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5章 不准提无理要求

作品:《六零俏军媳

    “知道了。”丁海杏又问道,“什么时候走”

    “吃完早饭。”战常胜追问道,“时间上来得及吗”

    “够,够了。”丁海杏点头道。

    “红缨和博达呢”战常胜问道,院子里这么大的动静,他们俩居然没反应,这不正常。

    “红缨和博达带着小沧溟去晨练了。”丁海杏紧接着又道,“小北溟还睡着呢”

    “那我来做早饭,你趁着二小子还没醒呢赶紧收拾东西。”战常胜朝他使使眼色道。

    景海林也道,“你们赶紧忙吧我们就不打扰了。”

    大家又各忙各的去了。

    两名坠海战士找到了人也平安无事,江五号心里那个高兴,脸上是止不住的喜悦。

    潘大海则是喜极而泣,可见有多么的高兴。

    朝夕相处下来的战友,自然都希望平平安安的。

    aaaaaaaa

    丁姑姑挂断了电话,锁上了办公室的门,将钥匙还给人家后,干脆请了一天假,反正又不是农忙时节,清闲的很,蹬着自行车又风风火火的骑回了家。

    “大哥、嫂子,常胜没事,好着呢”丁姑姑一进院子就嚷嚷道。

    “嘘”丁妈掀开帘子赶紧道,“小声点儿,那边还没醒呢”

    “哦哦”丁姑姑忙不迭地点头,拉着丁妈进了西里间。

    盘腿坐在炕上的丁爸直起身子追问道,“常胜没事”

    丁姑姑一欠身,一屁股坐在炕沿上,双颊泛红,激动地说道,“没事,我亲自跟他通的电话。”手揣在了袄袖子里,标准的农民揣,早上天冷,骑一路回来,手冻的冰凉。

    “阿弥陀佛真是观音菩萨保佑。”丁妈双手合十,虔诚地说道。

    丁爸高兴的也顾不上丁妈的不合时宜的举动了。

    “上午就来了接他们了,到时候常胜跟着一块儿过来。”丁姑姑高兴宣布道,“人家还要重谢咱们呢”

    “救人是应该的,谢什么谢”丁妈坐在炕沿上立马说道。

    丁爸拍着自己的大腿道,“肯定又是锦旗,又是奖状,老一套了。就跟咱向解放军送锦旗一样”

    “你这老头子,你还想要什么谢礼不成。”丁妈没好气地说道,“多一个锦旗,多一份保障”

    丁姑姑琢磨了一下道,“嫂子,咱救了两个解放军,这解放军说重谢咱们了。”

    “他姑姑,你想干什么”丁妈扯着丁姑姑的胳膊道,“你可不能给常胜惹麻烦。”

    “看嫂子说的,我能给侄女婿惹什么麻烦常胜又不能代表解放军。”丁姑姑秋水般的双眸微微轻转道,“我想说的是,他们说了重谢咱们了,可着谢礼也不能光停留在口头上吧写个表扬信,再口头表扬一下,送面锦旗,那都是老三样了。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一点儿都不实在。”

    “他姑姑,你可别太那啥了,让常胜难做人。”丁妈担心地问道。

    “那啥是实在的,啥不虚头巴脑的。”丁爸好奇地问道。

    丁妈看着丁爸面色不悦地说道,“老头子,你咋也跟着小姑子胡闹了起来。”

    “嫂子,听我把话说完行不行。”丁姑姑笑了笑道,“咱让解放军给咱弄点实际感激。”

    “这不好吧救人那是我们应该做的,搁谁谁都得救吧”丁妈立马说道,充分表达自己的不赞成的态度,“咱提啥要求,提啥感激啊那样在风格方面先得不太高吧”坚决摇头道,“不行,不行,咱算是常胜的家人本来给他张脸的事情,不能弄到最后让他丢人了。”

    “你看你,让我把话说完还不行吗”丁姑姑小声地说道。

    “说吧”丁爸出声道。

    “咱们杏花坡在我哥的领导之下,那荣誉不少了,风格也够高了。那挂在办公室的锦旗就是证据。”丁姑姑笑眯眯地说道。

    “行了,行了,别东拉西扯了,有什么想法直接说。”丁爸催促道。

    “说就说,我是这么想的。”丁姑姑干脆地说道,“咱们请求对方给咱扯一条电线,让杏花坡的人也用上电。我这是为全村谋福利,可不是一家一户。”

    丁爸闻言眼前一亮,心里有些意动,“我可是早就盼着拉上电线了,我羡慕死城里点的电灯了。这主意好”

    “嫂子,这要是点上电灯,乡亲们心里还不美死啊”丁姑姑高兴地说道。

    “美啥的美。”丁妈立即反对道,“这部队能插手地方上的事情,现在什么情形,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都在进行思想教育,咱可不能让常胜被扣上滥用职权的帽子。电灯咱几十年都这么摸黑过来的。不点灯就过不去了。”

    “他姑姑,你嫂子说的对,咱不能对常胜造成不好的影响。”丁爸认同地点点头道。

    “那就算了。”丁姑姑也没勉强道。

    “这申请扯电线的事情,得向咱的上级公社申请,好好的扯部队干什么”丁妈接着唠叨道,“又不是紧挨着军营,咱们沾点光,就占点便宜。这隔着十万八千里呢公社才用上电一年多,从这里到公社中间还隔着一个村,给咱们不给他们,他们会没意见。”

    “其实我想着扯上电就能放高音喇叭,咱们也能第一时间沐浴在上级的政策下。”丁姑姑感觉手暖和了,将手从袄袖子里拿出来道,“哎就说那蘑菇弹吧消息传到咱这都晚了三秋了。”

    “有道理。”丁爸附和地点点头,“消息严重的滞后,还得公社派人来通知大家,才敲锣打鼓欢迎了起来。”

    丁妈挪了下身子看着他道,“我说老头子,你到底站那儿头的。”

    “他姑姑说的有道理。”丁爸满脸无辜地说道,“我又没说让常胜帮忙,我们走正常的程序。不过他姑姑倒是提醒了我,我向公社申请、申请看。”

    丁姑姑闻言眼睛一亮道,“哥你在申请上可以说,海边用上电,也能给深夜里在海上行驶的船只,当做灯塔”偃旗息鼓的心又蠢蠢欲动了起来。

    这不是一急半急的事情,丁姑姑又道,“对了,常胜答应这次来,捎带的把杏儿的嫁妆,还有晒棚上的书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