坚持了专业主义路径,而种花在高等教育方严重的停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