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算计与被算计

作品:《六零俏军媳

    “同志们,我觉得他们两个太不容易了,龙王爷不收他们做女婿。我都想哭了。”其中一名战士说着眼眶都红了,然后又振臂高呼道,“向我们的英雄学习。”

    “向英雄学习”战友们情绪高昂地附和道。

    赵曙光与田友亮感动的瞬间眼眶里蓄满泪水。

    “向我们的英雄致敬。”

    “向英雄致敬”

    “这帮小子。”冷卫国指着他们笑道,心里也是深受感染。

    “向赵曙光同志学习。”

    “向田友亮同志致敬”

    “欢迎我们的英雄回家”

    战士们激动地鼓掌欢迎,嘴里,“嗷嗷”铿锵有力的声音震耳欲聋,直冲云霄。

    “好了,好了,大家伙儿都回去吧别围在这儿了,堵着门口算怎么回事啊”又嘱咐道,“先带他们俩去医院全面检查一下”

    “是”潘大海立马应道,“我亲自盯着去。”

    然后战友们将赵曙光与田友亮背去了医院。

    冷卫国让战士们开车将战常胜带来的家具送回去。

    大卡车离开,这大门口一下就剩下他们三个了。

    江五号看着战士们离开后,朝战常胜走过去诚心诚意地说道,“谢谢杏花坡的父老乡亲们救了他们两个。”

    “不用谢无论是谁都会救他们的。”战常胜语气难得温和地说道。

    “你们非要在大门口说话吗弄得人家都进进出出还得跑过来先给咱敬礼。”冷卫国提醒他们俩道。

    “走走,边走边说。”江五号立马说道。

    三个人朝营区走去,冷卫国回头瞥了他们一眼道,“我有事先走一步。”

    “有事,你忙吧”战常胜他们看着冷卫国步履匆匆走了,眨眼间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战常胜边走边说道,“五号,人已经平安无事了,咱们的文化课什么时候重开啊”语气不紧不慢轻松的很

    江五号眼神幽暗颇有深意地看着他一眼,“这个吗”

    “怎么五号不会才过了一天就忘了吧用我帮你回忆一下吗”战常胜眸光平静,淡定从容地说道。

    江五号勾起唇角意味深长的说道,“课可以开,但是老师的人选,必须重新选择。”

    战常胜闻言眸光轻轻晃了一下,然后轻拧着眉头看着他明显的不悦道,“为什么”故意地说道,“洪老师教的不错,战士们都爱听她的课”

    “老战,话不用我明说吧我们需要的老师首先他的政治出身得合格。”江五号满眼笑意地看着他道,双眸中掩藏不住那抹得意,“zi han jie ji教育路线,怎么能教授我们根正苗红的解放军战士呢”

    想让姓洪得重新走上讲台,没门,哼窗户也没有。

    娘的在甲板上,被姓战的给明晃晃的摆了一道,老子的脑子也不是摆设

    江五号悠哉悠哉地又道,“这可是多亏了三号你的提醒”

    战常胜闻言一愣,看着他那得意样儿非常的不爽,不过注定了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直接说道,“那既然洪老师不能上课就算了,那么请问五号,你打算让谁登上讲台啊”

    你有张良计,老子有过墙梯风声越来越紧,景海林夫妻俩躲还来不及呢

    他怎么可能让洪老师重新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所以本来洪老师就不在战常胜老师的名单之上。

    江五号沉吟了片刻道,“这个得慢慢找”

    “这样啊”战常胜眼底划过一抹精光道,“我觉得不用找,咱们这些干部就可以临时充当教员”

    “啊”江五号惊讶地不自觉的张大了嘴。

    “怎么五号对自己没信心。”战常胜神态轻松且优雅地说道,“怎么说也身穿蓝军装多年,总比文盲的水平要高吧”想起来一拍额头道,“我都忘了,五号可是国家话了大心血培养出来的高材生一定没问题的哦”

    将军

    江五号忽然瞪大眼睛看着他,食指指着他压低声音道,“姓战的,你是不是一早就算计老子了。”

    “是又怎么样。”战常胜坦坦荡荡地说道,挑眉道,“怎么五号不愿意屈尊降贵,作为干部得起带头作用,吃苦在前,又不是让你吃苦。”

    给你多找些事情做,省得闲的你瞎折腾

    “还是五号同志藏私。”战常胜伸出食指摇摇道,“这可不好干部应该大公无私才对”勾起唇角,弯出一个完美的弧度道,“我等五号的好消息。”话落抬脚大步流星地离开。

    留在原地的江五号瞪着战常胜的背影,咬的牙根痒痒,“这个混蛋”

    aaaaaa

    战常胜不用回头也知道江五号现在气的恨不得将他给嚼吧了,甚至能听见他磨牙的声音。

    反正目的达到了,谁管他生不生气的。

    战常胜迈开大长腿朝家里奔去,回到家的时候,家具都被放在了客厅。

    大衣柜和五斗橱被打开,里面的书得拿出来。

    “战教官回来了。”洪雪荔手里捧着书道,“你家的藏书挺多的吗”

    “这是从杏儿家搬来的。”战常胜从衣柜里将书拿出来。

    “哦”洪雪荔挑眉,难怪弟妹看起来一点儿村气都没有腹有诗书气自华。

    “爸爸,爸爸,”小沧溟从书房里跑出来,抱着战常胜的腿道,“给我书我要搬书。”

    “哦我们沧溟很能干嘛”战常胜拿了两本线装书递给他。

    小沧溟双手捧着书,扭着下屁股颠颠儿的跑到书房将书递给丁海杏,让她摆在书架上。

    三个大人加上小沧溟,很快将衣柜里与五斗橱里的书腾了出来,放在了书架上。

    “来,我们将大衣柜搬到卧室里去。”丁海杏拍拍衣柜道。

    “这个可是木头恐怕我们不行吧”洪雪荔看着用料十足的大衣柜道。

    “没关系,我是大力士。”丁海杏接着又道,“嫂子帮忙看着小沧溟别捣蛋。”

    洪雪荔闻言上前将小沧溟拉进怀里,别不小心磕着碰着了。

    “杏儿,来吧”战常胜弯腰抬着大衣柜的底部道。

    夫妻俩稳稳地将大衣柜搬进了卧室,刚刚睡醒的小北溟看见他们进来,立马伸手啊啊要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