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救治

作品:《六零俏军媳

    跪坐在炕上的村民清晰的感觉到两人的呼吸,激动地说道,“队长,出气了,出气了。”

    “大队长,俺把澡盆子拿来了。”挑帘子进来三个村民。

    其中两个抬着一个大浴桶,另外一个人拎着个澡盆子,其实就是洗衣服盆子。小孩子洗澡用可以。

    丁爸立马说道,“浴桶留下,柱子你手里的洗澡盆子不行,你看看他人高马大的装的下吗”

    “老婆子,把我给杏儿打的浴桶拿来。”丁爸看着门帘子喊道。

    “知道了,我去拿。”丁妈起身转向门帘道,“水烧的差不多了,给他们兑温水吧”

    柱子拎着澡盆子出来道,“婶子,我来帮你。”说着将澡盆子放到了墙边竖起来。

    “好”丁妈跟着他进了西里间,和柱子将浴桶搬了出来,一起抬进了东里间卧室。

    大小伙子们将浴桶里的水倒了差不多了,柱子说道,“丁叔,您来摸摸水温,行的话我们把人抬进去。”

    丁爸下炕走到两个浴桶前,试试水温道,“不行,还是太热了,在加半桶凉水。”

    “是”狗剩与狗蛋立马出去,一人提了半桶凉水,哗啦一下子倒进了两个浴桶里面。

    丁爸试试水温后,点头道,“行了,赶紧把他俩给抬进来。”

    几个人合力将他们俩抬进了两个木桶里面。

    丁爸看着半躺进浴桶的两个人胸部起伏明显,长长的松了口气。

    从药箱里拿了瓶药油出来,出了里间,将药油递给丁妈道,“去把这个给了银锁。”

    “好好的拿药油做什么不是杏儿给你的吗怕你下地干活时间久了腰酸背痛的。”丁妈奇怪地看着他道。

    “那笨小子划船划的太用力,不拿药油擦擦明儿这胳膊就抬不起来了。”丁爸将药油塞给她道,多此一举地又道,“别说是我给的。”

    丁妈好笑地看着别扭地他道,“是是是,说我给的行了吧”指指里面道,“情况如何”

    “出气了,你回来时,把村里的赤脚大夫给请来,先看看。”丁爸看着门外道,“太阳就要落山了,快去快回。”

    丁妈拿上药油就出了家门,在回来时,跟着一个三十来岁,长相普通的中年男人进来,村里的赤脚大夫。

    “小杨,你自己进去吧我不方便。”丁妈看着赤脚大夫说道。

    “嫂子忙吧”杨大夫点点头道,然后挑开帘子进了东里间。

    丁爸看见他进来立马招手道,“小杨,快点儿,快点儿,来给他们看看。刚来时都没呼吸了。”

    杨大夫走过去,弯腰看着两人,将手探进水里,把脉。

    “脉象沉稳有力,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了。”杨大夫一一检查后才道。

    “那为什么还没醒。”丁爸问道。

    泡在水里的两人,人虽然还没有醒,可脸上的肤色不在是灰白,嘴唇不在冻的发青发紫,渐渐地有了血色,只是脸颊上红红,皴裂的厉害。

    “这我就不知道了。”杨大夫不好意思地说道,“手上没有工具,也无法具体的检查,不醒的话,明儿就送医院检查吧”

    “谢谢了,小杨,只要人没事就好了,总会醒的。”丁爸感激道,“麻烦你跑一趟。”

    “应该的。”杨大夫紧接着又道,“我看水凉了,你把他们弄出来,放在炕上,注意保暖。”

    “我也觉的时间差不多了。”丁爸招呼他们柱子他们帮忙,将人抬到了炕上,擦干了,用棉被紧紧地裹着。

    又将炕灶里添了两根柴火,烧的热热的。

    杨大夫又道,“队长给他们抹点儿冻伤药,尤其是裸露在外的皮肤,脸,还有手。”

    “有,有,我现在就拿。”丁爸从炕头柜里翻出冻伤药给两人脸蛋上,还有手上均匀的涂抹。

    每年冬天,杏儿都寄来冻伤药,都还没用完呢

    杨大夫见没事,就告辞离开了,人都挤在这儿也没用。

    现在大家才有机会讨论他们怎么漂到杏花坡了。

    众人议论纷纷,却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吵了,等他们醒来就知道了。”丁爸指着两个浴桶道,“去把里面的水倒了。”

    “是”小伙子们有的是力气,将浴桶和水,就那么抬出去倒在了外面的菜地里。

    柱子好奇地问道,“婶子,家里要办喜事吗”

    “怎么会这么问”丁妈抬眼看着他满脸疑惑道。

    “我看着里边都是家具。”柱子指着西里间道,“都是我叔新打的。”

    丁妈闻言笑道,“那是给你们杏儿姐打的嫁妆,打好了,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他们送过去。”

    “这简单啊让姐夫开车来呗”柱子轻快地说道。

    “公车私用,这可是要犯错误的,这一场运动该没过呢”丁妈立马说道。

    柱子不好意思地说道,“当我没说。”

    “好了,天不早了,都回吧这里有我照看呢”丁爸在屋内冲着外面喊道。

    “叔、婶子,我们走了。”柱子他们立刻说道。

    “我送你。”丁妈笑着将他们送出了家门。

    柱子他们看见下班回家的丁姑姑立马叫道,“姑姑”

    “你们怎么在这儿。”丁姑姑看着从自家出来的小伙子们道。

    “具体的让婶子告诉你吧”柱子他们挥着手道,“婶子,留步,留步,别送了。”

    “小心脚下,慢走。”丁妈看着他们说道。

    “知道了。”

    丁妈与丁姑姑目送他们离开才问道,“大嫂,发生了什么事”

    丁妈边走边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丁姑姑。

    “啊”丁姑姑快步挑开帘子看见东里间炕上并排躺着的两位兵哥哥,“大哥,确认来历吗”

    “你还没醒呢我怎么确认净问些傻话。”丁爸没好气地说道,看着她又道,“等明儿醒了,就清楚了。”

    “那万一明儿不醒呢”丁姑姑一欠身坐在了炕沿上道。

    “不醒的话,给常胜打电话,不管是不是他的兵,他打听总比我们方便。”丁爸随口就道。

    “也行”丁姑姑点点头道,“嫂子做饭了吗我的肚子都饿瘪了。”

    “呀”丁妈一拍额头道,“这光顾着烧水了,都忘了做饭了。”