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政治宣传

作品:《六零俏军媳

    “等一会儿啊”丁海杏和战常胜又将五斗橱放在了客厅一边靠墙的位置,别挡道了,房间够大,所以家具有充分的地方摆放。

    丁海杏洗洗手,才进去从婴儿床上抱着小北溟。

    “好了,好了不哭了,妈妈不干了。”丁海杏抱着他轻哄道,“这不是抱着你了。”

    小北溟脑袋在她的怀里蹭啊蹭的,丁海杏坐在炕上,撩起衣服,奶孩子,顺便摸摸他的小屁股,干干的,还没画地图呢

    “我记得还有四个箱子怎么办”在客厅的战常胜提高声音道。

    “它们放在书房了。”丁海杏回道。“等回来我自己慢慢收拾好了。”

    战常胜点点头道,“那好吧”看向洪雪荔道,“嫂子,麻烦你了。”

    “不麻烦小事一桩。”洪雪荔轻笑着说道,“我走了,你们慢慢收拾吧”

    “我送送洪妈妈。”小沧溟小大人般的说道。

    “臭小子,想出去玩儿是吧”战常胜拉着他的手道。

    小沧溟噘着小嘴儿道,“爸爸”被逮住了。

    战常胜拉着小沧溟进了卧室,“别想偷跑出去。”

    卧室内的丁海杏正纳闷呢她送出去的箱子,难道没有收到,怎么不见他拿回来。

    不会的,它绝对不会送错的,也许是,这两天连着事太多了,根本无暇顾及箱子。

    丁海杏一抬眼看着他们父子俩进来道,“你不用上班吗今儿不是星期天。”

    “一号让我们休息一天,明天是星期天,应该是两天,正好写写事发经过与汇报。”战常胜抱着小沧溟坐在炕上道。

    “这件事上报了没有。”丁海杏好奇地又问道,“不会大肆宣扬吧”

    “有什么好宣扬的,还不够丢人的。”战常胜面色不愉,郁闷地说道。

    丁海杏挠挠下巴,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道,“政治宣传啊钉楔子。”

    战常胜眉头微微挑动了一下,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双眸更加的深邃,深沉如大海一般。

    丁海杏眸光泛着凉意道,“听你说过事情的经过,对方回去怎么向上级汇报,实话实说,哈就有待商榷喽”语气微冷,军事上输一筹,得在政治上找回来,即使不能,也不能让敌舰将自己渲染成英雄。

    战常胜闻言眼前一亮,太了解蒋委员长的带兵之道,“舰座大人,如果如实汇报那么也难逃失职,顶多受处分而已。如果谎报军情,这罪责就大了,啧啧政敌们也会逼着蒋委员长挥泪斩马谡。”

    “那到不至于,罪不至死,又不是被打沉了,心疼死了。”丁海杏笑着微微摇头道。

    “那也让他靠边站”战常胜冷哼一声道,眼底凝结成霜,心动马上就行动道,“我去找一号,商量一下此事。”起身抬脚就走。

    “爸爸”小沧溟伸着手道,他想追,却因为坐在炕沿上,下不去。

    土炕修的比床高,脚无法沾地儿,所以小沧溟不敢轻易的下来。

    “你爸爸上班了。”丁海杏抱着小北溟起身道,结果就看见小沧溟翻身,趴在炕上缓缓的向下出溜。

    “这小子,还挺有办法的。”丁海杏低头看着他道,“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哦我去外面玩儿。”小沧溟打开卧室的门,颠颠儿的跑出去。

    丁海杏抱着小北溟出去,在菜地里放水后,将他放在了婴儿车里。

    “你就在客厅内看着弟弟,妈妈去做饭。”丁海杏蹲下来,与小沧溟平视道,“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哦”小沧溟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直转,“我要吃鸡蛋糕。”

    “好,妈妈给你拿。”丁海杏爽快地答应道,起身去了厨房。

    当然这些鸡蛋糕是趁着小家伙们睡觉的时候,在空间中做的。

    金黄的鸡蛋糕,散发着牛奶的香味儿,小沧溟迫不及待的伸手道,“妈妈,给我。”

    “你洗手了吗”丁海杏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

    “哦”小沧溟赶紧跑到脸盘架子旁,垫着脚,洗洗自己的小爪子,用干净的毛巾擦擦,颠颠儿又跑过来。

    丁海杏将鸡蛋糕递给他道,“自己吃,不准喂弟弟。”

    “好”小沧溟拿着鸡蛋糕坐在沙发上,婴儿车就他的身边。

    丁海杏抬脚去了厨房,释放自己的精神力,看着两个小家伙。

    她怎么可能让小沧溟独自一人看着弟弟呢

    小沧溟吃着香甜的鸡蛋糕,小北溟乌溜溜大眼睛紧盯着他手里的鸡蛋糕,目不转睛的紧盯着。

    “弟弟,你也想吃,不是我不给你吃,是妈妈不让你吃。”小沧溟自言自语地说道,“妈妈说等你像我这么高的时候。”还人特地站起来道,“才可以吃。”

    小北溟砸吧着嘴,口水都流下来了。

    “弟弟是个小馋猫,都流口水了,那也不能给你吃。其实我也不想给你吃,这个太好吃了。等你长大了,我再分给你吃。”小沧溟继续碎碎念地说道,“我是听妈妈的话乖孩子。”

    厨房内丁海杏听着小沧溟童言童语,会心一笑,估计坚持不了多久。

    果然小沧溟看着眼巴巴瞅着自己弟弟,扯开嗓门叫道,“妈妈,弟弟很想吃,我们喂弟弟好不好。”

    丁海杏出来扣了小沧溟鸡蛋糕上一丢丢,碎渣滓,塞到了小北溟的嘴里。

    小北溟嘬着嘴,吧唧吧唧直响。

    “弟弟,笑了。”小沧溟看着眉眼弯弯,咧嘴笑的小北溟笑道,“我是好哥哥吧”

    “呵呵”丁海杏揉揉他的脑袋道,“去洗洗手,手上都是油。”

    小沧溟跑到脸盆架上,洗洗手,擦擦,又颠颠儿的跑回来。

    丁海杏将玩具摆在了茶几上,小沧溟拿起雕刻的像狗一样的木头冲着小北溟说道,“弟弟,这是狗,跟我念狗。”

    丁海杏、红缨和景博达就这样教小沧溟的,所以他有样学样,当起了小老师,只不过这个学生不会说话。

    “妈妈,弟弟尿了。”小沧溟扯开嗓门冲着厨房喊道。

    丁海杏就得放下手中的活儿,来给小北溟换尿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