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慰问

作品:《六零俏军媳

    “那咱们赶紧做饭,吃了饭赶紧将晒棚上的书放进家里面绑好了。”丁妈忙着起身道。

    早餐有病号,所以做的白面鸡蛋汤,又用杂面烙的葱油饼,配上咸菜,美美的吃一顿。

    吃完早饭,赵曙光和田友亮穿上已经晾干的衣服道,“叔,扁担在哪儿我去挑水去。”

    “不行,不行,赶紧躺着,这身子还没好利索呢”丁爸立马将他们摁在炕上道,“你们老实的待着,很快你们的领导就来看你们了。”

    “叔,我们的身体没事了,你就让我给你们干点儿活吧不然这心里难安”田友亮赶紧说道,“真的我现在都能扛起一头牛。”

    丁妈挑帘子进来道,“要不这样,你们去坡上帮俺们拾点儿柴火得了,昨儿又是烧炕、又是烧水的,废了不少的柴火。”这个伙计可比挑水轻省多了,又是两个人干。

    “哎这个好,这个好”丁爸立马应道。

    丁妈又拿出两件打了补丁的破衣服递给他们道,“坡上荆棘多,别刮坏了你们的军装,这个洗干净的,套在外面。”

    “谢谢婶子了。”两人没有任何的扭捏,穿上洗的发白的灰扑扑外罩,拿上丁爸给得砍柴的工具就出了家门。

    丁爸不放心两人万一走丢了咋办,还让村子里的小伙子跟着他们俩。

    丁爸、丁妈开始从晒棚上向下运书,丁爸先爬上晒棚将书放在篮子里,然后用铁钩勾着篮子,用绳子将篮子顺下来。

    丁妈提着篮子将书送到西里间,丁姑姑则将书整齐的放在箱子里,大衣柜里,或者五斗橱里,反正能塞的下都装进去。

    三人分工合作,在战常胜他们来之前,把书全部装好了,又用麻绳将家具给捆牢了。

    本来还打算留下来点儿,结果孩子们都不在家了干脆全给杏儿带走了。

    “突突”汽车的轰鸣声由远及近的传来。

    “老头子,常胜来了。”丁妈立马说道。

    “走走,赶紧走。”丁姑姑催促道,“咱们出去迎迎。”

    三个人穿过院子急匆匆的跑到大门口,就看着解放卡车一前一后的停在了路边。

    “坏了。”丁爸一拍大腿道。

    “咋了”丁妈看着一惊一乍的他问道。

    “二位小战士拾柴火还没回来呢”丁爸担心道,“让人家干活不太好吧”

    “我去找他们。”丁姑姑立马说道。

    “好像太晚了。”丁妈向他们使使眼色道。

    丁爸和丁姑姑朝路边看过去,原来赵曙光与田友亮扛着柴火回来,正好碰见了下车的冷卫国与战常胜。

    “一号,三号。”赵曙光与田友亮放下背上的柴火敬礼道。

    “你们这是”战常胜回来了礼,看着二人的打扮问道。

    “我们帮老乡拾柴火了,昨儿为了救我们俩废了不少的柴火。”赵曙光一脸憨笑地说道。

    “你们俩的身体没事了。”战常胜看着他们两个问道。

    “老战看他们都能砍柴了,可见是真没事了。”冷卫国看着他们俩道,来的时候想着他们两个在海里泡了那么久,不定病成什么样的,结果活蹦乱跳的,连感冒都没有,这都是老乡的功劳。

    丁爸、丁妈和丁姑姑迎下来,丁爸看着他们道,“咱们进去说话,赶紧进屋吧”

    “把东西都拿下来。”冷卫国朝车里的小伙子说道。

    小伙子从车里拿出来大米、白面、花生油、两瓶茅台酒,当然还少不了锦旗

    “你们这是”丁爸看着他们的架势道。

    “你们这次可真是帮了我们的大忙了,这是给你们的谢礼。”冷卫国边走边说道。

    “这是应该的,哪儿能要你们这么重的谢礼呢”丁爸谦虚地说道。

    “这是你们该拿的,就别推辞了。”冷卫国边走边说道。

    “爸、妈,你们就安心的拿着吧”战常胜看着二老道。

    说话当中跨进了家,丁爸看着战常胜道,“快请领导进去。”冲着丁妈喊道,“快倒茶。”

    “我们正沏着呢”丁姑姑笑道。

    “咱们炕上说话。”丁爸将他们给迎着坐到了炕上。

    “婶子这东西放哪儿”战士们拿着慰问品看向丁妈道。

    “嫂子,你来送茶吧我领着他们安置东西了。”丁姑姑端着托盘,递给丁妈,托盘上面放着茶杯、茶壶。

    丁姑姑看着战士们道,“麻烦你们跟我进来,东西就先放西里间炕上得了。”说着挑开帘子,让战士们进去,将慰问品放在了炕上。

    丁妈端着托盘进去,放在炕桌上。

    战常胜拿着茶壶给二位倒茶后道,“爸妈,这是我们一号,亲自来了。”

    这可是常胜的领导耶丁爸立马从炕上站起来。

    “叔,坐,坐下说话,不用这么紧张。”冷卫国看着神色有些拘谨的丁爸平和地说道,“不用紧张,老战的长辈也就是我的长辈,我们得感谢你们。”

    “当不得,当不得。”丁爸摆着手坐在了炕沿上道,“这谁有难我们都会救的,就别说是咱们自己的子弟兵了。这是水帮鱼,鱼帮水,军民鱼水一家亲。”

    战常胜抿嘴偷笑,爸说话的水平听着让人舒心。

    “喝茶,喝茶,暖暖身子。”丁妈站在炕边上说道。

    “妈,您也坐下。”战常胜看着丁妈说道。

    丁妈摆摆手道,“我就不坐了,你们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去。”说着卷起袖子。

    “不用,不用,我们说两句话,就走。”冷卫国拦着道。

    “这哪行了,到家了怎么连顿饭都不吃呢”丁妈说什么都不同意道。

    “妈,您就别客气了,我们是真的忙”战常胜看向他们真诚地说道,紧接着又问道,“嫁妆都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丁妈点头道。

    “那让他们抬到卡车上,装好后,我们就起程。”战常胜干脆利落地说道,从炕上跳下去,直接吩咐道,“姑姑,嫁妆呢”

    “哦在西里间呢”丁姑姑挑开帘子让他看了过去,“你爸给你们整的一水老榆木家具,都是你爸自个打的,没用一颗钉子,全是卯榫。杏儿那丫头怪,不让刷漆,所以就刷了一层桐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