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醒来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帮你。”丁姑姑卷着袖子出来道,“也不知道人什么时候醒,用不用给他们做饭。”

    “咱先做咱的,至于他们什么时候醒,什么时候做,方便的很”丁妈想了想道。

    “行”丁姑姑点头道。

    姑嫂两个人麻溜的熬了些玉米粥,馏好的黑面馒头就着咸菜吃了饭。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收拾干净后,东里间点了盏煤油灯,丁爸与丁妈和丁姑姑斜靠在炕头柜上,守着他们两个。

    万一有啥事情也能及时发现,到了后半夜,他们俩还真醒了。

    “谢天谢地,终于醒了。”丁爸高兴地说道,“你们是那个部队的,怎么会落海里,怎么漂到我们杏花坡了。”

    两人先介绍一下自己,赵曙光、田友亮。

    赵曙光问道,“大爷是您救了我们我们睡了多久,现在什么时候了。”

    “凌晨一点,昨儿下午四点多看见你们被俺们的海带给缠着了,手趴着浮球都不丢。”丁爸说着笑了起来,“这海带不仅能缠潜艇,还能救人。”

    “这里是杏花坡,这是您的家。”赵曙光问道。

    “是啊”丁爸看着他们俩道,“你们这俩小子真是命大啊命大”

    丁妈看着废话连篇的丁爸,干脆自己问道,“你们那个部队的,怎么好好的漂在海上。”

    两人说了下自己隶属的部队,又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遭遇,意识清晰,说话条理分明,虽然说话声音沙哑且不大,不过在寂静的夜里,听的分明。

    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丁家三口彻底着了毛了。

    这女婿碰上敌人的大军舰,会不会有事啊

    丁爸情绪激烈地说道,“明悦、明悦,现在给常胜打电话,看看他有事没”

    “大哥,这三更半夜的怎么打。”丁姑姑冷静地说道,明显大哥和嫂子都六神无主了,总得有一个人保持清醒吧虽然她也担心的要命。

    “再说了,这是军事机密,我们能打听出来吗”丁姑姑担心地说道。

    “那咋办啊”丁爸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丁妈担心的紧紧地抓着脸色苍白的丁爸的胳膊道,“常胜一定没事,一定没事,你看我们只救起来俩人,没有其他人,就证明他没事”

    “对对对,也没有看见炮艇的残骸碎片,肯定没事。”丁姑姑附和道,“我们别自己吓自己。”

    炕上躺着的俩人也吓蒙了,他们本想知道一下战友们现在安好,尽快打听一下,没想到,现在才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却也无法挽回,赵曙光赶紧找补道,“我们的三号很厉害的,一定能逃出生天,平安无事的。”

    “对对对,很厉害的。”田友亮立马随声附和道。

    两人信誓旦旦地,然而言语间是那般的苍白与无力。

    丁爸脸上恢复了血色颤抖着声音道,“你们说的对,说的对”只能这般的安慰自己。

    两人现在听明白了,不可思议地看着丁家夫妻道,“你们认识我们三号。”

    “战常胜是我女婿,我们是他们的老丈人与丈母娘。”丁爸看着他们俩说道。

    两人真是没想到啊

    “看咱们净说话了,你们醒了,也该饿了吧我给你们做些吃的。”丁妈起身道,得找点儿事做不然胡思乱想的。

    “我帮你嫂子。”丁姑姑跟着下炕道。

    “婶子,不用麻烦,我们不饿”赵曙光赶紧说道,这三更半夜的哪儿能让他们再忙活呢而且他们是三号的岳家长辈耶

    结果肚子不争气,话音刚落,这肚子就叽里咕噜的叫了起来。

    赵曙光黝黑的脸庞刷的一下红了,也幸好油灯不亮,不然就窘大发了。

    “在这儿就像到了自己家,别客气。”丁爸满脸笑意地说道,别说他们和女婿还有关了,就是普通的人民子弟兵他们也会拼尽全力救治、照顾他们的。

    “行了,赶紧躺着好好休息,饭好了叫你们。”丁爸看着他们两个说道。

    两人只好作罢,回头走的时候留下足够的粮票与钱。

    丁妈和丁姑姑麻溜的做了葱花鸡蛋面,还又一人给他们打了个荷包蛋。

    “来来,吃饭,粗茶淡饭,别嫌弃。”丁妈和丁姑姑端着两碗汤面进去放在了炕桌上。

    两人一起身才发现自己光溜溜的,立马嗖的一下又钻进被窝里,窘的跟什么似的。

    “老头子,我去给他们拿衣服,常胜寄回来的军大衣先让他们穿上,裹着被子吃饭。”丁妈抿嘴偷笑道,说着拉着丁姑姑出了东里间。

    “叔,我们的衣服”赵曙光特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们在海里漂了那么久,衣服都湿透了,洗了洗。”丁爸指着挂在屋子里绳上还在滴水的衣服道,“呶,就在那儿呢”

    “那我们俩的衣服谁给脱的”田友亮细若蚊声的问道。

    丁爸闻言一愣,随即笑道,“放心都是村里的小伙子脱的,女人们没进来。还害臊呢”指着他们说道,“呵呵瞧你们大小伙子出息的,不脱光了怎么救你们,真是的。男人嘛他们有的,你们也不少。”

    “给衣服。”丁妈将衣服拿了过来,放在了炕上,然后又出去了。

    “行了,赶紧穿衣服吃饭,好好的活蹦乱跳的都活过来了。那是最好的。”丁爸将大衣递给他们。

    赵曙光他们俩也不在扭捏了,穿上大衣,披上棉被,围坐在炕桌前,看着炕桌上的白面条,真是眼眶立马就红了。白面有多珍贵他们清楚的很

    “傻小子,快吃啊看着又吃不饱。”丁爸催促道。

    金黄的炒鸡蛋漂在汤里,翠绿的蒜苗、香菜切的碎碎的,洒在碗里,白的、黄的、绿的立马勾起人的食欲。

    “嗯”两人抄起筷子,甩开膀子大口大口的,吸溜吸溜的吃面条,当吃到荷包蛋,又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眨眼间一大海碗连汤带面条,吃了精光。

    “怎么样饱了吗不够的话,再给你们下。”丁爸看着放下筷子的两人道。

    “饱了,饱了,真是太感谢大爷、大娘了。”赵曙光赶紧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