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看着一整套的老榆木打的新家具,原木色,打磨的油光水滑的,衣柜、四口大箱子,橱柜,五斗橱,浴桶、脸盆架子,竹椅,知道他们有炕,还打了几个炕桌。

    老人家把自己能准备的,该准备的,都给做了。

    “书都放在了里面了,都给杏儿带走。我们又不看书了。”丁姑姑小声地说道,看着战士们进去又提高声音道,“你们搬吧有点儿沉小心点儿。”

    两名战士一上手,还真不是一般的沉啊不过这点儿重量对于血气方刚的他们小意思

    战常胜看着他们开始搬家具,于是看向丁姑姑压低声线说道,“姑姑,借一步说话。”

    丁姑姑深深地看了一眼道,“行,咱们后边菜园子说话。”那地方开阔,大家又都在前院活动,方便说话。

    战常胜与丁姑姑一前一后去了后院,站在后院战常胜看着丁姑姑说道,“他每三、四个月就会寄过来一些副食品,像是午餐肉,麦乳精、奶粉等营养品。”

    “一直寄”丁姑姑轻蹙着眉头道,“他这是想干什么”虽然杏儿有在信中隐晦地提过,还真是锲而不舍了。

    战常胜站在晚辈的立场上模糊地说道,“可能是地方上生活困难,想补贴一下姑姑吧这事不能明说,所以东西我照着第一次的安排处理了。”接着又道,“当然我们没有白要人家的东西,我们也有东西邮寄过去的。”

    丁姑姑闻言满意地点点头道,“做的很好”最艰难的时候都没有去求过,现在日子过好了,就更不需要了。

    “杏儿好吧孩子们好吗红缨今年下半年该上中学了吧”丁姑姑笑着问道,“我家解放今年也该高考了。”

    “都好着呢”战常胜提起他们满脸笑容,“红缨的学习成绩在班上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成绩好,过几年又出一个大学生。”丁姑姑笑道。

    战常胜眼底满是温柔的又道,“二小子已经会坐了,吃的胖乎乎的,比老大还胖,我有带孩子们的画像。”

    就在战常胜与丁姑姑说着彼此家里发生的事情的时候。

    丁爸看着冷卫国笑着摆手道,“救治他们俩是好多人都出力了,从海边划船回来的时候,我们村里的小伙子划的胳膊都不能动了。那不是我一个人功劳。”话落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心里懊恼,真是的好好的提他干嘛赶紧又道,“挑水的挑水、拿浴桶的拿浴桶。可忙活坏了。”

    “是嘛叔谦虚了,这都是你领导有方。”冷卫国面容和善地说道,“替我谢谢父老乡亲了。”

    “一号,救人那是我们应该做的,搁谁谁都得救啊是不是”丁爸淡定从容地说道,“不用那么谢的,谁能见死不救呢”

    冷卫国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水,眼睛一亮道,“这茶不错。”

    “是我家丫头寄来的,让我招待贵客的,我这人也品不出好坏来,牛嚼牡丹,您要喜欢,我拿给你。”丁爸立马说道。

    “不用,不用,老战给过我茶叶。”冷卫国赶紧摆手道,端着茶杯又抿了两口,茶汤澄清碧绿,茶香扑鼻,甘香而不洌,茶水入口,似乎淡然无味,饮过之后却甘泽润喉、齿颊留香。

    “报告”

    盘腿坐在炕上的冷卫国看着门帘子说道,“进来。”

    来人进来敬礼道,“报告一号,东西我们装好了。”

    “那我们就走吧”冷卫国直接下炕道。

    “这怎么就走了呢连杯水都没喝完。”丁爸紧跟着起身挽留道。

    “不了,我们得赶紧回去。”冷卫国摆摆手婉拒道。

    丁爸还要继续留客,丁妈出声道,“咱不能耽误领导的工作。”

    丁爸跟在后面出了东里间,“常胜呢”

    “爸,您找我。”战常胜从院子里跨进来道。

    “老战,这没事的话,咱们出发吧”冷卫国看着他道。

    “行”战常胜立即点头道。

    “赵曙光和田友亮呢”冷卫国跨出门,边走边问道。

    “早已经让他们上车了。”战常胜落后一步不紧不慢地说道,“爸妈我们走了,家里有什么事就写信。”

    “我们没什么事,只要你们都好好的就成。”丁爸跟在他们后面说道。

    “二老留步、留步。”冷卫国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客气地说道。

    “没事,没事,送送你们。”丁爸笑着说道。

    丁爸、丁妈和丁姑姑将他们送上了车,目送他们驱车离开,渐渐的消失在眼前,他们才转身回了家。

    “大哥、大嫂,他们给的谢礼可真够厚的。”丁姑姑挑开西里间的帘子道,“这大米、白面都小三十斤,花生油足足有五斤呢”

    丁爸看着炕上的谢礼道,“昨儿救人大家伙都帮忙了,把这大米和白面,送给村里的孤寡老人,他们的牙口不好,这个软和。”看着丁妈与丁姑姑道,“没意见吧”

    两人摇头道,“没意见。”

    丁妈随即又道,“不过这大米和白面得记到村里的账上。”

    “对对”丁姑姑立马附和道。

    经历多了,这些年每一笔账都记得清楚,才不会怕人家查。

    aaaaaa

    战常胜他们驱车大约三个小时后回到了营地。

    江五号与潘大海极其赵曙光他们战友都等在大门口。

    看见车子停下来,立马围了上去。

    “一号,人呢”江五号扒着车厢道。

    “赵曙光同志、田友亮同志你们俩还不赶紧下去。”冷卫国从车上跳下来道,“大家伙都等着你们呢”

    赵曙光与田友亮从另一辆的驾驶车厢里跳了下来。

    蹬蹬跑到了江五号面前,敬礼后道,“报告赵曙光与田友亮平安无事,顺利返回,请求归队。”

    “好好好”江五号一脸欣慰的说道,看着他们俩,面色红润,看样子健康的很,没有留下后遗症。

    “中队长。”两人又看向潘大海道。

    潘大海展开双臂看着他们俩道,“欢迎归队”上前紧紧的拥抱着他们俩。

    战友们一起围了上去,拥抱他们,七嘴八舌地说道,“曙光,友亮。真是好样的,我们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